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收个女下属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聪明舒了口气,心想这珍珠还不赶紧让五叔来挣。便道:“那也不必谢我,这是我五叔研制的秘药,回头我让他过到北燕这边与你们交易就是,肯定童叟无欺。”

    息芳一听十分高兴,笑道:“真是太谢谢孟公子了!这珍珠不成敬意,这在我们息族,叫灵珠。是有灵性的呢!”

    她一躬身:“请公子一定收下!”

    几包药就拿这么珍贵的灵珠,孟聪明总觉得哪里亏待人家了。

    瞧笑天催他道:“息族人淳朴,你不收下,她们会怕你日后不给他们提供药了,赶紧拿着吧。”

    孟聪明哦了一声,便接过这颗晶莹透剔的大珍珠,道:“如此,在下愧领了!”

    瞧笑天道:“这边北燕人很奸诈,欺负息族落后,缺医少药,经常一小包药就要两头鹿或两头狍子来换。息族人也知道北燕人恶意盘剥,但又没有办法。你知道,息族人语言不通,长期生活在深山老林里,活动范围十分有限。也就她俩算是息族的外联大使,走到白浪河已经是最远了,过到国朝境内她们是绝不敢的。所以我对他们来说,就是善良的大大大好人啦。”

    孟聪明怒道:“你是用我的药换来的善良好不好!”

    瞧笑天赶紧捂住耳朵:“你把我耳朵震聋啦!”

    息芳微微笑着道:“孟公子不必生气,瞧大侠告诉我,你是有任务进北燕的,要我帮助你。我们息族人,也有自己的文化和秘密。在北燕也有我们的触角,需要什么,好好谈谈。”

    她笑的样子很迷人。

    孟聪明不知不觉已经不再生瞧笑天的气了。

    他找个机会还偷偷问瞧笑天:“为什么她俩不过到国朝境内呢?”

    瞧笑天噗地笑喷了:“国朝能让露着胳膊腿的女人出现么?她们其实对外面的世界很恐惧的。”

    孟聪明不以为然地道:“我也很心惊啊,消受不了这样的眼福。也就你能消受这样的美女。”

    瞧笑天冲他挤挤眼睛:“眼福消受不了,可以越过这道程序直接……呀。考虑一下息芳,她可是息族的文化大使,懂国朝文字,长得又漂亮,就看你的造化了。”

    说罢一挤眼,孟聪明上手就要打他,瞧笑天朝旁边一跳,傍着息香一起走了。

    走到几步开外竟然还回头挤挤眼。

    孟聪明脸红顿时红了,息芳还没走呢!他只好对留下静静站在一边的息芳招招手:“嗨!你好!”

    息芳竟然脸也微红,孟聪明心里骂自己一句:“怎么感觉自己这么惺惺作态呢?”

    回到客栈,孟聪明一检视,果然还有一包外伤药一包内伤药。心说,这小子手够快的,他竟然半点没察觉!

    看来从屋顶掉下来就是个障眼法,目标就是他的药。

    孟聪明跳上马。将灵珠也收好。不知道为什么,拿到这珠子,他竟然先想起柯灵。这灵珠,带了她的“灵”字。那么美的女孩子,却那么素净,只喜欢那块羊脂玉平安牌,她的生活里,唯一的幸福被却是被他孟聪明破坏掉了。或许,完成柯伯父交付的使命之后,他的全部人生就是让她重新幸福。

    但是,能做到吗?

    孟聪明拿起那颗灵珠,在阳光下看着。

    多美啊,真的就像她一样。

    这珠子圆润晶莹,硕大如人的拇指,在阳光下反射出五彩光芒。

    孟聪明呆了一下,但将这颗珍贵的灵珠收了起来。想必息芳也是专门挑了这颗上等珠子嵌在发箍上,想不到为了几包药,竟然就慷慨相憎了。世间的交换,你觉得不平等,她却觉得很自然,各人心里价值判断不同。

    大概正因如此,他心里如此珍视柯灵,十几年的光阴只为了她;而她呢,却似乎并不领情,还把他当成破坏她幸福的罪人。他们之间,根本就是不对等的。

    白浪河南北近地,不论国朝的沃野还是北燕的国土,都是一马平川,河流缓缓从西向东,宽阔平展,景色迷人。而再往北走,渐渐是山的世界,险峻嶙峋起来。也就到了牧猎民族与农耕民族交汇混杂的地域。

    蓟州历史上就是天下闻名的军事要冲,北仗群山,南临平原,是千年来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中原历朝历代开疆拓土时,都以蓟州作为根据地向北突进开拓疆域;而当中原国朝式微,北方剽悍的少数民族铁蹄南下逐鹿中原之时,蓟州亦是必经之途、必据之城。因此,柯家军占据蓟州数代,在历史上也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迹。

    在白浪河磨叽了整整两天,几个人快马加鞭,不过一日便到了北燕京师之地。当时北燕已与深受中原文化影响,城内建筑、格局都和中原大的城市很像,也有很多人学汉文,习汉礼,达官贵人也开始穿上绫罗绸缎。

    但街上来来往往,仍是很多北燕民族服饰的人,交流也是北燕语言。城内也给猎牧民族保留了骑射娱乐的场所。

    还没到京师,远远看到渐渐清晰的城墙,息香用她的语言嘟噜了一串。息芳道:“息香不想入京师,不喜欢那里的人和风气,不如我们几个进城吧。”

    瞧笑天立刻欢蹦乱跳地下了马:“那在下也不陪你们了,我在这里保护息香姑娘哈。”

    孟聪明看了看息香腰上的短刀,气得小声道:“你俩谁保护谁啊?你到北燕干什么来的?”

    瞧笑天嘟嘟囔囔道:“这人咋就不顾别人感受……”

    孟聪明跳下马,刀交左手。

    在这个地方,他觉得还是有个兵器显得风格比较融入。这里的人,不习武的也挎着刀,此地彼地,自是不同。

    瞧笑天大声道:“我为安排你的事才在白浪河耽搁的!为了把息芳安排给你我费了多少力气!还从屋顶上掉下来!”

    孟聪明道:“得了得了别提你那个掉下来了,不想进城就拉倒。”

    他一拎刀,对息芳:“这是瞧大侠的吩咐,所以,你是要陪我的对吗?”

    息芳脸微微一红:“是的,息芳愿听孟公子差遣。”

    孟聪明心说我还什么时候还混上拥有一个漂亮能干的女下属,我是不也该组个短刀队什么的,和杀手团抗衡一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