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奸细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个肖必成,柯云倒是了解一些。他本是个庄稼人,家里只有个老母。但奈何肖必成并不擅长侍弄庄稼,仅有的一点地出产贫瘠,穷得家徒四壁,便给在北燕和国朝之间来往的货商扛些货物,勉强混个饭吃。

    却不想有一日在北燕,被孤鸣鹤看到,发现他不仅力气大,人还很灵活,便叫住他,试了试便给了他一点银子,让他回家拿给老母亲度日,再来北燕找他,正式收他为徒。

    肖必成从此对孤鸣鹤死心踏地。他当然知道孤鸣鹤曾是北燕国师,入侵过国朝,伤害蓟州百姓也是各种有份的。但他穷困潦倒之时被孤鸣鹤所助,复杂心情下还是感恩戴德占了很明确。

    从此,他明白再不会被国朝所容,甚至邻居们也对他颇看不起,便打算将老母亲接到北燕。

    谁知老母亲非常生气,将他骂走,饿死也不肯花他的银子。后来还是柯搏虎知道,敬重他老母亲的节操,派人送去银两,托付邻居照顾。

    肖必成在孤鸣鹤那里,武功颇有进境,也迷上了武学,对孤鸣鹤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听说老母亲已经有人照顾,便安心在北燕学武。却不想前两天听说母亲病了,却因痛恨他认贼作父,也不让别人告知他,不收心急如焚,向孤鸣鹤告了假,便越境回到国朝。

    临回国朝之前,孤鸣鹤找他密谈,让他多住些日子,刺探柯搏虎和柯家军的动向。

    肖必成心里并不想背叛国朝,却突然发现似乎进入了一个陷阱,归途中一直左右为难。没想到刚进国朝境内,便被柯云抓住了。

    柯云淡淡道:“功夫不错,刺探军情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孤鸣鹤要派也该派个我们不熟悉的人,这里谁不知道有个抛下老母亲投靠北燕的人叫肖必成?”

    肖必成脸白了,却嘴硬道:“我没有抛下母亲,是她老人家不肯和我去北燕。”

    柯云道:“你也要想想你母亲为什么不肯去!”

    肖必成陡然泄气了:“我并不想参与师父那些事情,但他教我武功,给我出路,我又如何能拒绝?我从心里不愿意拒绝。”

    柯云道:“你母亲病情已经缓和许多。孤鸣鹤不是一个能看清形势的人,你好自为之吧。”

    他对其他士兵道:“走吧!”

    那小头目道:“那,他……”

    柯云仍然淡淡道:“放了他。”

    和义庄。

    看到孟聪明回来,汪一恺哈哈大笑:“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事儿没问完怎么就跑了呢?”

    他没有将孟聪明让到厅内,却道:“有话随后再说,即使来访我和义庄,武林规矩,我们先来切磋一场。”

    孟聪明咋了一下舌:“这个,不大好吧,聪明怎敢问大哥项背。”

    汪一恺噗地笑了:“武林粗人,跩得什么文。黄山苦松嫡传弟子,并没有辱没了我,来。”

    孟聪明一耸肩:“那在下就斗胆撼一下大树。”

    汪一恺似笑非笑地看着孟聪明:“别忘了柯总管的初衷,把我当大树?那柯总管可太失望了。”

    孟聪明赧然一笑:“您对我的期望值看来也不低呀!”

    汪一恺也不由爽声大笑:“好小子!会说话。”

    说罢,二人下场。

    汪一恺提起刀:“你不用兵器?你是袖子打人的?对,这很有黄山派风骨。”

    孟聪明心说,您怎么和柯伯父一个调调。

    他将腰带扎紧,双手抱拳:“聪明哪敢托大,不过在黄山练的,确实只是这一双肉掌。”

    汪一恺噗地笑出来,差点泄了真气:“还肉掌,好吧,”他解下刀鞘,连刀一起扔给旁边的庄丁,“认真切上一场,中午炖个熊掌给你补补!”

    这一场比试,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两个江湖之人的相识,相交,了解,信任,往往都是通过这样的切招换式,而不是其他。

    汪一恺收了式,纹丝不动,气都没有喘,孟聪明却大喘着,好好地换了换肺里的空气。

    他连连拱手道:“汪大哥,您……您……您您您”说话间还在不停地喘,“您用了几成功力?”

    汪一恺走到一边,坐在一把高背椅上,拿起旁边高脚桌上他专用的紫砂小茶壶,从容地喝了一口,然后伸手请孟聪明也坐下。

    “先喝杯茶,和义庄自产的茶,和蓟州茶不一个味儿。”

    孟聪明连连摇手,喘着道:“先……先……缓缓,我怕炸了肺。”

    汪一恺噗地一口茶笑的喷出来,半晌方止住,这才含笑道:“你呀,就是调皮。告诉你,你现在武功什么状态并不重要,和我切磋呢,是让你多见一个强手,经验丰富见得多了,积累下来日后自然会知道好处。”

    他说罢,将茶壶放在桌上,问道:“说吧,又跑回来做什么?”

    孟聪明终于喘定:“玉怜珠没有跟您说围杀她的可能是什么人,有什么特征,她知道些什么?”

    汪一恺摸了摸自己的头:“我们和义庄大义凛然,收留江湖被追杀的朋友,是不会问来问去的。”

    嗨!

    孟聪明简直无语了:“哦,那您,您自个能有些什么告诉我呢?”

    汪一恺坐在椅子上,仰头看天。

    天上正飞过一只蓟州特产的凶鸟,苍鹰。曾经柯搏虎一箭射下来过,并且整个穿透了苍鹰身体。汪一恺只是看着那苍鹰飞走,飞远,然后才道:“其实玉怜珠当时的状态很是可怜,她很苍老,佝着背,瘦得皮包骨头。我让人给她包扎止血,她和那些人之间打得非常狠,她也打伤了好几个杀手。她确实有点要崩溃……”

    孟聪明想起之前在远处仅用内息重伤玉怜珠的黑影。这次遇到围杀的时候,她的伤应该还没有痊愈,而且那黑影给她的伤害是致命的,甚至让她身材变形,提前衰老,永远都不可能再易容了。

    汪一恺似乎沉浸在某种不可知的情绪之中,他用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似乎边回忆边徐徐说道:“我只问她想让我帮她什么,她却惊恐地说了很多,她说到围杀她的,以我的理解,有些各有师承,但她只能看出其中一两个,武功是源于当今相当德高望众的武学大师;有些却明显是自小就练的纯邪功。但所有杀手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他们全部练成了一种奇怪的内息,非常强,却非常邪门,非常偏门的内息。好在玉怜珠本身内息就强,在江湖上跌不出前十名,所以还是顶住了这些人的围杀。并且她说她之所以能逃出来,是因为那些杀手的内息,明显是速成的,而且发挥非常不稳定,遇到她这样的内息高手,互相斗杀之间,杀手的内息就有了损耗,而且杀手们无法同时共同发出内息组成气网,玉怜珠才得以逃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