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0二章 国主的难处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国主已经面沉似水,看上去很激动地说,不,是狠狠骂了少女一顿。少女不服,表情很是骄横,叫嚷反驳的声音比国主还大。黑衣卫士也跟着跑了进来,但刚一进门,看到国主怒气凛然的眼神,他便立刻站在门边,动也不敢动。门内,已经不是他可以进的范围。他明显惴惴不安,因为他没有守好职责,在国主密谈要事的时候,竟然放了别人进来,虽然那人是公主。

    很多公主都很跋扈,但身为父亲的国主却未必这么想。能跋扈得起来的公主,必定是十分得父王宠爱的。国主生气得很,咆哮起来。但再责骂也是娇贵的宝贝女儿,侍卫便完全不一样了。

    黑衣卫士站在门边,脸上表情很踌躇,颇有些进退两难。翻译走过去,示意他出去,随即将门关上了。

    少女高声反驳国主的咆哮之后,怒气冲冲地将一柄镶满五彩宝石的马鞭恶狠狠地扔在地上,转身又冲了出去。

    门一开,黑衣卫士吓了一跳,少女却猛推他一把,跑掉了。国主怒气更盛,冲着黑衣卫士道:“韩杰,你在做什么,竟然让公主破门而入,孤的话你完全不听吗?!”

    韩杰急忙躬身到地,但不等他请罪,国主已经冷冷道:“算了,孤要与之愚公子谈事,你退下吧!”

    韩杰惶惑地看了看孟聪明,他明显希望此刻得到国主的原谅。

    孟聪明却注意到,他虽然瘦削,按在腰间刀柄上的手腕却格外有力量,肌肉凸现,而且眼光聚拢,精光外射,分明有着很强的功夫。

    虽然没有看过他出手,孟聪明却敏感地想到杀手团!

    他按刀的姿式,和杀手团执剑的姿式简直一脉相传。此外,仅从外表看,他的武功一定高于杀手团的普通杀手。

    孟聪明正琢磨着,韩杰已经在国主可怕的目光下,躬身施了一礼,有些狼狈地退出去了。虽然狼狈与不安,他也没忘记轻轻将门关上。

    国主下意识说了一句什么,还哼了一声。

    翻译倒是一直十分淡定。

    孟聪明看出翻译在国主面前的地位很高,甚至高过那个使节,虽然孟聪明不懂北燕话,但从翻译给国主翻译的情景来看,这翻译北燕和中原话的造诣,可是相当的高,难怪会得国主的器重。

    而且翻译显然一点也不怕国主,他始终态度十分轻松,此刻还不忘将国主下意识说出来的话译给孟聪明:“这韩侍卫,平时国主十分器重他,待遇优厚。可关键时刻若是用不上,空有好武功又有什么用处?”

    孟聪明耸了耸肩,心说做侍卫做奴仆的就是如此,哪个都得罪不起,最后往往还是得罪了。这让主人满意也是太难!

    他思维发散,马上想到杀手团又如何不是如此?小狐狸未必天生喜欢杀人,但在杀手团,若不听话必然要受极残酷的惩罚,所以她早已身不由己。

    想到小狐狸葬身白浪河,孟聪明心里又绞痛起来。但他马上骂自己不该分心,与国主的对谈显然到了关键的时候。

    他却没留意国主又和翻译说了些什么,因为说了也听不懂,他俩说完,翻译才转身对孟聪明道:“刚才是我们国主最宠爱的小女儿,三公主若莎。我们北燕太后有个外侄是朝中重臣,掌有相当大的权力,一心要为自己儿子求娶公主,目的当然是为了加强自家势力。国主和公主都不愿意,但太后非国主亲母,不那么好商量,她那个外侄又势力大,国主不愿意得罪他们,勉强同意了婚事。虽然仅是口头同意,但按照北燕人重承诺的传统,也是改不了的了。若莎公主气得要命,要用小命拼国主的老命呢。”

    孟聪明心说,就算国主不懂国朝话,有你这么调侃国主的吗?

    翻译又接着道:“历来国主的女儿,国主兄弟、叔伯的女儿,都要与朝中重臣联姻,一切都是为了权力的分配和布局。所谓宗室女子,基本都是起这个作用,国主也是无奈。若莎是国主最喜欢的女儿,太后那个外侄孙,十分不成器,又好色荒唐。但是……”

    孟聪明点点头:“在下理解,这也是目前国主觉得难以控制朝政的原因之一?连公主的婚事都不得作主。”

    翻译道:“太后是个浑人,又十分贪财(这也是国主的意思,但这样译是因为国主反正听不懂),只会为娘家捞好处。这次她想一箭双雕,既增长了娘家势力,又可借这次婚事大捞一笔-”他压低声音道,“太后贪欲无度,平日就经常将宫中珍宝,财物源源不断偷偷运往娘家。她弟弟家的府邸,本依爵位应叫宗公府,但却被人称为财园-太后娘家姓才……哈哈……”

    孟聪明一时有些窘,心说连太后家的事情你个翻译都不避讳哈!

    但他也十分好奇:“太后本身也是北燕贵族么?”

    翻译哼哼道:“这个自然,她父亲是北燕往前数两朝的丞相,她姑姑也曾是北燕王后。”

    孟聪明心说,难怪近些年北燕国力因内部争斗渐弱,如此裙带之风,国主的位置看起来也不好做啊

    孟聪明道:“如此,国主是不是做事也会掣肘呢?”

    翻译笑道:“那还用说。太后只是贪婪,又偏向娘家,但她侄子就没那么简单,外侄孙更是跋扈。再加上朝内已经分成几股势力,权力斗争相当残酷,将国家上下搞得一团糟,国主伤脑筋,也不是一两件事。”

    说毕,他对国主点头示意,又说了几句北燕话,孟聪明猜出,那必是他已将意思转达给孟聪明,现在请国主示下。

    国主也点点头,又将孟聪明拉回到炕上坐下。

    外面有人启奏,国主示了一下意,翻译去开了门。

    门一开,仆从宫女源源不断进来,奉上鲜果茶点美酒,摆满了炕桌。

    国主伸手请孟聪明享用,这才将心里的担忧一股脑说了出来。

    “想必之愚公子已经了解孤的烦恼。但孤现在有一件可能危及北燕的烦恼,才是所有烦恼中,真正最伤脑筋的烦恼。”

    孟聪明噗地一声笑出来。

    这译者也太顽皮了,国主原本是这么说的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