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0四章 杀手与公主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刻瞧笑天早已醉得七荤八素,胳膊被一个大臣的大腿压着,大腿又被另一个大臣的胳膊压着,脖子上还踹着一只脚,而且是没有穿靴子的脚,味道很是不可描述。

    孟聪明提溜了两下才把他提溜出来。

    和翻译别过,拖着瞧笑天出了大殿。

    北燕的夜,虽然已经初夏,还是很凉的。

    瞧笑天打了个冷噤,孟聪明将他放下,无语地看着他。

    “你有没有点出息啊?国朝没有好酒吗?”

    他将身上的长衫脱下,替瞧笑天罩上,看他死猪一般的样子。

    摇摇头,突然一发力,将瞧笑天扛在肩上。

    他走出王宫,守门的卫士知道他是国主的贵客,也知道里边八成醉得差不多了,便对他行个礼,放他出宫了。

    他扛着瞧笑天,在暗夜的街上走着,心里这个气。

    看回去不踢你!

    然而走到一个小巷子,突然他觉得似乎一阵风过。

    他有些怀疑地回头看,却半个人影也没有。

    那个时候还没有路灯,偶而有人家挂个灯笼。

    毕竟不是国朝,不时兴挂灯,大部分人家门口也是黑漆漆的。

    他一时有些怀疑自己。

    真的有风过吗?

    真的有人过吗?

    他猛地一个冷战,将瞧笑天放到地下,拎住他,对着他耳朵小声道:“出大事了!需要你翻译!”

    瞧笑天竟然猛地跳起来,一下蹿到半空中,又落下来。

    大声道:“你……”

    孟聪明已经捂住他的嘴,继续在他耳边用腹语道:“我看到杀手团的人,从身边刚过去,你快跟我去,帮我翻译!”

    瞧笑天一下就明白过来,酒也醒了。

    孟聪明又回忆了一下刚才那风过的方向和速度,拉了一下瞧笑天,两人便施起轻功,却都不再说话。

    王宫的对面,隔了一条街,有一个碧波粼粼的湖泊,连接着王宫的护城河。湖泊后面,有一片不小的树林,十分茂密。两人无声地潜进树林,却不敢离得太近,躲在一座两人高的山石后面。

    今夜是月初,月亮不在,而繁星点点,有点天街如水的意境。

    只见树林中间有一片不小的空地。这里离人家和街市甚远,显然如风而过的那人,是选中了这块地方。

    孟聪明倒吸了一口冷气,空地上站着的,竟然是那个美貌烈性的若莎公主,她正气的小脸煞白(她其实脸不小,但只能这么用词),将手里的一个荷包用力扔在对面那个人身上。

    那人躲了一下,却还是被砸中了。

    看来这位公主一发怒了便喜欢扔东西。

    公主咪哩嘛啦地就是一通臭骂,显然气坏了,一口气说完,胸膊都在起伏不停。

    对面那人,孟聪明真的大跌眼睛了。

    竟然是那黑衣卫士。

    他蹲下身子,将掉在地上的荷包捡起,孟聪明赫然看到,荷包上绣的是青蒙花!

    孟聪明的心提了起来。

    他的脸上没有表情,看着公主的眼神却很奇怪,有伤心,有愧疚,竟然还有些胆怯。

    他这样的身手,一向严肃冷漠如霜的脸,真的不应该有这样的表情。

    孟聪明听不懂公主说什么,急得直打瞧笑天。

    瞧笑天指指自己的嘴,又连连摇手,意思是我现在不能说话啊!

    黑衣卫士开了口,竟然说的是中原话!

    只是声音却在颤抖,显然内心极不平静。

    “若莎,你能喜欢我韩杰,我真的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可是,这几年,我的幸福都是满的,满的快要溢出来了。可能怎么样呢?我就是这么卑微,我谁也得罪不起。”

    孟聪明听得快气死了,没出息的中原男人,他真想跳出去踢他两脚。

    若莎呆立在那里,眼睛在星光下亮亮的,显然已经盈满泪水。

    她突然抱住韩杰,放声大哭起来。

    韩杰也抱住她,声音也哽噎了:“若莎,你听我说。你跟了我,不会有幸福的。我是一个逃到北燕的丧家之犬,不敢回国朝。在北燕,虽然跟在国主身边,却谁都惹不起。你跟着这样一个没用的人,又是何必?”

    若莎伏在他怀中,半晌才抬起头,看着他的脸。

    连孟聪明都看出来了,这公主,是有多喜欢眼前这个没用的,丢人的男人。

    “韩杰,你不让我嫁给你,可你就舍得我嫁给那个禽兽吗?你觉得我和他就能幸福吗?你能从老虎爪下救下我,眼下却要扔我进火坑吗?”

    天啦噜,孟聪明和瞧笑天对视一下,这公主说的竟是中原话!

    以这公主的脾性,很难想象是专门的老师教的她。大概分明就是她这个没出息的心上人,将她教的如此流利。

    韩杰突然呆住了,他想松开若莎,却突然更紧地抱住她:“若莎,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完全没有办法!我就是个没用的人!”

    他用力抱着她,似乎半分也舍不得松开。若莎泪眼朦胧地看着他,他凝视着若莎,眼睛的表情很是复杂。突然,他将若莎一把推开,转身就走,若莎去追他,他却越走越快,最后干脆施起轻功,又风一般地走了。

    那漂亮的显然是来自中原的荷包,却掉在了地上。

    若莎呆住了,看着他的背影彻底没有了,才将荷包捡起来,这个烈性的北燕少女,此刻却哭成泪人,连孟聪明和瞧笑天看着都不忍心。

    瞧笑天已经气坏了,张牙舞爪地跟孟聪明比划,意思是这个男人太没出息了,我想一脚踩死他!

    孟聪明急忙也用肢体语言回他:谁说不是,但你不要弄出声音!

    他们又一起转头去看若莎,只见她捧着荷包哭了一会儿,便一步一顿地朝树林外走。

    她的身影很孤寂,她此刻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可怜的,连恋人都保护不了她的小姑娘。

    看她走出树林了,瞧笑天还在肢体语言。

    他用力在地上踏,意思是我真想踩死他。

    孟聪明道:“行了,人都走了,可以正常说话了。”

    瞧笑天刚要说话,突然一个声音阴森森地道:“你们两个,看到了不该看的,就不要活着离开这片树林。”

    孟聪明猛地一回头,韩杰刀已在手,两只细长的眼睛紧紧盯着两人,冒出阴森森的光,也含着怒气。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