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男盗的秘密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肖纵一摇三晃地走了,他身坯魁梧,走路却?着八字脚晃着肩膀。

    孟聪明看着他的背影心里道:“他会武功吗?”

    只有两天宝贵的时间,孟聪明却觉得肖大财主真是太慷慨了。

    毕竟好几年了,这宅子竟然没有一个人住过,自己已经住了一夜,还可以再呆两天,岂不是很慷慨?

    只是,想到还要再独自呆两夜,孟聪明有点腿肚子发抖。

    不过,这不影响他立刻开始今天的工作。

    他想说服自己先去孤鸣鹤的书房。

    可吃过了早饭,他却不由自主径直走进了柯灵的小屋。

    嗯,确实走得比较匆忙。桌上的尘土中还留有一枝银簪,一把小茶壶和两个茶杯,一面菱花铜镜。

    看起来柯灵虽然一向朴素,但小姑娘也还是爱美的。

    窗上还挂着端午熏艾的药包,竟然还有一点药香味,只是里面的药已经碎成末末,稍微一碰,就从薄纱包中掉出粉末,孟聪明赶紧不敢再碰了—不能破坏现场啊!

    突然,他的目光被吸引住了。木桌旁边的架子上,竟然有一块看不出本色的绢帕。

    孟聪明吸了一口气,走过去将它拿起来。

    仍然柔软的绢帕上面,竟然绣着一朵青蒙花!

    显然还没有完工,更令他惊异的是,他拿起绢片,发现架子上还有一朵真正的青蒙花,只是已经干枯了。

    那颜色,却是淡淡的绿色!

    他按住心跳,不由回想起之前几次遇到青蒙花的情景。

    他的瞳孔缩了起来—玉怜珠为什么喜欢这种花?显然是她在教柯灵绣花!

    他找了一个盒子,将绢帕和青蒙花小心地收好。

    他没有再探查院中其他的物事,却直接出了前国师的前宅子,解下缰绳,跳上马,飞驰而去。

    京师郊外的树林里。

    显见是北方了,树全都高大径直,遮天蔽日。

    “干什么?你干什么?”瞧笑天一个劲儿的躲。

    孟聪明抓住他的肩膀,用力一带。

    瞧笑天陀螺般转了好几个圈才停住。

    孟聪明又一掌如疾风般向他打去,瞧笑天向一边躲闪,孟聪明回手又是雷霆闪电般的一掌,简直让人喘不过气。瞧笑天眼看躲不过去了,纵身跃到空中一个转身,踩在高大的杨树枝上,上气不接下气道:“你干什么你,要我命啊?”

    孟聪明也一纵身跳上杨树,一句话不说,疾风般的一腿又向瞧笑天扫去。

    孟聪明的腿也是又急又快,瞧笑天在树枝上蹿起来,两条腿就悬了空,急忙双手抓住树枝,身子就荡在了空中。孟聪明一手抓住一根粗树枝,身体再次腾空跃起又是一腿。

    瞧笑天吓得手也撒开了,身子一下倒坠下去,他反应却快,电光火石般的用两只脚勾住树枝,倒吊在树上,才算没有摔个大头朝下。

    他一边悠着一边急得嚷:“你疯了吧,打玉怜珠怎么没见你这么高的武功!”

    孟聪明气的,又一次飞身跃起,整个身体俯冲向瞧笑天砸下去:“你还敢提玉怜珠!她就是背后操纵你的人!”

    瞧笑天吓得一下腿就吐噜了,从树枝上脱落下来,他在空中一个翻身落地,两脚勉强站稳,十分狼狈,还强撑着拿了个歪七裂八的收式。

    孟聪明劈胸抓住他的衣襟:“还要装吗?”

    瞧笑天趔趄了一下才站稳,瞪着孟聪明:“你知道了什么?”

    孟聪明冷笑:“昨天夜里,把息芳推下来的就是你!那屋顶根本是活动的,息芳偷看的时候,根本没什么屋顶,你把她推下来,顺便推下一堆碎瓦块!”

    瞧笑天大声道:“我哪有那么闲?!”

    孟聪明冷笑:“玉怜珠和我有仇,她在背后操纵你,否则你跟着我做什么?”

    瞧笑天脸红了:“你才狡猾,你分明瞒了武功!”

    孟聪明仍然冷笑:“是的,在孤鸣鹤面前我虽然使了全力,却没有用我现在的武功。至于玉怜珠,我使出蛤蟆功也赢不了她,不如借机观察观察某些人。”

    瞧笑天冷笑道:“我一个江湖上的盗贼,自然谁给钱替谁做事。”

    孟聪明也冷笑:“玉怜珠为什么要杀我?”

    瞧笑天脸更红了:“我怎么知道!我接生意不问缘由!”

    孟聪明哼了一声:“好吧,我不阻你的生意。我就问你,玉怜珠和我坐一辆马车,将毒针扎到我腰上,你为什么要来救我?”

    瞧笑天也哼了一声:“我答应帮她做事,可没答应帮她杀人,这是有约定的!”

    “况且,”他停了一下才道,“我根本不知道玉怜珠和你有什么仇,我接生意向来讲原则!”

    孟聪明嗯了一声,表情很不以为然。

    瞧笑天大声道:“你爱信不信!玉怜珠到北燕不久,我们都是盗贼,自然有我们的认识方式。她被仇家追杀,不方便出头露面,很多事情就要我帮她去做。”

    孟聪明哼哼了两声:“当然是要付钱的。”

    瞧笑天一向满嘴跑舌头,此刻却大为光火,因为他的盗德不容亵渎。

    “你们有杀手团,有短刀会,凭什么我们不可以有飞盗盟!”

    孟聪明一挥手:“行啦,不要整那些没用的!你这么长时间不说实情,会有害于……”

    他突然想起,瞧笑天根本不知道什么盟约什么刻铁石,什么即将而来的逆天战事,只好脑筋急转弯,“会有害于我的性命!”

    瞧笑天反唇相讥:“我救了你就不说了!那毒针的事情!我正告玉怜珠了,她害你我不管,但若在我眼前害你,必定不行。”

    孟聪明哼道:“那次我约她在城外大槐树见面,竟然约你做我俩的帮手……”

    瞧笑天这次可生气了:“那次我没帮你吗!我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

    孟聪明嘲讽道:“我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人人怕玉怜珠,就你不怕……”

    瞧笑天这下可勃然大怒了:“我也是警告过她不许再做可怕的不正义的事!我和她和我和你没有什么区别!可我一而再再而三帮你救你,你给我半个铜板了没有!救命之恩,还骂我!”

    他又急又气,话都说成了罗圈话。

    孟聪明也怒道:“没给你银子吗!”

    瞧笑天也怒道:“那是买那个消息的钱!”

    孟聪明道:“消息呢?!”

    瞧笑天开始翻白眼了。

    恐怕能从玉怜珠手里拿回那个充满秘密的纸卷的,也只有汪一恺了。

    瞧笑天哪知道纸卷又回到孟聪明手中,顿时被孟聪明给问住了。

    半晌,孟聪明噗地笑了:“好了,我不怪你。”

    瞧笑天气得继续翻白眼:“什么叫不怪我!救命之恩只是不谢就完了?”

    孟聪明一笑:“你在这里生气吧,我走了。”

    他一边走一边道:“这个地方恰恰好,好像离孤鸣鹤的新宅很近嘛。”

    瞧笑天看着他的背影直运气,突然追上去:“你干什么?你现在就要去找他?”

    孟聪明停下脚步,回头一笑:“原来你还是担心我的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