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孤独的等待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个未来的总管府新娘子,美丽温柔,一举一动都是大家风范。据说涵墨斋最好的字帖和拓片,永远会给这位才女苏大小姐留着。她的字,也只有蓟州最有学问的几位才子、官员和饱学之士鉴赏过,褒奖不已。苏绮云,在蓟州老百姓眼里,似乎是个不食人间烟火,可望而不可及的才情容貌无双的女子。

    而她呢,偶尔出门,老百姓对她是既害怕又好奇,往往她一离开便窃窃私语。大家都知道她的来历,只是不敢公开议论。虽然见过她的人都对她很恭敬,仅有的几个与柯夫人一样辈份身份的官员夫人,对她也很是和气慈爱,每次拜访定要送上价值不菲的礼物。但聪慧的她,怎么能不知道,大家都明白她不是正牌柯府小姐,不过是个收养的北燕野丫头。

    她决定走了,报养父的恩,让大哥顺利成亲,不给养母添烦心事。

    然后,就顾自去另一个世办好了。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唯一的一点幸福时光,如燃尽的香一样,挣扎一下,扑地灭了。再也看不到燃亮的可能。

    那么,好吧。

    不需留恋,让在这世上的人,趁心如意去吧。

    只是在想到孟聪明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

    这个第一次见面就冒犯她的年轻人,心里是多么地喜欢她,聪明的她怎么能感觉不到。他常常在她面前故意显露智慧,其实又是多么傻。

    可偏偏这有些傻的举动,让她心里有了一点不忍。

    对于大哥,她却更想早点离开这个世界,或许这样,才能让一向平静淡定的大哥,能够有点情绪波动,虽然她是看不到那一天了。

    但伤害了这个有点傻,十分痴的年轻人,她……

    往上再也看不到孟聪明的影子之后,她坐在树下,小红马伸过头拱她的肩膀。孟聪明的马四处寻找,发现主人不见了,也过来拱她的肩膀。她亲热地两匹马都抱了抱,然后坐在树下呆呆地等那个她不喜欢,却必须帮助的人。

    她从腰上取下紫竹萧,吹了一曲,却是呜呜咽咽的曲调,让她自己也落泪。

    她吹不下去了,放下箫,胡思乱想了很多,不觉就睡着了。

    初夏的太阳暖洋洋的,睡着了身上也不感觉冷。

    她做了很多怪梦,但似乎并没有睡沉。

    在睡梦中,她听得到风啸,听得到鸟鸣,听得到树叶哗啦啦的声音,似乎那树叶也有了灵性,在风中低语倾诉。

    太阳的光圈时不时落在她头发上,肩膀上,手臂上。

    而小红马也时不时过来拱她几下,她就迷糊中用手拍拍马儿的脸。

    不知过了多久,起风了。

    从刚才夏日的微微细风,变成了有些强劲的风,而身上也凉了起来。

    她睁开眼,又醒了一会儿,慢慢站起来。

    感觉手脚还有一些酸软,她活动着手脚,先向山上望去。

    天已经是微暗的时候,她目力所及,还是没有看到孟聪明。

    她知道时间还不到,但也应该离下山时间不久了,否则就会有问题。

    随即,她感觉到有点奇怪。

    小红马和孟聪明的马都没有声音。

    她蓦然觉得有些不对,天更暗了一些,她想着那黑暗背后的恐怖,不由背靠在山墙上一动不动。

    突然,一个高大的黑影似乎倏地从黑暗中冒了出来,就那样出现在她面前。

    柯灵吓得叫都叫不出来,腿全都软了,她两手反扣在山石上,手指紧紧按着山石,用力的指甲都雪白毫无血色了。

    那人在灰暗中缓缓开口:“你告诉的他这个地方?他已经上去过一次。”

    柯灵的声音枯萎在喉咙里:“师父……我没有……”

    孤鸣鹤走到她面前,阴鸷地眼睛看着她:“他一定能下来,说不定就练成了天下第一的武功,是不是?”

    柯灵一双大眼睛瞪着孤鸣鹤,突然大声道:“他才不想练成天下第一!他只想帮助别人,只想做好事!只有师父,才整天醉心天下第一,醉心功名利禄。梦想天下人都膜拜你,都觉得你了不起!不管北燕国主还是国朝皇帝,要是赏识了师父,师父就更得意!”

    孤鸣鹤简直气坏了,肺管子都要气炸了。

    这个脑后有反骨的小丫头片子!当初他脑袋被门挤了才收她做徒弟!

    全部心血培养她,不好好练功读书,偷他的秘笈认贼作父,现在还敢教训他!

    难道乾坤倒转了吗!!

    “你个欺师灭祖的东西!老夫当年真是瞎了眼,你给我过来!”

    他一只手抓着柯灵把她像拎小鸡一样拎了过来,柯灵完全挣扎不了,只能两腿乱蹬,拼命挣扎。

    柯灵倔强得很,孤鸣鹤抓住她肩膀的手如鹰钩般,只有两成力量就把肩膀捏得骨头都像要断了,她却不服输,继续高声道:“你杀了我也不怕!你想上暮雪峰,就是上不去!你就是练不到想要的武功!你就是当不了官,只能天天做白日梦!你和北燕勾搭,又和国朝勾搭,只要能当官,什么都肯做。从我是你徒弟的时候就这样,到现在也没人理你!”

    孤鸣鹤气疯了,将柯灵往地下一摔,气得骂都不利索了:“你……你个小兔崽子!”

    他一时想不起别的词,喘了半天才解恨道:“呸!你喜欢柯云那小子,现在还不是让人甩了!”

    柯灵被摔得七荤八素,趴在地上半天才清醒过来,迷糊中听到孤鸣鹤提柯云。她被摔得爬不起来,想起大哥心里更痛,嘴上却不服输:“被甩了怎么样,还不是和你被北燕国主抛弃一样。有什么师父就有什么徒弟!”

    孤鸣鹤心说这丫头简直不可理喻,他又把柯灵从地上抓起来,提溜着,铜铃般大的眼睛瞪着她,简直恨极了。他一字一顿道:“你认贼作父,告诉你柯搏虎得意不了多久。为师已经一切安排好,”他一边说一边又用力捏柯灵的肩膀,只听骨头咯咯作响,柯灵痛得满头大汗,啊地惨叫一声惨叫,自己都觉得那叫声恐怖,可见是痛极了。

    突然一阵凌厉的暗风袭来,孤鸣鹤武功高绝,不用回头就知道有人袭击,却暗自惊讶这人内力之强而刚猛,如雷霆万钧,却又如闪电般迅忽得不可思议。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