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0五章 杀手的内幕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聪啊地一声:“果然好轻功,这神不知鬼不觉地,又回来啦?这么好的本事,怎么只知道做奴才,半点担当也没有呢?”

    瞧笑天也呵呵冷笑两声:“兄弟,你正一肚子气,想拿我们俩祭刀吧。我们死在你刀下没什么关系,可公主的事情我很好奇,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一下,听完了我再死在你刀下,也就不冤了。”

    韩杰眼中的怒火在凝聚,他确实很想马上辗死这两个人,他冷冷地一字一顿道:“没有人知道我和她。你们两个,必须死。”

    孟聪明一耸肩:“我们可是上过暮雪峰的人,你胆子不小,一下挑战两个。”

    韩杰瞪着他们,却不说话。

    孟聪明和瞧笑天都被他瞪毛了,两人互换一下眼神,心说这人什么毛病?受刺激了?

    韩杰突然怪笑一声,随即,竟然……

    他竟然单膝跪下了:“好。你们两个,替我保守秘密。我,可以为你们做事。”

    孟聪明吓的都快跳起来了,这转换也太快了吧。

    他擦擦自己的眼睛:“我没听错吧?看你武功,在江湖上也是能有一号的人物,这么容易就被别人驱使?”

    瞧笑天拨拉拨拉孟聪明的袖子:“喂喂,听是用耳朵的,不是用眼睛的!”

    孟聪明道:“哇,原来吓的我眼睛都会听声音了。”

    韩杰咬咬牙:“你们不是普通人,自然看得出我是躲事才到北燕的。公主的事情,完全是个意外。”

    “呸!”瞧笑天实在忍不住了,大大地呸了一下,“什么叫意外!人家跟你好几年,死心踏地,合算就是个意外!”

    韩杰脸白了:“我现在是国主罩着!但是因为我,那些人也更针对国主。我不可以只想自己!”

    他走到瞧笑天面前,咬牙切齿地:“我从老虎嘴下救了她。她喜欢我,我是个可怜人。我现在的所有幸福,就只是因为她对我的喜欢。但我不可以不要性命,也不可以因为我和她的感情,将国主的事情搞乱。总要有人去牺牲。”

    瞧笑天退了两步,韩杰离他太近,他简直都看到了他情绪激动时的一副白森森的牙齿,赶紧转头看看孟聪明:“你,你嘴巴尖,你去说他!”

    孟聪明叫起来:“什么叫我嘴巴尖呀?”

    他白了瞧笑天一眼,对韩杰道:“你是在中原犯了厉害角色,躲到北燕的?”

    韩杰点点头。

    孟聪明道:“其实哪里都是一样的,你要想娶公主,就会得罪北燕的厉害角色。”

    韩杰低头道:“就算是没有太后侄孙要强娶她,我们的事也不能让国主知道,他不会同意自己的女儿,嫁给我这么卑微低贱的人。”

    孟聪明啧啧直嘬牙花子:“你自己都觉得自己低贱了吗?那谁还能救你呀?”

    瞧笑天也很气愤地道:“那你和她好什么呀?磨叽人家好几年?”

    他对公主更加关心,很为美丽的公主不值。

    韩杰突然发狂般道:“我需要有人喜欢!我拒绝不了!我在北燕,没名没姓地活着,不可以有个安慰吗?”

    孟聪明和瞧笑天都吓住了。

    孟聪明赶紧用手势阻止住他:“好好好,先不说这个。你刚才说的是,我俩替你保守秘密,你替我俩做事。你能做什么?知道我俩来北燕想知道什么?”

    “杀人。”

    韩杰冷冷道。

    孟聪明和瞧笑天对视一眼。

    孟聪明又道:“这条可以,还有第二条,你要告诉我你在国朝得罪了谁。”

    韩杰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孟聪明走到韩杰面前,伸出手,韩杰迟疑了一下,也伸出手。

    “成交!”

    孟聪明拍了他手一下。

    瞧笑天道:“你俩成交了,没我什么事吧?”

    孟聪明冲瞧笑天笑了一下:“确实没有什么事了,至少现在。”

    肖纵伤好得很快。

    他瘦了一圈,也不再穿那些绸袍玉带的高档货,耳朵上的金环都取下了,说蓝布长衫很舒服,回归自然很舒服。

    京师的疫情也退去了,荡肠生和五叔获得了市民们的敬仰,但他们都不愿意接受北燕官方的礼遇,疫情一退就赶紧回国朝去了。

    肖纵看到京师百姓生活正在渐渐向正轨回复,也感到很是欣慰。只是怪自己病逢不其时,不能做更多的事情。不过要恢复往日京师的繁荣,还有很多事情可做。肖纵这个财主,自然是责无旁贷。

    不过,肖纵这种人,精力总是无限的,他还很想接着管孟聪明的闲事。

    “需要我做什么?”

    “还真没有什么……”孟聪明瞪着眼睛想了想,“你可以继续你的慈善事业,我这边,连瞧笑天都歇下了。”

    “那就是说,接下来息芳要带你去息族了,你的气息调好了没有?”

    孟聪明转转脖子,翻翻白眼儿:“好像总是有哪里不对劲儿,像要打嗝儿,却打不出来的感觉。”

    肖纵坐在一把舒适的木椅子上,接过丫环送上的茶。

    财主平日的谱都是很大的,这次遭灾,他捐了一半家财。

    另一半,肖宅自己也有家人仆从需要救助,所以算起来他一多半的家财流水般出去了,外加染了一场来势凶猛的疫病。

    但财主的架子还在,他坐在高背雕花椅上,拿起茶碗,端着喝了一口,舒了口气道:“那还是不要急于求成,内息这个东西,不是闹着玩儿的。”

    孟聪明想了一下:“也不可以太久,孤鸣鹤那里,我还没有来得及深入,而回蓟州的期限,却是定死的。”

    好像这场疫情,让肖纵着实伤了元气,他现在老是一副清瘦的久病初愈的样子:“北风刮起,第一场雪来临的时候,对不对?”

    他将茶碗放到桌上:“嗐,你现在就想深入孤鸣鹤?还嫌他没把你打死是吧。也罢,那我要抓紧休养,到时候好和瞧大侠一起去保证你的安全。”

    孟聪明瞪了他两眼,握拳做出威胁的手势。

    肖纵暗笑:“虽然时间有限,也要心里有个把握才行。息族的调息之法非常刚猛,他们是个比北燕还要落后很多的,还没有摆脱原始人习性的民族,对生命也不怎么重视。很多修炼之术是之前付出了大师生命的代价才取得的。”

    “嗐!你不会是在暗示,他们要拿我做人体实验吧?”孟聪明在椅子上坐不住了,跳到了桌上,舒服地坐着,却突然换了个话题,“你知道韩杰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