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孤鸣鹤的命门,也是你的命门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看了看孟聪明,嘿嘿一笑。

    孟聪明瞪大眼睛:“然后,您就看上聪明了?”

    林搏虎看着孟聪明,突然做了个鬼脸,孟聪明吓了一跳,明白过来便撒娇地捶打柯搏虎:“柯伯父,您干什么嘛,吓到聪明了!”

    柯搏虎噗地笑出来:“也是凑巧了,你和江龙海学武功的时候被我看到,那个时候我就决定送你上黄山。”

    他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看着孟聪明:“怎么,伯父给你安排人生了,你不乐意么?伯父知道你是一个生性闲散,乐天随和的人。只想随心所欲过自己的生活,对不对?”

    孟聪明不好意思了,柯伯父还真是了解自己。

    他认真地说:“我只感谢伯父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能去做一个更有用的人。”

    柯搏虎哎了一声:“生在这个时代,有些是个人不能选择的。”

    孟聪明想起刚才柯搏虎的话,突然道:“您竟然说妙常师太和孤鸣鹤只在伯仲之间,所以找到聪明,以后好克制孤鸣鹤?这个听起来还是很吓人啊!”

    柯搏虎爽心大笑了,他破例提摸摸孟聪明的脑袋:“谁让你和江龙海学功夫让我看到了呢?这只是其中一个心愿。还有一个心愿,就是有一天伯父能看到你和灵儿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哦当然,还要再有了胖儿子,我柯搏虎对你父亲才算真的有了交待。”

    孟聪明低下头,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后花园。

    柯云仍然沉稳与淡然,微笑道,“什么时候让我们领略一下孟神探的新武功?”

    去北燕之前,柯云永远能用他的速度,克制住孟聪明的内力。

    事实上,柯云根本不用内力。所以,他的内力虽然也曾练过,却可能连瞧笑天也比不过。

    他令人闻风丧胆的,是他的剑。一个快,一个狠,北燕军队从最高统师到普通士兵,无人不知,只要在战场上见了柯云和他的剑,北燕士兵会立刻心生怯意,未战即乱。

    片刻之后,柯云惊讶地看着孟聪明。

    “聪明,我的剑在你面前再也不能随意施展了!”

    孟聪明嗯了一声,随即道:“但是,还没有达到最终目的。”

    柯云噗地笑了:“你想现在就超过孤鸣鹤吗?心太急了吧。”

    “咦,”其实孟聪明一进府,就期待着能见到柯灵,他的心都跳得快了。此刻,他突然想起最重要的事情,他拿出那个包袱,将柯灵写的秘笈上的字给柯云看。

    “这是从孤鸣鹤原来住的地方找到的,”他犹豫了一下,“是在柯灵住过的房间里。”

    柯云的脸色变得凝重,他接过那些纸,看了起来。

    一会儿他道:“灵儿今天不在府里,她非要出去,我只好让二喯跟着她。”

    孟聪明微有失望,但明显的,柯灵是去见息芳了。

    柯云道:“走,到我房间,我来译给你看。”

    柯云的北燕话说得很好,也能读能写。他拿起笔,从第一篇开始,笔舞龙蛇,然而刚译过一篇,他突然停住了:“聪明,我不能再译了。”

    孟聪明奇怪道:“为什么?“

    柯云道:“从译过的这些看,柯灵确实是在写这套秘笈的心法体会,但是明显,她根本没有悟出来任何有用的东西。”

    柯云将字纸放下:“她是有慧性,但再怎样当时也只是十二岁的小女孩,孤鸣鹤其实根本没打算在短时间内参透秘笈。他只是自己思维受限,于是放开了让柯灵去悟,然后他再从柯灵这些杂乱无章的心得中,再去体会去感悟。恐怕,他给自己定的期限,也许是十年,二十年。”

    孟聪明一脸惊异,可仔细一想,确实如此。

    “大哥说得不错。这本秘笈和我当年琢磨的心法,我根本一个字都没有忘记。”

    一个宁静淡定的声音。

    柯云和孟聪明闻声抬起头。

    柯灵一身浅绿色的衫裙,和这夏天的季节很是相配,清淡宜人。胸前那羊脂玉平安牌,和淡绿色相互映照,更加晶莹透剔,洁白如雪。

    柯灵黑而深邃的眼睛眨了眨:“只是,还有一个秘密。”

    柯云和孟聪明都一惊。

    柯灵道:“孤鸣鹤有一个命门,在他的后颈大动脉处。但只有针尖大的一点,只有恰好点准位置,才能制住他。但是,一旦交战,对手根本腾不出手去控制命门。他们在孤鸣鹤面前,哪有机会。”

    孟聪明惊道:“难心大师的话,果然不错!”

    柯灵低下头:“他收养了我,教我武功教我读书。他虽然狠毒,却没有对我很坏。但我知道,他的危害实在太大了,否则我原本不愿意将他的命门告诉你们。”

    柯云笑笑:“灵儿,你担心聪明遇到孤鸣鹤会有危险,才说出来的,对不对?”

    柯灵垂下长长的睫毛,却不回答。

    半晌才道:“这也是爹爹交给灵儿的任务。而且,”她犹豫一下道,“其实知道他的命门在哪里,虽然很难,但并不是太难。我就是从当初一起学武的师哥师弟们那里听到的。他们之间也在传来传去。只是,真正对决起来,根本没有人能有机会去攻击他的命门。我之所以之前没告诉你们,一是他毕竟是我师父;二是我如果说了,你们和他对战时,就会有意识地总想攻击他的命门,而放弃原本应有的对战招式。那样的话,极容易反被孤鸣鹤制住。可能孤鸣鹤没事,他的对手倒悲惨了,甚至可能丧命。所以,”

    说了这么一大通,柯灵才稍微换了一口气,然后静静地继续道:“所以,孤鸣鹤的命门,很可能就是你的命门。当你拿不住他的时候,他会你致命一击。”

    柯云和孟聪明都倒抽了一口气。

    道理虽然是这个道理,但从柯灵嘴里讲出来,还是不能不让人震惊。

    柯灵却又说起另一件事。

    她垂着睫毛又道:“息族虽然缺医少药,却有疏通血液和筋脉的秘方。我在北燕的时候,曾经研究过将这秘方和内息结合。但是因为年纪小,武功心得也不多,没有得到任何成果。但我的直觉,那是一定可以的。”

    柯灵如此突然地出现,搞得孟聪明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现在在她面前,好像傻掉了一样:“你是说,让我去当息族人?”

    柯灵一脸无语:“孟公子,我是说过可以给孤鸣鹤当徒弟,但不等于换一个地方也好使啊。你根本不是息族人,又如何变成息族人?只是,如果能先取得息芳的信任,她肯引见你去拜会息族头领,才有可能。况且,息族在北燕有自己的生存方式,在北燕那么残酷无情的压迫下,能全族生存下来,必有他们独特的办法。”

    孟聪明道:“所以,你委托了息芳在北燕帮助我,而且让她找了瞧笑天帮忙?你给了瞧笑天钱没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