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九十九章 北燕国主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关正枫看柯灵哭了,语气才缓和了,他曾经教过柯灵武功,所以才能这么说她:“大小姐想必也感觉到了蓟州最近的不寻常,所以孟公子才来北燕。这个时候,你更要在蓟州和柯家军在一起,不要让大人和夫人再担心你。”

    柯灵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关正枫是柯搏虎最信任的大将,和柯灵也很熟。只是他教柯灵武功,也同样没有教出来,倒是对柯灵这个聪明善良的姑娘很是疼爱。

    关正枫继续道:“眼下柯家军都在紧锣密鼓,所有人忙得不可开交。可大人还是让我把军营的事务放到一边,先来找你。”

    客栈外,孟聪明将小红马交到柯灵手里,对关正枫道:“请大哥转告柯伯父,这里一切顺利,我能解决的。”

    关正枫笑着抱拳道:“柯大人的眼光,从来不会有误。”

    说罢跳上马,对柯灵道:“别委委屈屈啦,家里多好,走吧。”

    看着柯灵和关正枫一起走了,孟聪明在不舍得之余,竟然心里有些甜蜜。

    突然柯灵拨转马头,跑了回来。

    孟聪明吓了一跳,柯灵急急道:“去找息芳,让她带你见息族首领。我告诉过她的。”

    孟聪明赫然明白。

    柯灵已经打马又走了,追上关正枫。两人一起回头向孟聪明招手。

    然后消失在山道的远处。

    孟聪明心里顿时怅然若失,不过他终是个开朗乐观的年轻人,很快便不再想了。

    他不愿意去想太以后的事情。

    这个北燕,也和国朝一样,是个很有意思,很值得探寻的地方。

    回到京师,听说肖纵的病情缓和了很多,但还在要寺庙再住个十天半月,就可痊愈了。

    孟聪明对息芳道:“是你告诉柯灵我会去暮雪峰吧?”

    息芳脸微微红了。

    “她本来是想先来京师,当年她帮过息族一个大忙,所以首领是认可她的。她想带你见息族首领,学息族独有的调息之法。但在半路,收到我给她发的你又去了暮雪峰的信息,她便去追你了。她知道阻止不了,就是一定要去。”

    孟聪明道:“你说过,息族首领不随便见外族人。她让我找你,是因为她将信物给了你,所以你能说服息族首领见我?”

    息芳红着脸点点头:“其实,柯灵当年也是个小孩。但她读懂了息族几百年前留下的一个符咒,因此息族首领才拿到了那个调息秘方。但柯灵自己没有看到那个秘方,她只是根据符咒描述的方位,找到了秘方。而秘方是用图解的,因为息族没有文字。柯灵完全没有看过一眼,她知道自己是外族人,对息族的一切都必须尊重。但息族首领告诉了她这是一个什么东西。想不到今日派上用场。”

    孟聪明点头:“我能想象那是什么,但我最近的内息变化、增强太多,乱得很。我要先用几天时间调稳了才能去。”

    息芳道:“公子的事就是息芳的事,柯灵的事,就是息族的事。公子只管好好休息几日,息芳先去帮忙赈灾。”

    孟聪明回来不过半日,就发现真是俗事缠身,息也不让人好好调,他的事被北燕国主知道了

    之前因为送药过来,北燕国主一直要请孟聪明进宫见上一见,当然也要嘉奖。

    后来孟聪明二次去暮雪峰,事情便搁置了下来。

    现在,暮雪花再度拯救了全城染疫症的灾民,国主更急于想见这个传奇的年轻人。

    孟聪明坐在柯灵的小屋里,慢慢地调息,让内气在体内再走一遍,通到所有经络。

    他觉得自己体内起了变化,却又一时说不清是什么变化。

    突然有人叩门。

    他起身开门,看到一个穿紫袍的北燕人,看装束显然是个官员,旁边还跟着两个随从,还有一个貌似是助手。他的服饰已经汉化了不少,但还保留着北燕的风格,耳上也缀着金环。最主要的,虽然已是中原风格,但皮帽和帽边垂下的狐尾装饰,显示他仍然是北燕人。

    他礼貌地行了一个北燕见面礼,然后也是吐噜吐噜一通。

    助手模样的人道:“这是我国国主的宣旨特使,请公子到宫中与国主一叙。”

    孟聪明虽然迄今都只是民间人士,听他们的话也觉好笑,心想宣旨,旨在哪里,我要不要跪。看你们几个逛街似的就来了。况且,难道我和国主是平等的,进宫不是觐见,而一叙,跟串门似的。

    不过孟聪明仍然十分礼貌地回礼道:“有机会得见天颜,草民十分荣幸。”

    那翻译助手将话译过去,紫袍人哈哈大笑。又吐噜吐噜一通,翻译助手又译回来:“什么天颜,就是国主。走吧,国主今日准备了上好的佳酿和羊肉,要好好招待北燕的恩人!”

    孟聪明心说,还懂得佳酿,又一想是翻译说的佳酿,特使八成是不懂的。

    这几天,真是身心俱疲。

    被国主接见,竟然在孟聪明还是件轻松的事。

    但他并不敢掉以轻心,北燕之后,他要再上京城(十几年后的第二次)。

    只是,如此轻易就得到了入宫面君的机会,但能否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却不得而知,恐怕不费一番功夫也没那么容易。

    “嗬嗬,之愚公子请用茶。”北燕国主端起茶杯。

    那是,到这里来死活不能再用孟聪明了,于是他自作聪明给自己起了个夏之愚的名字,主要是,这个名字很国朝,很容易让北燕人接受。

    孟聪明急忙端起茶杯躬身谢道:“草民谢国主。”

    他喝了一口,哇果然是上好的茶,虽然他不讲究,但总管府和王府都住过,好茶也喝了不少,这个茶清香扑鼻,回味悠长,不比王府的差。而且那茶杯和托盘也十分精致,孟聪明不懂瓷器,其实北燕早已与中原文化不断融合,这是上好的关内瓷器。

    孟聪明喝了一口茶,却发现陪坐的王公大臣,却并不是人人有茶,只有几个与国主坐得近的,看服饰身份高贵的大臣面前有茶具。

    宫殿内的摆设也有很多精致的器具,帷幕坐垫都是绫罗的。大约是天气入夏的原因,皮毛都撤掉了。但仍有官员脚蹬狼皮靴,那是北燕最常见的靴子。

    看起来,这贵为上廷的大臣,也不是人人都讲究。而这国主召见他的宫殿,布置得也是有粗有精,各种混搭。

    国主大约早看出他的好奇,笑道:“北燕很羡慕中原饮茶,上至王公大臣,下至农夫贩卒,都喜喝茶。只是本地不产好茶,只能从关内运进,十分珍贵,即便宴席之上,也不是人人都有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