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暗夜孤影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肖纵道:“孤鸣鹤搬走之时,必然不会谨慎小心地将住宅进行细致清理。事实上他被人算计,一瞬间被抛到权力中心之外,内心沮丧,很快便匆忙间离去。之后因为我在北燕是有点名的有钱人,也所以买这宅子没有人怀疑。当时上下都将这宅子称为国师府,正经是官家府第。然后到我手里,就成了京师第一民宅。”

    他伸手让道:“公子请。”

    孟聪明心说,我今天算是遇到大富豪啦。可这肖纵却是潜伏几十年,历经三代为和义庄做事的。这个汪一恺真是深不可测。

    国师府显然已经成了民宅。临街的部分已经成了铺面,绸缎庄,酒楼,香料铺,药铺。欣欣向荣地开着买卖,顾客络绎不绝。

    肖纵指着后院一间偏僻的小屋:“那就是柯灵的房间。”

    孟聪明心里震了一下,然后掩饰地左右环顾:“为什么前边临街都是商铺,极为热闹,后面竟然这样冷清,显然没有人住已经好久了。”

    肖纵一笑:“嗯,公子说得对,到了夜里,还颇吓人呢。公子就住在这里,或许能查到一些东西。”

    他指了指离柯灵的小房间不远的颇为气派的一座院中独院:“那是孤鸣鹤的住处,但他很少在里面住,他基本都是在前院的书房处理事物,活动轨迹也是前院居多。你就先住在这个独院里吧,相信会有蛛丝蚂迹留下。”

    孟聪明想到夜里这偌大的院子就他一个人,饶是他有武功在身,胆子又大,也不由浑身冷战了一下。突然想起,当年在相府后花园,漆黑的夜色下,那个无脸人抱走那个神秘的包裹的情形。当时他受到惊吓,发烧胡话整整病了一个月才好。

    他站在孤鸣鹤的院子前,看着柯灵住过的那间小房,一种复杂的情感油然而生。

    半夜,知了在屋外柳树上枯燥地叫着。

    前边商铺的伙计也都睡了,院里长年没有人,草长得很高,一副荒芜的景象。

    “这院子我并没有地毯式查验,只大略的检查过,任何东西都没有动。就是要保持原状,因为孤鸣鹤有可能会留下什么,不到关键需要的时候,不能破坏掉。汪庄主和柯总管的关系,”

    肖纵看着孟聪明。孟聪明却注意到他手上巨大的碧玉板指和腰间华贵的玉带:“你大概想象不到,我和汪庄主从来没有见过。不仅如此,我的父亲与汪庄主的父亲,也从来没有见过。”

    孟聪明突然感觉到他们之间关系真是难以描述,柯搏虎与汪一恺也并不常见面。他们之间是一种信任,一种肝胆相照,这样历经了几代人,只是因为他们为的是同一个目标。

    肖纵又道:“但是,有些事瞒不过神探,我不说你也能想到,我这里是汪庄主布在北燕的眼睛,而且他布的不是一处两处。柯总管将北燕的消息眼线全部放给了和义庄,但柯家军也有自己的探马,然后双方的情报再互相映照。但是,汪庄主在北燕布的线,是扎下根的。而柯总管派的是专业的探马。”

    孟聪明点点头:“这真是让初出江湖的在下,感觉到无比的匪夷所思了。因为我想不出其他什么词儿。”

    肖纵笑了一下:“柯家军能历几代掌管蓟州,必有过人之处。汪庄主能在北燕和国朝边境的军事要隘拥有独踞的武装力量,自然也非常人。”

    孟聪明心里叹了一口气:柯伯父确实不是一般人,但他的布控范围,却仍然只在蓟州。之前尚有父亲在京城支持,成王在河东呼应。而现在,父亲莫名去世,朝中已无有力联盟,而河东成王无才少德又胸无大志,似乎柯伯父渐有孤掌难鸣之势,掌控国朝全局,更是难上加难。

    如果和成王的联盟出现问题,北燕再有异动,蓟州必将正面与以韦都为代表的国朝正规军血战,而腹背裸露给北燕的危险。

    肖纵已经离开了,偌大的宅院,除了前面商铺看守铺子并且正陷入熟睡的伙计,确实只有他一个人了。

    他暂时忘记了害怕,脑子竟然转向蓟州面临的形势。

    河东的情况,却没有柯伯父得力的人前去探查,无从了解成王的真正想法。

    这是柯搏虎心中的一个承诺,成王与他是联盟的一方,他必须信任他,不能做出这种刺探情报的事情。

    表面上,成王只是畏惧皇上和韦都。当初父亲和柯搏虎不约而同选中成王,不可能完全没有道理。即便到了今天,柯搏虎对成王有了一些不满,却仍然要扶植他。柯搏虎并非一个没有原则的人。从何情何理来讲,他也不可能去和一个昏愦的人结成盟友。

    远处传来打梆子的声音。

    在静寂的夜里格外清晰,恐怖。

    孟聪明躺在空旷的大床之上,灯一熄,整个院子黑如墨漆,伸手不见五指。

    他大瞪着眼睛盯着房顶。

    却什么也看不见。

    这会儿要是有个人砸漏屋顶掉下来该多好呀。

    他想着,却迷迷糊糊睡着了。

    睡前孟聪明的忧国忧民,到梦里就成了儿女情长。

    一个他心心念念的女孩,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院子里向前飘呀飘。

    他在后边追。

    越墙而走的没脸人,和飘着的女孩交相出现在他眼前。

    他想跑快,腿却总是发软,没脸人渐渐隐去,女孩真真切切就在他眼前,身上的暗红飘带在夜色中飘起,扬起一条暗红的霞光。

    她的黑发在夜空中飞洒,虽然没有灯,他却分明看得到她飘扬的长发。

    他急了,更使劲地迈腿追她,手臂也伸出用力地向前够。

    但似乎一切都是徒劳。

    就在他觉得,再一使劲,他的手就够到她的肩膀的时候,

    她突然猛一回头。

    一个面目狰狞可怕的骷髅!

    孟聪明啊地大叫起来。

    同时却听到屋顶垮塌的巨响。

    那原本应该十分结实的灰砖屋顶,竟然碎成大大小小的砖块砸在他身上,碎砖飞溅得哪都是。

    不仅由此,一个人重重地压在他身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