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家族疑云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但实在找到得太快了,他根本没有心理准备,事情各种急转直下,变得太戏剧性,让他猝不及防,到现在都没想到该如何对待她。

    眨眼之间,酒足饭饱,五叔站起来:“聪明,你光顾问我,说说你,来蓟州多久了?是来看柯总管的吧。我这次出去一年多,还没回过家,你跟我一起回去,见见你五婶和弟弟妹妹。”孟聪明忙道:“侄儿这次来北燕,也是有生意要做,脱不得身。好在三两月就回蓟州了,到时定去看五婶和弟弟妹妹们。”

    孟聪明摸摸身上。他到北燕是有要命的事情要办,自然没有带什么值钱的玩意。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想起还送给过小乖儿—其实是玉怜珠,一个黄金钱。啊,孟聪明这个吝啬鬼顿时心痛起来,还在江湖第一女飞盗那里浪费一个!哎,谁让玉怜珠装小姑娘装得太像!

    若干年后,孟聪明的独生子孟雨,也接钵了他的神探事业,也是步入江湖闯荡。同时也是,和他老爹一样的俭省。二十年后的孟雨,长相、性格都很像母亲,很沉稳很优秀,但是惟独这节约加俭省,实在是像透了孟聪明。

    不过对最亲的五叔,孟聪明才不小气。他一边心痛着给玉怜珠的那个金钱,一边将腰间坠毛笔的那一串精铸黄金钱全部撸下来。那是他破了个家传宝匣失窃案后,不肯收钱,失主硬塞到他手里非要他收下的。他看这钱精致可爱,毛笔太轻,就串起来坠毛笔用。此刻全部放到五叔手里:“五叔,没有准备什么礼物,这些替我给弟弟妹妹,代问五婶好。”说到五婶,想起当年五婶骂街诉苦的泼辣样子,不由心里想笑。

    五叔接过沉甸甸的金钱,惊了一下,觉得太贵重急忙推辞。但孟聪明坚持要给,五叔不好意思地收下了,挠了挠头想了想:“我出来做生意,也没啥值钱的东西给你。你也是习武之人,现在也算是出师行走江湖了,需要什么药材不?我这里多珍贵的都有。”

    孟聪明笑笑说不用,他只想让五叔快点回去,不然羊肉搁久了不新鲜那就是他的罪过了。

    五叔想想:“对了!”他打开包袱,在里边寻摸一番,拿出几个小包,递给孟聪明。

    “这种叫弥创散,多大的伤口,只要不伤筋动骨或伤及脏器,用在患处马上止血,三日内伤口必合拢,十日内必能伤口脱痂,行动如常。”

    又指着另一个小包:“这里有两丸复息散,能弥合内伤,疏通内息。”

    孟聪明眼睛亮了:“五叔,您真有好东西!”随即接过,小心地收好:“多谢五叔!”

    孟聪明出了酒馆,帮五叔解下栓在树下的马缰绳,牵着马和五叔一起向山下走去,到了岔路口,就该分手了,叔侄两人心里都有些不舍。孟聪明从小就是孤儿,对嫡亲的长辈格外依恋。他不舍地将缰绳递给五叔,五叔接过,牵着朝白浪河边走了几步,马蹄得得,孟聪明冲着五叔的背影招手。

    五叔似乎感觉到了孟聪明的动作,突然回头:“聪明,五叔还有话说!”

    孟聪明急忙跑过去,五叔也牵着马转回来,两人一靠近,五叔低声说:“这次我到西边贩药材,回来不是在河东住了几天么,盘桓几日,会会朋友,也做些生意,又联络些生意,耽搁了一阵。总感觉成王周边的人并不是那么真心和柯大人贴心。听风声有几股势力一直在争夺成王,贵太妃也是左右周旋。如今国朝里,你父亲不在之后,朝中支持柯大人的势力十分单薄了,如果成王再出变故,柯家军只在东北这一隅,势必孤掌难鸣,这事你对机会跟柯总管讲吧。我把药材送到柯家军时,也会对彭神医说,他在柯大人面前还说得上话。”

    五叔又道:“还有,你父亲去世,我总觉得有蹊跷,他正值盛年,一直没病没患的,怎么会突然就……可惜我当年不和他在一起,不得知详细情形。”

    孟聪明心中一震,自己一直无暇分身去京城。这次和姐姐见面,姐姐似乎总是极力回避父亲的死因,他更坚定了父亲去世一定有真相没有揭开。他知道姐姐是被吓怕了,他是孟家独苗,姐姐最害怕他有半点闪失。为了柯搏虎派给他的任务,姐姐偷偷哭了好几次。但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他心中顿然一抽,有些不能原谅自己。为什么在黄山苦忍了十年,只为有朝一日出来能去寻找她,却独独忘了自己的父亲?

    五叔走南闯北,知道孟聪明一直在黄山学功夫,况且他和柯家军多有来往,猜到孟聪明或许有重要任务在身,便不再打扰他,叔侄俩就此告别。

    孟聪明到了客栈,瞧笑天一下蹦过来,孟聪明吓一跳:“你干什么这么吓人,直眉瞪眼就过来了!”

    瞧笑天将他拉到自己房间,一指。

    孟聪明一看,椅背上挂着一套衣服,还有帽子和靴子。

    孟聪明换上,竟然十分合身,而且十分妥帖。伸伸手脚踢踢腿,哇全都合适得不得了,不影响发挥他的高规格武功,还,特别的帅气。

    他笑着说:“瞧大侠果然厉害,我自己按尺寸买都不见得买到这么合身的衣服!”

    瞧笑天也脱下那烧包的热的让人冒汗的貂儿,皮儿,毛儿,换上舒适的春天应该穿的衣服,这会子得意地道:“干我们这行的,最主要的就是眼力。眼力没有,吃屎都吃不上热乎的。”

    孟聪明哭笑不得:“刚夸你两句就忘形了,说话这么粗。”

    瞧笑天道:“你细,你的计划呢?我不能总给你当服装顾问吧。”

    孟聪明拉他坐下:“玉怜珠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等瞧笑天知道玉怜珠断臂,简直嘴巴都张开合不拢了。

    孟聪明却注意到,瞧笑天的眼中,神情有些复杂。

    或许真是如此,同为江湖人,这男女飞盗之间,也有惺惺相惜的一面。

    “她,真的断了一臂?”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