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屋顶砸了个大洞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聪明点点头:“她远远地走了,有武林中有势力的人愿意罩着她,算是给了她一条生路。”

    瞧笑天沉默半晌,才道:“也好。如果落到柯总管手里,也没有理由放过她的。如此,是最好的结局了。”

    孟聪明拍拍他,算是安慰:“或许,到了远离国朝的地方,还能有个世外安静的生活。”

    瞧笑天也一拍孟聪明:“有好去处,我们还担心什么?都是江湖人,各有各的人生!”孟聪明知道他必和玉怜珠有特别的关系。如此,瞧笑天能答应他和柯云一起共同制住玉怜珠,也是很可贵了。孟聪明知道瞧笑天不需要别人安慰,便也不再与他继续谈论玉怜珠,回到了他的房间。

    这就对了,杀手团的背后,一定不是江湖中人,围杀玉怜珠,一定与刻铁石有关。

    这是一场政治围杀。韦都的嫌疑肯定是跑不了的。但自己什么时候能到京城,眼下还不能确定。与韦都开战,是必然的,所以北燕就更加重要,必须先掐断北燕与韦都可能存在的勾连。

    韦都虽然是窃国大奸,但尚没有证据表明,他与北燕与勾结。那可就是卖国了。

    孟聪明虽然不懂得排兵打仗,有一件事却十分奇怪。

    按理,成王与蓟州合兵,当然是柯家军西进与成王汇合,然后南下攻打京城,才是上上之策。因为成王,柯搏虎与大夏关系不错,可以借道。或者,两边同时发士兵前京城也不失为好的计策,但这个计划,柯家军容易被北燕从后追杀。

    但无论如何,目前河东军队到蓟州与柯家军会合发起攻击,是下下之策,北燕虎视眈眈,不从中获取利益是不可能的。如果成王与蓟州联军在蓟州与韦都开战,那么北燕就可以有各种选择,甚至将整个战局玩于股掌之上。

    如此,柯搏虎应该是无奈之举,因为成王前怕狼后怕虎,所以柯搏虎不得不将压力放在蓟州他这一边。

    杀手团的事,孟聪明暂时只能放下。当初,他放走阿怡,是因为他断定阿怡只是个单纯的杀手。她是不可能与背后最高的主谋有直接联系的。

    恐怕能调动指挥她的人,都未必知道幕后真正的大佬是谁。

    从杀手团配合陌生的情形来看,他们大多数人极有可能平时互相根本不认识,临时才被调集一处,导致杀伤力大减。

    这也说明,背后主谋是个十分谨慎的人,要将自己置于完全没有危险之地,即使一个杀手被抓,甚至杀手的上线被抓,也影响不到他的安全程度。

    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如果这个幕后终极人物是韦都,他根本没有必要这样做。

    因为他是国朝最霸道的人,甚至不掩饰自己的夺位之心。

    也就是说,有另外一股势力……

    他在想,成王到底是否真的碌碌无为?

    他后边的贵太妃……

    然而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柯搏虎阅历丰富,更阅人无数,他不可能看错成王。

    以自己在河东那有限的日子里,也感觉到成王的日子十分难熬。成王母子的第一敌人,绝对是皇上和韦都,而绝不会是柯搏虎。而且柯搏虎历来给成王的支持,是成王感激涕零的,至少在双方联盟成功之后,或许这个联盟才有可能因为势力的重新布局而瓦解。

    孟聪明叹了一口气:“柯伯父啊,这政治较量聪明实在是不懂,只能先帮您把北燕幕后的事情搞清楚,清除刻铁石的威胁再说。”

    他躺在床上。

    换句话说,是炕上,这北燕的炕也是很有意思。不过已经春天了,炕已经不再烧了,这让他睡着还比较习惯。

    他仰面躺着,眼睛瞪着房顶。

    房子倒是和国朝的差不多,木头的房梁,草和泥糊在一起的屋顶。有些地方竟然漏着光,星光便照射进来。

    据说是因为雨水并不多,所以屋顶漏漏问题不大。有雨的时候苫上油布就行了。

    他脑袋里要想的东西太多,在北燕的计划似乎并没有成形,也不清晰,但想着想着他还是有点困了,白天发生的事情太多,而过了条河,换了个国,这人是比较容易累的。

    他正进入迷迷糊糊的状态,突然。

    不是突然,简直是发生了可怕的塌天大祸。

    整个屋顶竟然瞬间全都掉了下来,草和泥巴顿时碎成一块块的,四溅喷射。

    孟聪明猝不及防,登时被吓得清醒得不能再清醒。

    更可怕的是,他身上不仅压了个屋顶,还压了个活生生的大活人!

    孟聪明要坐起来,那人跟大蜥蜴似的,紧紧抓着孟聪明,两条腿还紧紧盘着孟聪明的腿,大叫:“救命呀!吓死人啦!”

    孟聪明气得非同小可,使劲一推那人,便坐了起来,那人还是紧紧抱着孟聪明:“救命啊!杀人啦!”

    孟聪明用肘横磕在那人胸前,恼火道:“瞧笑天,不好好睡觉你闹什么妖!”

    孟聪明力气本来就大,加了内力在肘上,瞧笑天崩起来就被磕出去,从屋顶那个一个人大的大洞飞了出去。

    孟聪明翻个身:“神经!连老子都敢撩!”

    他刚闭上眼,只听“啊!!!!!!”

    一个大活人又从破洞处掉了下来,正正砸在他身上,随即像晰蜴一样紧紧盘着他。

    孟聪明真生气了:“瞧笑天!你……”

    他话没说完,只听“砰”的又一声巨响,又一个大活人掉了下来,砸在瞧笑天身上。

    噗,孟聪明被俩大活人又砸又压,要不是他内力强,顶着一股真气,还不给压出粑粑来。

    孟聪明这下彻底安静了,索性不出声,静静地躺着。

    只听上边一个银铃般的女声怒气冲天地:“咪你吗呀作洞怪牛砸!”

    瞧笑天忙道:“咪一基,咪一基!”

    孟聪明气得,突然真气一顶,一下坐了起来。

    上边那俩人呜的一声,朝一边掀了下去。

    瞧笑天一个海底捞月站了起来,又将那砸到他身上的女子一手抄起,也轻轻放到地上,还温柔体贴地扶她站稳。

    孟聪明这个气,浑身上下被砸得着实痛得要命:“你们俩干什么?约会约到房顶上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