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杀人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个有点挑逗他的小姑娘,孟聪明很快就忘记了。

    平日,招惹他的年轻女孩子并不少,他也习以为常。

    柯云想事情很周到,酒楼外面已经有马车在等他们。

    孟聪明自然是不需坐马车的,他将柯灵和颜叔父女送上马车,对二喯道:“你也上去!”

    二喯一翻眼睛:“为什么?”

    孟聪明道:“保护他们!”

    二喯这下没话说了,也上了马车。

    孟聪明不想骑马,他今天真的是心绪烦乱。

    不论如何,他不喜欢柯云对他使心计。而另一方面,这使心计的原因更让他不快。此外,竟然还有一丝丝的对可儿割舍不下。

    孟聪明一个人在街上慢慢走着。

    一起吃饭的朋友们,已经乘着马车离他很远了。

    他的心情更加孤寂,连他要找的玉怜珠也一时被他扔到一边。

    而那个重伤玉怜珠的人,本该是他重视的,该好好探查的,却更是被扔到了一边。

    他走路的样子很懒散,连牵马缰绳的力气似乎都没有了。

    索性将缰绳随手一扔,雪青马倒是很听话地跟在他后面走。

    此时,一个人迎面走过来,他却浑然不觉。那人和孟聪明撞在了一起,路边的人看到不由惊叫起来。

    孟聪明的力气多大,虽然是无防无备,那人仍然被弹了出去,一屁股坐在地上。

    孟聪明在生日宴上着实喝了不少,却没有吃什么菜,醉得也快一塌糊涂了。他蹒跚地走过去,将那人扶起来:“对……对不起……我……”

    他竟然似乎全无力气,那人爬了起来,看他一眼,连句话也没有,推了他一把继续急匆匆朝前走去。

    孟聪明哦了一声,向旁边跌了一下,雪青马温顺可人地小跑两步,用喷着热气的鼻子蹭他的胳膊。

    他搂住马头,马儿的大眼睛眨呀眨的,他心里突然一阵难过。

    这难过还没持续下去。

    却有一个小姑娘清润娇嫩的声音叱道:“偷钱的盗贼,你给我站住!”

    这冷不防的一声,把孟聪明吓了一跳,酒也顿时吓醒,回头望向声音发出的方向。

    这一望不要紧,只见刚才撞了自己的那人撒腿就跑,孟聪明诧异地看着他,一时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

    只见一个娇小的身影突然欺身而上,娇呼一声,伸手抓住那人肩膀,五指一抓,只听哧的一声,那个衣衫被抓出五个破洞。

    孟聪明眼睛都瞪圆了,酒完全被吓醒了,这是什么功夫?!

    那人还觉得自己挺横,回头朝抓他的人挥拳打来。

    孟聪明定睛一看,只见是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她略一闪,就灵活地躲过那人打过来的拳,回手一掌拍在那人胸口。

    那人,

    竟然口吐鲜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女孩竟然毫不害怕,站在那人面前斥道:“偷东西的死贼,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孟聪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虽然酒醉,杀人的事竟然在他这个江湖闻名的神探面前明晃晃地发生。他顾不得其他,急忙跑过去蹲下,看那人半睁着眼眼神焕散,瞳孔放大,口吐鲜血。他急忙伸手试了一下鼻息,竟然半点气息也没有了。

    孟聪明腾地站起来,怒视那女孩。

    赫然发现,这不就是八味居唱曲儿的那个小姑娘吗?

    他又惊又怒:“你疯了吗?他死了!”

    女孩面色平静的很,面目仍然如水般清秀,完全没有半点慌张。她款款地走过来,竟然有种和她年龄不相称的妩媚。然后,她冲孟聪明妩媚地一笑,便蹲下,从那人身上拿出一个钱袋:“他偷了你的钱。”

    随即她又莞尔一笑:“也包括你刚才要给我的赏钱哟。”

    孟聪明简直气坏了,他对这种滥杀根本零容忍,连应该对这女孩本人产生的惊异都忘记了,他一双愤怒的眼睛瞪着女孩,吼道:“他偷钱你就杀人吗?”

    孟聪明的马儿乖巧地跑回来,在他身边得得地小跳着,蹄子在路面上踏出清脆的声响。

    女孩噗地笑了出来。

    孟聪明恼火极了,完全失去理智,一掌灌上十成力就朝女孩打来。

    女孩急忙一闪身,堪堪躲过,叫道:“哎哎你听我说呀,别打别打!”

    孟聪明气涌上头,哪里听得进去,他紧接着又一掌灌风向女孩攻去。女孩再次躲开。孟聪明不罢休,恨得要命,一招紧似一招地连珠炮般攻击,不给女孩喘息之机。

    女孩左躲又闪,又抵挡了几招,显然武功十分不弱。看孟聪明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攻得更猛了。她突然脚尖一踏平地,一拧腰,人纵身飞起到空中。在空中抽剑换势,又冲下来,一剑攻向孟聪明。

    她这几招一气呵成,简直是好看得不得了,迅疾得不得了,长剑拔出,如天女下凡飘然俊逸。孟聪明完全清醒了,虽然恨死这残忍的女孩,却不由叫了声好。同时也一踏地,人也飞起,迎向俯身向他冲下来的女孩。

    半空中,孟聪明左手食指轻一拨剑,右手再次一掌攻向女孩。女孩侧身躲过,身子飞起,在空中翻身,轻飘飘落到路边的一块大石上。

    她索性收了剑,急喊道:“聪明哥哥,我是阿怡呀!”

    孟聪明愣住了,他硬生生收住了攻了的一掌,站在路中间,盯着女孩。

    “阿怡?”他迟疑地看着她。

    那眉眼,确实有熟悉的地方,但他的记忆像是结冰了。

    两行清澈的泪水顺着阿怡的面颊淌下来:“聪明哥哥,我是阿怡……我是河东人,你可记得街上那家福记杂货店?”

    孟聪明呆住:“是的,阿怡。我给你糖吃,你像这样叫我聪明哥哥。可是,你现在能杀人了?!”

    阿怡从大石上跳下,跑到孟聪明面前,泪水又涌出来:“聪明哥哥,你竟然还记得我。”

    孟聪明彻底呆住,这突然的戏剧性变化,让喝多了酒的他一下理解不了。

    半晌,他突然狂怒道:“阿怡?你是阿怡就可以杀人?”

    他迅雷不及掩地劈手一把抓住阿怡:“跟我走!带你去见官!”

    阿怡下意识地向后一挣,孟聪明酒已醒,看她挣扎,突然加上内力,一只手钳住阿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