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玉怜珠的逃亡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看汪一恺走了,孟聪明顿时不自在起来。柯灵才道:“瞧笑天和玉怜珠有些瓜葛,虽然现在玉怜珠对公子没有威胁,但瞧笑天是江湖小偷,他的雇主绝非公子一人。况且,好像公子根本没给他钱。“

    孟聪明大声道:“我怎么没给过他钱?“

    柯灵睁大了水灵灵的黑眼睛:“是没给够他钱。“

    孟聪明顿时无语了。

    这个,的确是他的软肋

    柯灵提醒的倒是及时。瞧笑天毕竟是个江湖一号小偷,他如果不始终忠于雇主,忠于钱,那就会严重影响信誉,可小偷的信誉却是小偷立于江湖不败的根基。

    柯灵突然道:“你却不知,为什么汪庄主这么恨瞧笑天吧。因为瞧笑天偷走了汪庄主的枕头。让他好没面子。”

    孟聪明愣了一下,才扑哧一声乐了:“这就和柯伯父不一样了,看柯搏父将瞧笑天使唤得多好。”

    柯灵也不用从前的恶劣态度对孟聪明,她娓娓道:“那是爹爹捉住了瞧笑天,他根本没走出总管府的二门!可汪庄主虽然武功盖世,就是人太粗枝大条了,竟然被瞧笑天偷走了枕头不知觉,而且躲起来四处找不到。到现在枕头也没寻回来,可不是得恨得牙痒痒。”

    说罢忍不住笑了,却又马上忍住不再笑,继续说道:“瞧笑天也没有那么简单,他始终维护的,是能让他在江湖长期立足的根基,所以公子和他相处,心眼也要明一些。”

    说罢,她突然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和孟聪明有点太近了。便不由耸耸肩:“好吧,就这么多而已。”

    孟聪明沉默半晌,他心里在想瞧笑天和玉怜珠定有瓜葛。

    但那次郊外,三人制住玉怜珠,孟聪明当时是答应过不为难玉怜珠的。瞧笑天虽然是江湖人士,却更明白眼前的局势,玉怜珠是很重要的一环,因此才答应共同出手。

    如今玉怜珠先受内伤,再断一臂,不知道瞧笑天和她如何解决他们之间那种别人不能理解也不知道的关系。

    孟聪明陷入沉思,半晌才突然醒悟到柯灵在旁边。

    他想事情的时候,就会全神贯注,竟然心里的姑娘就在旁边,他都差点忘记了。

    他对柯灵道:“谢谢柯姑娘的提醒。其实,柯云今日带我来,不只是让我串起在北燕的各种线索,他是想告诉你,我有了人帮,你就不一定陪我去北燕。”

    柯灵的脸又抹达下来了:“我去也不是为了你。”

    孟聪明苦笑一下:“不管为了谁,别去就是了。”

    柯灵却转过身,不再理他。她眼泪含在了眼里。

    汪一恺从内室出来,将一个折得很好的纸条交给孟聪明:“你一看就不会迷失方向了。”

    孟聪明打开一看,啊了一声。

    汪一恺微微笑道:“怎么,看着眼熟是不是?”

    孟聪明道:“这不是玉怜珠从我手里抢走的那张地图?”

    他还有一句话没说:瞧笑天高价卖给我的那张!

    汪一恺点头:“那日她被人在沙平镇围杀,后来带伤突出围杀,亡命天涯。啊,天涯就是和义庄。她是有意逃到我这里,因为那些人不敢进庄,她将图给了我做投名状。我问她为何四处躲藏,她告诉我她当年偷了当朝一个大员的孩子给扔了,只是为了泄愤,后来一直就被追杀。我也没管她说的是真是假,话说她早年很喜欢偷人家孩子,然后送给没有孩子的人家,虽然没有把这些娃娃吃了或杀了,但让人家骨肉分离,你说她这样是不是很缺德。若是当年遇到她,我可能会宰了她。但她来到和义庄的时候,手臂断了,而且以她在江湖中的名头,虽然从杀手团围攻当中杀出一条血路硬闯出来,竟然也是满脸恐惧,样子十分可怜。更重要的是,她是一个江湖之人。玉怜珠若不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也不可能来找我,这是她最后的求生所在。我们同在江湖,我汪一恺必须罩着她。所以我给她治伤,将她送走了,而且在江湖上放了暗谕,不许任何人为难她,否则就是我和义庄的头号敌人。”

    孟聪明有些吃惊,想不到江湖,竟然果然是他尚不了解的汪湖。得到一个神探的名号对他容易,真正走入江湖,浸透在其中,恐怕他还差得远。

    “那您送她去哪里了?”

    汪一恺耸肩一笑:“孟公子,你真的不是柯搏虎,也不是柯云,他们从来不会问的。”

    他指指孟聪明拿的那张纸卷:“收好它,仅此而已。”

    孟聪明浑身一凛,汪一恺肯定不知道玉怜珠和盟约的刻铁石。这是绝密,柯搏虎更不会告诉他。所以汪一恺救了玉怜珠,确实只因他们同是江湖人。

    孟聪明点点头:“庄主大义,聪明也是江湖之人,希望今后向庄主学到更多。”

    汪一恺一笑:“我已经答应与柯总管合兵联盟了。和义庄要吃穿过日子,要传承蓟北汪氏一把刀,却也要举大义。战事若起,和义庄上下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包括真真,都可以流尽最后一滴血。”

    他拍拍孟聪明的肩膀:“这就是江湖人,这就是武林中人。”

    孟聪明愣住了。

    这时柯云带着真真进来,真真还在磨柯云:“云叔叔,再教我两招嘛,人家还没有学过瘾。”

    柯云笑着说:“学剑要循序渐近,你要先把今天学的好好消化,下次叔叔来的时候再教你!”

    真真嘟起嘴:“下次是什么时候嘛,每次都说话不算数。”

    汪一恺道:“真真,别任性,云叔叔还有其他事情。赶紧和云叔叔、灵姑姑还有聪明叔叔告个别。”

    真真向柯云告了别,又舍不得地抱着柯灵亲热一会儿,然后给了孟聪明一个大白眼,还道:“什么孟公子,苏小姐,最最不喜欢!”

    汪一恺真生气了:“真真!你太不像话了,是不是要爹揍你才开心?”真真翻个白眼儿,根本不怕汪一恺:“揍揍揍,揍呗,谁怕你。”一边说却一边拎着那把柯云送她的剑,溜掉了。

    汪一恺不过意地说:“哎,真是把她宠坏了。小孩子,想事极端,说话没脑子,你们不要在意。”

    柯云笑道:“本来就没什么,真真一直就是个心直口快的孩子。只是她还不懂,这世界也不是一是一二是二,黑是黑白就是白的。”

    汪一恺沉吟了:“你说的对,真真就是个黑白分明的性格,和她娘一样,直白的完全不会拐弯。我也没儿子,她这样子将来也不知会碰多少钉子,让人操心。”

    柯云笑道:“真真多聪明,您哪里用担心?她这性格,倒是十分招人喜欢。”

    汪一恺哼了一声:“可惜我就这一个女儿,长成什么样都只能随她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