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少女杀手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阿怡突然又哭了,哭得很伤心:“好,聪明哥哥,我不动,你抓我去哪里我就跟你去哪里。”

    孟聪明暴怒地喊叫:“不许叫哥哥,不许!”

    阿怡却伸手拉住孟聪明的手。那是一双温暖而肉乎乎的小手,和她清秀的样子完全不像。孟聪明突然就抖了一下,却没有挣开。

    他长这么大,一直,还真的没有和女孩子拉过手。

    他的意志突然就懈了。

    阿怡拉着他的手,两人一起走到路边,坐在那块巨石上,在那死去的小偷旁边,阿怡向他讲了她的经历,却没有得到孟聪明的原谅。

    阿怡的故事是这样的。孟聪明的姐姐孟离珠嫁给成王后不久,孟噩夫妇相继故去,孟离珠便将孟聪明接到河东成王府。因为孟聪明太小,又失去父母,成王妃很疼爱他,总怕他出意外,便不许他随意离开王府。

    孟聪明是个淘气到顽劣的孩子,在王府里实在呆闷了,上房爬树逗太监各种把戏也烦了,便开始找机会偷跑了去。

    出了王府就撒了欢了,各种招猫逗狗淘气的事情绝没少干,人生真是很精彩。

    成王府隔街有个很小很简陋的福记杂货店,简陋到让人感觉随时有塌的危险,简陋到店门都打满了补丁,生意做成这样也真是奇葩,据说完全是老板好赌的原因。老板娘努力挣几个,全填了老板的无底洞。

    而且老板娘简直是一窝一窝的生,家里生计却越来越窘迫,老板娘只好再兼给人洗衣,补衣,勉强度日。

    杂货店卖杂货,也卖油盐酱醋和小孩子爱吃的糖豆,糕饼,果干什么的便宜零食。孟聪明肚子饿了就会跑到杂货店买吃的。

    对于杂货店来说,孟聪明是十分阔绰的大主顾了。在一窝脏小子当中,杂货店老板有个小闺女只有四五岁,长着一张小巧白净的瓜子脸,大大水灵的杏眼,小小红红的嘴,一笑大眼睛就眯成细细的一条线,像只可爱的小狐狸。

    这么秀气可爱的小女孩,平时也穿得和那杂货店十分相衬的破烂,衣袖都吊着穗子,裤子也是补丁摞补丁,脚上永远是赤着脚穿一双烂布鞋。

    但就只是一张白嫩秀气的小脸,永远洗得干干净净。这张脸是她唯一能做主的,因为井水不要钱。

    孟聪明这个阔人常去照顾生意,就认识了小女孩,去了几次,便心直口快地道:“你怎么长得像个小狐狸?我叫你小狐狸好不好?”小女孩就生气地道:“我叫阿怡!阿—怡!什么小狐狸!”

    孟聪明便将刚买的糕饼塞到她手里。

    小女孩家里太穷,填不完的赌坑,自家卖的零食平日半点也不孩子们染指。阿怡拿着糕饼,口水就要流出来了,但她很秀气地吃,很小心地吃。

    吃一口,就笑眯眯地看着孟聪明,眼睛更眯眯地,更像小狐狸了。

    孟聪明道:“我比你大,怎么能叫你阿姨?你让我叫你小狐狸,以后我天天找你玩,给你吃的!”

    阿怡立刻就投降了。

    以后,孟聪明每次来杂货店,只要看到小狐狸,就会多买一份零食留给她。阿怡每次看到孟聪明,就会甜甜地追着喊聪明哥哥。

    几个月后,孟聪明受不了王府那种压抑的气氛,便跟孟离珠闹着要回江南老家。等过了两年再回到成王府看姐姐,杂货店仍然在,老板娘仍然抱着一个背着一个拉着一个,两眼无神地坐在杂货店里捱日月,小狐狸却不见了。他问老板娘,才知道原来小狐狸后来又添了个小弟弟,家里穷得快光屁股了,正好有个尼姑经过,看到小狐狸穿的衣服已经破得遮不住身体,本来就穷破底了,家里还重男轻女,小狐狸要干很重的活儿,提的水桶快比她自己还重了,便给了小狐狸几个铜板,又忍不住和她聊了几句。

    没想到发现小狐狸不仅长得机灵可爱,嘴巴也特别甜,便说与这孩子有缘,跟杂货店老板商量,要将小狐狸带走。本来赌徒老板恨不得小狐狸走了省下一个人的吃穿,但见尼姑看上了女儿,就故意说平日是如何心疼这女儿,珍贵这女儿。尼姑看小狐狸穿得那么破,瘦得脸上只有两个大眼睛,早知道怎么回事,却不戳破,只问要多少银子?杂货店老板昧着良心要了五十两,尼姑留下一百两,带着小狐狸飘然而去。

    听到小狐狸走了,孟聪明失望之余便想,小狐狸还会回来吗?可他来河东的机会这么少,或许从此就再也见不到了吧。

    但毕竟当时年龄小,孟聪明心也大,很快小狐狸便在他的记忆里随风散去了。

    此刻,孟聪明哪里忍得下火气,他生气到无以复加:“你后来去哪里了?为什么变成这样?那个尼姑去哪里了?最重要的,”一说起这个,孟聪明怒火冲脑,突然就吼了起来:“你为什么要杀人!”

    阿怡顿时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聪明哥哥,你千万不要生气呀!”

    孟聪明打断她:“把哥哥两字去掉,听到没有?我听得肉麻!”

    阿怡委屈地道:“那叫你什么嘛。”

    孟聪明气的:“先交待你杀人的事,再讨论叫我什么!”

    没想到阿怡却哭起来了,哭得停不下来。

    孟聪明简直拿她没办法了。想到她的身世又是可怜她,又是恨她。关键在一个死人旁边哭着忆苦思苦也实在不是事儿。

    他只好道:“好了,知道了,不要哭了。我们先解决事情好不好?”

    阿怡又哭了半天才停住,这次是真想起伤心事了。她好不容易才止住哭,偷偷看着孟聪明的表情:“其实,这些年我一直都关注你的事情,知道你所有的事。我明白你不会来找我,但你是成王妃的弟弟,我总能听到你的消息。”

    孟聪明心里像被触动了,却仍然绷着脸问:“那个尼姑带你去了哪里,你跟谁学的功夫?”

    阿怡突然脸上一片恐怖:“我不能说。师父教我学功夫,给我饭吃供我衣穿。之后便交待任务给我做。”

    孟聪明没好气地道:“你的师父是那尼姑吗?你师父给你的任务就是杀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