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师徒殊途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柯灵眼睛都睁大了。

    那人身材高大,青衫长袍,脚上一双布鞋。

    五官清朗,普通的衣衫,却被他穿得飘飘洒洒,道骨仙风。

    这分明根本不是石松道长嘛。

    而且石松道长温和、淡然又慵懒的样子,根本几十年都不下黄山一步了。

    以柯灵的聪慧和过目不忘,当然马上就想起了这是谁。

    师父微微笑着:“聪明,看起来你很成功嘛,当时我刚刚赶到,差点就要出手了。想了想还是信任你吧。是不是以后你要朝暮雪峰上那块大石头称师父了?”

    孟聪明这才知道刚才是有惊无险,原来师父也来了。他哭笑不得道:“弟子怎敢,弟子只有一个师父的。”

    师父嗯了一声:“武功上你还要走的路,师父不能陪你了。此外,还有一条路,师父是始终不能陪你的。”

    孟聪明好不容易聚起的希望之火,又一下暗灭了:“师父,您……”

    师父看着孟聪明:“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这样谈话了。不是所有人都能选择自己想要的,聪明,柯总管想让你做什么,你很清楚。但是未来,恐怕不止这些……”

    孟聪明一时没有明白:“愿听师父提点!”

    师父道:“瞎说,石松道长才是你师父。”

    孟聪明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

    师父很慈爱地看着孟聪明:“有时候,为了某些责任,可能要变成一个令自己不喜欢的人,令师父也不喜欢的人。”

    孟聪明愣住了,那能是什么事情。

    突然,他浑身一震,变成韦都,变成孤鸣鹤,不就是让自己不喜欢的人吗?

    他震惊地抬起头看着师父。虽然这样和师父直视似乎并不礼貌。

    师父微笑道:“你懂了。”

    他拂尘一摆:“记得,我不是你师父,我是晴明散人。日后,永远不要当我是师父,我们真的不是师徒。”

    孟聪明突然道:“师父!为什么不是?在我心里,就只有一个师父,我从来不曾认别的什么师父!”

    并不爱流眼泪的他,突然觉得心中一酸,眼泪便流了出来。

    晴明散人深深地看着他,似乎看穿心。半晌才道:“走吧,忘了你该叫我大哥么?”

    说罢,他一转身,倏地便飘然远走。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道装青年弟子站孟聪明面前,一个道:“施主,这位姑娘受伤了,师父让我们两个带你们去附近一家客栈歇息,很安全的,药也准备好了。”

    孟聪明呆呆地:“施主?师兄,我是你的施主了么?”

    那年长的弟子微然一笑:“施主,这位姑娘的情况,不能在这冷风的山里再呆了。”

    孟聪明无语,他扶起柯灵,将她扶上雪青马,然后自己也跳上马。

    那个年轻些的弟子正是明心,上前牵着小红马。

    这是一家很舒适,很有北燕风情的客栈,收拾得十分干净。

    孟聪明将柯灵送到房间,帮她又服下两位道家弟子给的药。

    而他们,从前的师兄弟,便叫着施主告辞走了。

    孟聪明让柯灵睡下休息,自己坐在墙角。

    柯灵脸红道:“你也去休息呀。”

    孟聪明道:“我哪敢离开你,你就只管睡好了。”

    柯灵也累得快脱力了,又服了有镇静成份的药,眼睛一闭就睡了过去

    虽然疲惫不堪,孟聪明还是把内息调了一遍。

    暮雪峰上那不可描述的情景,确实令他功力有了他自己目前也测不出的巨大变化。

    他现在已经开始在计算自己的江湖排名了

    刚下黄山的时候,他可是不敢去想的。

    他默想了一阵,却还是按捺不住,突然忍不住走到床前,看着熟睡的柯灵。

    本来,他觉得自己够高洁,调好息之后就在土墙角的椅子上眯一夜。

    可是,他却终于无法克制住情绪。此时,他站在床前很近地端祥着她。

    好秀丽,好迷人的面庞。

    她安静熟睡的样子,比平时聪慧倔强的样子,多了几分纯真。

    孟聪明的心都痛得皱起来了。

    要是能和她一辈子在一起,多苦他都会觉得幸福。

    可是,他却完全不能想象与她的未来,就算是柯云娶了别人。可她这么倔强这执着的一颗心,能真的属于他吗?

    第二天早上,真是一个晴好的天气。

    柯灵很早就醒了,孟聪明帮她洗漱。柯灵虽然脸红红的,还是接受了。

    之后,两个人从楼上下来,在桦木桌旁边坐下。

    伙计上了羊汤和热腾腾的大饼。

    又呜噜呜噜说了些什么。

    孟聪明半点不懂。

    柯灵微微一笑,也呜噜呜噜说了几句,随即对孟聪明道:“伙计说需不需要点这边的特产,煎香脆。是用北燕特产的白荑花裹了面糊煎出来的,入口喷香,外焦里嫩。你尝一尝的好。”

    孟聪明笑了一下:“好。”

    柯灵看着他,眼神竟然变得很温柔。

    这半天一夜的相处,他们之间的冰冻,已经被化解了很多。

    孟聪明咬了一口煎香脆,不由惊叹道:“果然好吃啊!”

    柯灵笑着说:“北燕几十年前还完全是牧猎民族的饮食习惯,后来向中原学习,食物变得越来越精致和讲究了。”

    孟聪明点头:“若是两国永远友好相处,该有多好。”

    柯灵正要答话,突然见到一个穿着牛皮靴子,布衣葛巾紧身短打扮的人走了进来,他用北燕话对柯灵道:“姑娘还认得我吗?”

    孟聪明都吓得赶紧站起来了,这不是关正枫是谁?

    回到房间里,关正枫的语言便正常了:“大小姐,柯大人让我带你回去。”

    柯灵立刻又回到从前那个柯府的大小姐,但她显然并不想回到过去:“关大哥,我在这里是帮着爹爹。我已经没有其他用处了,只有这样报答爹爹。”

    关正枫不由看了一眼孟聪明:“大小姐,恕郭某直言,什么叫用处?大人收养你是为了用处吗?况且,你能帮孟公子?是给他捣乱吧!或者有助于你们感情增进,那个我不知道,也不评价。”

    关正枫是个直性子的人,说话也是毫不拐弯。

    柯灵脸一下变得通红,腾地站起来:“关大哥,您这叫说的什么话!”

    关正枫也站起来:“大小姐,你是认为柯大人一家都不拿你当女儿了,柯家军上下都不拿你当大小姐了,才跑到北燕想自己毁灭自己是不是?你跑了,多少人在找你!连二喯都天天念着你,非要出来寻你,拉都拉不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柯家军没有不把你当亲人。”

    柯灵眼泪掉下来了:“可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