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白浪河边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柯灵从腰上拔下紫竹箫,试了试音,然后吹出几个音符。

    “对对!”孟聪明差点跳起来,“就是这个!”

    柯灵又调高了音调吹了一遍。孟聪明和柯云互相交换一下眼色,柯云忙道:“灵儿,再试几个调,找到最一致的那个。”

    柯灵又试了几个,柯云和孟聪明齐声道:“是这个!”

    柯灵便连续吹了几遍,觉得他俩已经听得很充分了,这才停下。

    柯云啊了一声:“好奇怪!”

    孟聪明问柯云:“你以前听到过这个调?”

    柯云点点头,孟聪明也奇怪道:“我也听过。”

    柯云问柯灵:“灵儿,你以前听过没有?”

    柯灵果断地摇摇头:“以前没有,那晚是第一次,而且我当时还没有顾得上留意。现在回想,但那声音虽小,穿透力却特别强,应该是内息极强的人所为。而且没有武功底子的人,真的会完全听不到。”

    孟聪明道:“那就是了!”他对柯云道:“而且,咱俩以前听过,而柯姑娘没听过。必定是咱俩在一起的时候,只能是京城,或者是蓟州。”

    柯云点头:“那说明,这人你和我可能认识?”

    回想那晚的情景,柯云不由随口冒出几句:“城东古树,月上林梢,原是故人来。”

    孟聪明气的,打了他一下:“你还跩文!自从喜欢上和颜叔聊天之后就酸成这样,还不快想是谁!”

    柯云哦了一声,赶紧收回思绪,开始冥思苦想。想了半天,苦着脸道:“想不出来。咱俩都认识的,蓟州有我爹,我娘,汪一恺大哥……京城,皇上?”

    孟聪明捂着耳朵:“受不了你了!不要干扰我了,我自己想去。”说罢,跳出屋,朝自己房间跑去。

    看着他跑远,柯灵才收回目光,修手的手托着秀丽的下巴,慢慢道:“他也是很奇怪,琢磨秘笈了,回忆想不起来的人了,找不着玉怜珠踪迹了,就撇下我们往自己屋里跑,看起来怪孤独的。”

    柯云看着柯灵,微微笑了一下:“你对他越来越关注就好,他琢磨你的时候,才是最孤独的。”

    柯灵脸一红,低下头。

    玉怜珠的事情,柯云和孟聪明狠狠瞒住了柯灵和可儿。可儿完全不知真相,全心打理出云楼。连颜叔都放下读书人的身段,给可儿当了帐房先生,省下雇一个人的用度。颜叔也经常帮可儿出主意,哪种菜又便宜又好又受顾客喜欢,还找了很多古菜谱研究。

    可儿从小跟着颜叔读书,又很好学,创新了很多菜式。而出云楼突然换了东家,又是这么一个机灵可人的漂亮老板娘(虽然没有老板),来吃饭的顾客简直摩肩接踵。可儿竟然大手笔将邻家糕点铺也盘下来,改成饭铺给普通下力人提供实惠的饭菜,这是她从前卖饼时积下的情结。又留了个窗口出售蓟州和沙平镇特色糕点,生意简直不要太好。

    柯云一开始就给可儿和颜叔都留了股,又在每月收入中照常开支给他们,可儿便更有劲头了。柯云倒是完全不介入可儿的经营,只是偶尔经过会带朋友来照顾生意。

    孟聪明虽然认为柯云这件事做得很生硬,而且颇有心计并不像柯云的为人,却之后并没有再去沙平镇,也没有去见过可儿。

    他虽然是个很容易对女孩子动心的人,却始终坚持自己的初心。

    孟聪明跳上马。

    柯灵也跳上她那匹小红马。

    这是第一次,他们两个单独在一起,她陪着他一直走到白浪河边。

    孟聪明并无任何把握,他很清楚要去做什么。他在北燕想得到的,和孤鸣鹤想在蓟州得到的东西一样。而且他还多一个任务,孤鸣鹤的秘笈已经在他手上,而孤鸣鹤潜心十年没有解决的武学难题,他也要在北燕这个特殊的地方,寻找那看似缈茫的机会去解决。

    白浪河水滔天,像是要把人和船都卷进去。

    对岸,是他从未踏足过的土地。他连北燕话都不会说,那里的一切,却很像随时能够将他吃掉。

    他和柯灵有正式的婚约,事实上就是未婚夫妻,不论他们各自心里如何认为。在那个时代,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可再分割了。

    孟聪明停住马,他对柯灵道:“你回去吧,你的好意我会记得。”

    柯灵一身绣红色衫裙,衬着她象牙般的肌肤,更有一种沉静而动人的美。

    那羊脂玉平安牌在她胸前,发出润泽的光芒,连那细细的金珠链也反射着阳光照到白浪河水中,又折射到金链上产生的耀眼金光。

    佳人如斯,却注定心中没有他,或这是冥冥中早就注定的吧。

    柯灵仍然不怎么和孟聪明讲话,但她特意穿了红色衣服,却希望能够带给他好运。她没有告诉他这个想法,但孟聪明又如何猜不到呢?

    他心里难过的只是,若这一次回不来,或许那个只有他知道的他和她的秘密,注定永远只有让他带到另一个世界去了。他几次差点说出口,但几次又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他不是个不求生,先求死的人。但如此凶险的北燕之行,他不能想到如果回不来,她就永远不会知道身世。

    她那么爱柯云,爱到骨子里那种。以孟聪明随和的外表下,那固执与高傲,他其实希望,有一天柯灵是能和柯云修成正果,他就可以高傲地洒脱离去,让心痛默默由自己咽下。

    可现在,她成了他的未婚妻,他却觉得自己的形象处处鄙琐,他才不要这种施舍的感情!

    那么,还是让自己的形象不好一点吧。

    柯灵挂着的那个羊脂玉平安牌,他不敢去看。事实上,柯灵什么首饰都可以不戴,这个牌子,她从未取下来过。

    柯灵从腰间抽出那支紫竹箫。

    “吹一曲给公子听吧。”她的声音温柔又甜美,和平时在他面前的她很不一样。

    说罢,她并不要孟聪明回答,轻柔的弦律已经响起。那箫声婉转却带着几分伤悲,曲声中似乎有另一个声音在呜咽,简直能攫住人的心,又将心脏捏紧捏到痛。然而片刻,箫声一转,又变得悠扬美好,箫声袅袅,伴着白浪河的波涛声,飞向空旷的天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