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屋顶塌了没有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聪明被从可怕的梦中惊醒,

    先是吓疯了,

    然后疼疯了

    最后气疯了。

    他真的以为那个不知死的瞧笑天又回来了。

    然而压在他身上的,分明是一个丰满温热柔软的身体。

    哇,他更害怕了,

    腾地坐起来,将那压在他身上的人也推起来,牙齿打战地道:“你你你你你……干什么?!”

    那分明是个女子,也牙齿打战地:“我我我我……孟公子你没事吧?”

    孟聪明恼火了:“什么没事?你以为你很轻吗?简直!瞧笑天的毛病什么时候让你学会了?”

    他一把推开息芳,跳下床。

    这才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又噌地跳回乱七八糟的床上,扯过被子盖在身上。

    息芳大眼睛盯着他,月光下竟然闪着猫样的光:“我刚才是被人推下来的!”

    孟聪明听了大吃一惊,也不顾衣衫不整,突然从床上跃起,窜上屋顶,踩着断瓦残垣,向远处看去。

    四方静寂,整个城都在沉睡当中,似乎除了这个大破屋顶,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他跳回屋里,生气地看着息芳:“你跑到这里干什么?不,你跑到屋顶上干什么?”

    息芳睁大眼睛,嘴唇抖抖的,半晌才道:“我怕你有危险,这是柯灵姑娘托付我的。”

    孟聪明想起梦里那个红衣少女,突然心中万般萧索。

    “推你下来的,是什么人?”

    息芳低下头:“不知道。我一直跟着你,但这院子,说不出的奇怪可怖,所以半夜守在这里,怕你出危险。”

    “怕我出危险就爬屋顶?我差点被你砸死不危险吗?”

    息芳无言以对,委屈的眼泪要掉下来了:“是柯灵姑娘嘱咐的,要我在你有危险的时候必须在你身边。”

    孟聪明一时无语,慢慢才道:“她为什么要让你做这些?”

    息芳摇摇头。

    “那你为什么要为她做这些?”

    息芳看孟聪明态度和缓点了,这才胆子大了点:“柯灵姑娘在北燕的时候,我俩就认识,那个时候她还叫青蒙,我俩都很小,我是偏远小族的一个野丫头,她是孤鸣鹤不停话的小徒弟,年纪差不多,就要好起来。后来她有一天突然失踪了,再以后,就成了柯总管家的大小姐。”

    孟聪明道:“你是为了找她,才会越界去国朝,才学会说的国朝话?”

    息芳点头:“柯总管不太肯让她出门,因为孤鸣鹤一直想找到她。虽然蓟州是柯总管的地界,但还是柯府最安全。偶尔她出来,又都是柯家大公子陪着,我也很少才有机会和她见面。”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她。但知道她安全我也就放心了,但没有办法再像以前一样经常在一起。后来,知道我们息族缺药,柯灵竟然说动了彭军医用很便宜的价格给息族供药。只是北燕防卫森严带多了也送不过去,所以药品还是很缺乏。但是我和柯灵,除了小时候的友情,又多了我对她的感激。”

    孟聪明一时无语:“你的武功,根本保护不了我。柯灵知道你对这里熟悉,才叮嘱了你,主要是怕我因为身份泄露遇到危险。”

    息芳垂下睫毛不说话。

    孟聪明道:“彭军医进不了北燕,瞧笑天给你们的药,是我五叔从藏地贩来的,彭军医也要从他那里进。他经常来北燕,以后我为你们牵线吧。”

    息芳很感激,又不知该怎么表示谢意,轻轻嗯了一声:“孟公子,你现在有危险,打算怎么办?”

    孟聪明无语地笑道:“我来不就是来碰碰危险的吗?你跟着我还不如不跟着我。我已经找到熟悉的朋友,你可以找你妹妹和瞧笑天去了。”

    息芳是个聪明的少女,她已经发现她给孟聪明带来了麻烦。

    “孟公子,我先走了。这里既然被人盯上,还是不要再呆了。”

    孟聪明一笑:“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息芳疑惑道:“这是孤鸣鹤当国师时候的国师府呀?”

    孟聪明笑道:“你知道它现在的主人是谁?”

    息芳刚想张口,却又闭上了嘴。

    她站起来:“我走了。”

    孟聪明笑道:“你不是要保护我吗?受了柯大小姐的托付。”

    息芳认真的说:“这个宅子的主人会保护你。今天是我不对,把坏人引到这里来了。”

    孟聪明点头:“柯灵和你的交往,事实上一直都在被监视之中。希望你不要让柯灵知道。”

    息芳点点头。

    她突然发现,眼前这个娃娃脸的好看的年轻人,比自己想象的强大得太多了。

    孟聪明得换一间屋睡觉了。

    好在这里屋子很多。

    他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诱惑,走进柯灵住过的那间小屋。

    那个小床,真的非常小。

    柯灵从国师府逃走的时候,只有十二岁,还是个又黑又瘦的小女孩。

    孟聪明拿着一盏油灯,喃喃道:“太黑了,什么也看不清楚。”

    说罢,他吹灭了灯,在小床下面的砖地上和衣而卧,竟然又很快睡着了,并且直到天亮才醒。

    似乎,他并不关心那个尾随息芳的人。

    天大亮了,孟聪明发现自己竟然和衣而卧睡在地上,顿时感觉身上有些冷。

    他爬起来,走到门外,日头已高,照到他身上暖洋洋的。

    “起来了?我一早就来了,可没敢打扰你。”

    孟聪明睡眼惺忪道:“等我这段时间,你没有找个人去修屋顶吗?”

    “屋顶?什么屋顶?”

    孟聪明突然觉得不对,他急忙跑到院中院,一下惊住了。

    他住过的屋子好好的,屋顶也好好的,似乎从来没有人在里面住过一样。

    孟聪明倒吸一口冷气。

    难道?他和息芳的对话,也是在梦中?

    一个小伙计端着一个黄铜盆,里面盛着清水。

    天气渐热了,即使北燕也变得空气里都是暖意。

    充足的阳光下,用清水洗把脸很是享受。

    “这后院其实一向白天没有人。”肖纵道:“我不想破坏这里原有的痕迹,因为买它的原因就是有孤鸣鹤的气息在这里。”

    孟聪明刚想说那屋顶已破坏了,话未出口又想到屋顶根本没事。

    便转个口气道:“那我住在这里面……”

    “只要有一个人,就会有一堆人……然后就是破坏。所以我再给你两天时间,吃饭么,我会叫你到前边商铺去。”

    “好吧,”听起来这个条件颇为合理。

    “那在下走了,祝你好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