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纵身白浪河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阿怡眼泪淌得像小河水一样:“好,我走,日后你会知道,谁才是真的对你好!”

    说罢,她身子一纵,持剑施轻功跑了,她的轻功竟然相当了得,飘得像一个影子一样,眼看就要不见了。

    柯灵突然道:“你快去追她,不要管我!”

    孟聪明回身拉住她的手臂:“你不能一个人留在这里,我先送你回府!”

    柯灵拼命挣扎:“谁要你送,我自己走!”

    他们正拉扯着,却见远处有人骑马飞奔过来。

    孟聪明急忙喊道:“柯云,看好她!”

    说罢他不由分说,手一抄抱起柯灵,像扔包袱一样向柯云一掷。随即跳上柯灵的小红马,往阿怡逃跑的方向追了下去。

    柯云的马还在飞奔,他却准确地伸手接住了柯灵。只是这一掷一接很够呛,柯灵虽然有点武功,仍然被扔的说不出话来。

    柯云看着孟聪明飞马跑了,心里道:“果然大战前夕,不能太平了!”

    他将柯灵交给身后跟过来的卫士:“送大小姐回总管府!”

    便也打马追孟聪明去了。

    眼看着阿怡飘飘飞飞,但怎么也比不过小红马脚力健。

    小红马虽然受了伤,但它知道这人是伤害女主人的坏人,故此追得格外有劲儿。

    前边是波涛汹涌的白浪河,阿怡顺着河边向东奔去,孟聪明知道那里有一座石桥,可以通往北燕。便打马追了上去,阿怡刚到石桥,孟聪明知道此刻自己不能明晃晃的进入北燕境内,便从小红马上纵身飞起,同时刀已出鞘,砍向阿怡。

    阿怡一看跑不掉了,反而停下来,抽出剑,横推过来,将孟聪明的刀推了出去。

    孟聪明双脚落地,冷笑道:“功夫不错啊。你跑不了,明白告诉我,你在替谁办事?”

    月光下,阿怡脸惨白惨白的:“你真的喜欢她是不是?”

    孟聪明眼光凌厉:“我喜不喜欢她不用你管,我就是不喜欢你!”

    阿怡眼泪又掉了出来:“聪明哥哥,阿怡已经到了只能做杀手的地步了。你不喜欢我,但也不要逼我好不好?”

    孟聪明又急又气:“阿怡,我如何是逼你了,我一直要你改恶从善。如果你变好了,我不会不管你。但是你,竟然被别人指示围杀玉怜珠,今天又想杀柯灵,你自己让自己不能回头,你知道吗!”

    阿怡浑身颤抖:“聪明哥哥,我出身卑贱,可我不傻。我就是回了头,你也不会要我了,是不是?”

    孟聪明一时语塞,他能答应阿怡什么呢?确实什么也没有。

    阿怡流着泪道:“我现在就离开这里,你不逼我,就是对我好了。”

    孟聪明提起刀,缓缓道:“我不会放你走,你必须告诉我真相,必须和你师父分开。”

    阿怡拼命摇头,也将剑举起来:“聪明哥哥,你对我无情,我们就只有较量了。”

    一瞬间,刀剑并举,在月色下闪着寒光;刀剑碰撞,又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瞬间几个回合走过,孟聪明心底吃了一惊。阿怡武功真的很强,不仅剑术精绝,而且内力完全不像她的年龄,十分强劲。只是和他之前勘到的一样,她的内力虽然强劲,想必为了快速练成,内力却是剑走偏锋,气不是从全身聚起,而是发于一端。虽然容易练成,持续能力便弱。

    孟聪明心想,必须速战速决,将她捉到,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便手下加力,阿怡和孟聪明相比,毕竟功力有所差距,不一时就被孟聪明逼到桥中间。

    孟聪明看她就要退到桥的那端,北燕境内了。急忙手下加快攻击,人也掠起,一刀挥过,另一只手抓向她的肩膀,准备将她拉过来。

    没想到阿怡突然大叫一声:“聪明哥哥!小狐狸走了!”

    她猛地一个翻身,头朝下纵身跃入白浪河,瞬间就被波浪吞没了。

    孟聪明惊骇交加,不顾一切地扑过去。

    桥下却只有黝黑翻滚的波浪,哪里还有阿怡的影子。

    孟聪明扶着桥栏杆,一阵眩晕。

    这时,柯云也追到桥上,他急忙扶住孟聪明。柯云向桥下看了一眼,对孟聪明道:“她不一定是逃往北燕,她的功夫是正宗江南功夫,可能是被你逼的走投无路……”

    孟聪明突然大声道:“不要再说了!”

    他扶着栏杆,感觉自己在崩溃下去。那个小狐狸,追着他喊聪明哥哥的小狐狸,难道就这样走了吗?

    柯云将孟聪明死拉活拽回了总管府,将他推到床上,给他盖上薄被,坐在他旁边守着。

    孟聪明将被子拉过头顶,眼泪终于涌了出来。

    第二天,孟聪明却一早就起来了。

    他去校军场,牵走了柯云为他挑的好马,便和五叔、息芳一起出发了。

    他不再提阿怡。

    柯云明白,他仍会再查杀手团,但是阿怡已经变成了他内心最隐蔽角落里,最不敢回忆的那一幕。

    孟聪明表面似乎恢复得很平静,甚至还去了五叔家,将礼物一样一样分给了每一个弟弟妹妹,每个人的都不同,都是精心挑选过。于是所有弟弟妹妹对这个哥哥都十分满意。

    但只有孟聪明自己知道,他此刻心里有多痛。

    息芳是很善解人意的姑娘,只是孟聪明原本是希望这次回来,息芳能够帮他缓和与柯灵的关系。息芳也确实努力做了。

    可现实就是现实,接触一多,孟聪明却更被刺痛。

    尤其柯灵对他关心了,反而被他理解为同情和可怜,他觉得自己还要靠她指点和庇护,男人的尊严不是最要紧的么?

    他突然发现,眼前的柯灵,和十几年前他遇到的柯灵,简直是两个人。让他烦恼的是,两个他都喜欢。

    只不过,一个柯灵对他初见就很依恋,很亲很亲;而另一个柯灵,冷若冰霜间又要大圣母般地表示为他的安危担心。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还有比这更气人的么?

    柯云很忙,抓了一点时间来送他,只道:“她没事。放心去吧,关心着你呢。”

    孟聪明更郁闷了,是她关心着我啊,还是你柯云在关心我,话都不说清楚。

    没办法,柯云的话就是这么少,对孟聪明算是多的了。经常省略主语,谓语,宾语,甚至一句话只说个定语也有可能。

    再加上小狐狸的事,孟聪明就这样烦恼地上路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