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一章 登上暮雪峰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聪明一听气坏了。合着他和瞧笑天倒不行,荡肠生倒成唯一最佳人选了?

    他道:“我怎么像姑娘了?敢来爬这山,小孟就是豪杰!”

    瞧笑天也很不满意:“好歹咱江湖神盗早就扬名立万了,瘦小干枯咋就不是英雄了?”

    息芳笑得快要直不起腰了,他将瞧笑天拉到一边,用息族话对息飒道:“这个不用上去!您带他们两个就行了!”

    息飒眼光转向荡肠生,又呜噜呜噜一通。

    大家全眼巴巴看着息芳。

    息芳犹豫了一下,坚决直白地翻译出来:“息飒说,荡公子这个。赶紧回去!不要闹!还不如那个瘦小鸡子!”

    孟聪明和瞧笑天哈哈大笑起来。

    荡肠生细白的脸更白了,他却并未生气,彬彬有礼地对息芳道:“姑娘帮我翻译下。我虽然功夫没有多少,但研究配药十几年,所有的草药都是自己采的,中原所有名山几乎都上去过。”

    息芳赶紧翻译,息飒眼睛顿时亮了,伸出大拇指。

    然后又指指瞧笑天,息芳忙道:“瞧大侠淘汰!一共四副上山工具,息飒马上带你们上去。”

    瞧笑天大叫起来:“一共四副,不是有我的?!”

    息芳道:“那一副是我的,我上到半山便会下来。再往上走空气稀薄,我会给他们添麻烦的。”

    说罢忍不住又笑起来。

    孟聪明忙道:“息芳姑娘赶紧收住笑,节省力气,我看这山还是有点难度。”

    息飒又咕噜咕噜说了一气。

    息芳忙给翻译:“你们两个,还是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不要现在不知天高地厚,一会就知道厉害了。他活了六十年,只见过自己一个活人登上过暮雪峰。不过,据说一百年前,有个中原来的武林高手,却是上过这山的。”

    孟聪明啊?了一声,忙问道:“那是个什么高手,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瞧笑天也眼着起哄:“对呀,还有我江湖神偷不知道的武林高手?”

    荡肠生却一语不发,孟聪明发现他十分老道,显然在积聚力气。

    息飒将挠钩往上一搭,又咕噜咕噜说了两句,息芳道:“他要你们少说两句,好奇心不要这么强,不然一会儿没力气了掉下来他就不管了。”

    瞧笑天嘟嘟囔囔:“他自己勾出人家的好奇心,说一半又不肯说完,气人得很。”

    这山直上直下,峭壁陡峭如刀削出来一般,还格外光滑用。孟聪明的话简直能照出人影。用瞧笑天的话,简直像秃子的脑门。然后他俩就被息飒禁止再说话了。

    果然刚攀爬没多久,息芳就气喘吁吁了,孟聪明看她一眼,感觉她手脚都软了。

    荡肠生倒是一语不发,只管按着息飒的指引向上登攀。孟聪明发现他确实手脚很有力量,攀援也很有经验,但明显并不是自小打下的根基。

    但这只是开始,再往上走,气温在急剧下降,甚至风将陈年积雪吹下来,打到他们的脖子里。

    上山前几个人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浑身上下紧趁利落,但为了攀登方便,却不能穿太厚。

    息飒说了句什么,息芳抬手想抹脑门上的汗,却发现手都快要抬不起来了。

    她上气不接下气地道:“息飒让我下去,再往上走,会拖累你们。”

    孟聪明和荡肠生氧气也不够用了,孟聪明喘了半天才一喘一说的道:“你……你……快下……下去!注……注意……安……安……安全!”

    他爬得比息芳快,体力消耗更大,所以比息芳喘得还厉害。好在他内力好,又是男子体力本来就强,并没有像息芳消耗那么多,但话也快说不出来了。

    息飒突然又咕噜咕噜说了一堆。息芳喘了半天,才换上一口气,勉强道:“息飒说,那个武林高手,不知道在暮雪峰做了什么,下去之后,就成了武林第一大高手。”

    她说完这句,手一软,突然就跌下去十多尺,好在挠钩还搭着,她下落之际果断伸脚,踩出了半个脚掌大的突出岩石,才算停了下来。

    孟聪明和荡肠生都禁不住惊叫起来,却发现气已经不够用。

    叫都叫不完全就被卡在胸口,声音都没发出来。

    孟聪明看了一眼荡肠生,向上指了指。

    息飒正登到比他们高三五丈的地方,而息芳向他们招了招手,便慢慢地往下去了。

    孟聪明和荡肠生发现想说话已经很困难,于是默契地不再交谈,况且他俩本来也不熟,不像瞧笑天那么能插科打诨,于是两人只能勉为其难地跟着息飒继续向上登爬。

    到了这个地方,气息都已经不够用,只是凭着意志在不停地向上爬了。

    息飒不时停下来等等他们,息芳已经下去了,孟聪明和荡肠生又都有脱力之感,话也说不出来了,只能用模糊的眼光偶尔瞄一下息飒的身影,听着他嘴里发出的风哨一样的声音,用耳朵辨别着向上爬。他们的眼睛,差不多只能看到眼前的峭壁岩石了,只凭着一点残留的意识向上攀爬。

    虽然视线受限,却觉得周围好像格外明亮,想必是离天近了,雪又映照着吧。但俩人全都说不出话,只能呼哧呼哧着往上爬,感觉像是两只熊一样。

    好在,荡肠生显然还是登山很有经验的,而孟聪明年轻体力好,功力又强,还算能跟得上息飒。

    突然,息飒咕噜咕噜咕噜又说了一大长串儿。

    孟聪明和瞧笑天简直被惊住了,但俩人既听不懂也回不上话,只是在心里惊道:“他竟然还能说话!他竟然说话中气还很足!”

    结果,没一会儿他们就明白息飒要说什么了,原来。

    到山顶了。

    白厚皑皑。明亮而静谧。

    孟聪明狂喘一阵,突然啊的一声。

    雪地里,到处是鲜艳奔放的花朵,他指着那些花,发出吹哨一样的声音。那声音完全是从胸口中发出来的。

    息飒将身上背的两个摞在一起的筐拿下来,便开始采摘暮雪花。

    孟聪明和荡肠生很想帮他,但两人说话都要吹哨一样,已经既不会说话,也不能动了。

    息飒很快就采了满满两筐暮雪花。

    孟聪明这才吐出一口气,道:“他,他,他能采两筐,我俩上来,是干什么来的?”

    荡肠生却不回答,他此刻体力有了一点恢复,便跌跌撞撞地奔到崖边,摘下一朵暮雪花,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雪白的吹弹得破的花瓣,注视半晌,突然又发出呼哨一样的声音。

    原来,他还是说不出话来,但他兴奋地捧着花,冲孟聪明指着,似乎在说,就是这个!就是这个!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