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告别蓟州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聪明这才道:“哎,想不到柯灵是这样的女子。”

    柯云道:“你以为她是什么样的女子?”

    孟聪明语塞。

    他想说,他以为柯灵是个只会在柯云的保护下,小鸟依人的一个女孩。

    柯云迟疑了一下:“孤鸣鹤并不那么容易被利用,但有时冒险也是为了我们自己更安全。我很难给你提出建议,更重要的还是秘笈。你如果能悟出来,也许孤鸣鹤就不是那么可怕的敌人了。七年前妙常师太闭关,但谁也不知道她在哪里闭关,爹爹正在找。”

    孟聪明点头:“我答应了找到刻铁石。我也答应了柯伯父要练成武功。不管其他,这两件事我必须要做成,其实柯伯父交给我的任务并不多,不是吗?”

    柯云仍然云淡风轻地:“已经很多了!”

    他转过头看着孟聪明:“其实,即便没有北燕的介入,我们也面临非常大的困难。或许要想到战局的不断变化。一段时间之后,你的任务肯定不会仅仅是这两个。”

    孟聪明一愣。

    柯云拔出自己的剑,他的动作干净利落。锋利的剑刃闪着毫光,耀人眼睛。

    柯云凝视着这把冰钢剑。

    “战争一向如此,不断有人倒下,不断有人死去。主帅战死,大将会担起责任。大将阵亡,偏将会指挥战斗。偏将牺牲,还有士兵。很多名将就是这样成就的。如果开始什么样子,结束还是什么样子,那又怎么能是战争。”

    孟聪明有多聪明,他听出了柯云的意思。也许有一天,他所依赖,所仰仗的人都不在了。那时候,他该怎么做呢?

    孟聪明没有回答。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两人沉默了半晌,孟聪明先打破了沉默:“看到宁威的武功,我在想,成王其实没有那么昏愦没用,他应该是做了周密的准备。”

    柯云淡淡一笑:“他何止不昏馈,他一向都有自己的考量。只是,实力需要准备,品行就必须修炼了。”

    孟聪明一惊。柯云又道:“爹爹也是没得选,珠儿姐姐也是没得选。事实是,”

    他顿了一下:“最难过是孟叔叔那么早就去世了。”

    孟聪明顿时心里像被万根针扎过,他练了十几年武功,没有想过主动去帮柯伯父,竟然也没有怀疑过父亲的死因。

    姐姐或许早有怀疑,但为了保护自己,从来没有提过半个字。为了他的安全,姐姐是宁可他不要探查父亲去世真相的,她全身心就是保住他这根孟家独苗,这是他早就知道的。之前姐姐就反对他学武功,但又觉得学武功可以防身。各方为难之下,好不容易才同意他上黄山。

    对宁威有了想有的认识,柯云便和关正枫一起,再次招待安抚了宁威一番。

    到走时,宁威与关正枫有些惺惺相惜了。

    关正枫道:“日后有机会再切磋!”

    宁威笑道:“日后有机会战场上合作杀敌!”

    两人击掌大笑,宁威也一改羞涩与拘谨。

    柯云愣道:“珠儿姐姐这就走了吗?”这次的见面,虽然有不圆满之处,但珠儿姐姐真要走了,柯云还是有些舍不得。

    “宁威是个绝对忠诚于成王的人。只要联盟稳定,就不用担心他。只是,”从柯云有记忆起,珠儿姐姐就一向是只会说人好的女子。但事实上,若与成王不睦,想必成王周围人也不能和她一心的。

    柯云道:“昨日在校场看他,弓马武功真是了得,只是不爱说话,功夫好却有些不自信的样子。”

    成王妃很温柔地笑了,快要走了,她也和柯云一样舍不得,但却不能随意表露出来。她含笑拍拍柯云的肩膀:“你自己才是不爱说话出了名的,但从小就爱笑,很安静很好看的笑。”

    柯云脸有点红,笑着道:“是么,我自己竟不知道。”

    成王妃莞尔一笑:“云儿你一直非常有自信,而宁威出身贫寒,所以才会不自信。不过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对成王至死忠诚,不知道算不算愚忠。我们如今和成王是一体,他忠诚至少对我们是有利的。”

    柯云不放心地道:“珠儿姐姐,云儿知道你在成王府很不容易,还要尽力替联盟斡旋,柯家军永远是姐姐的后盾。”

    孟离珠垂下眼皮,长长的睫毛挂下来,美得像一尊宁静的雕像:“既已是人妻人母,便一切身不由自己。姐姐知道,大事要紧,个人便不想那么多了。”

    再抬起头,她已是眼含泪花:“云儿,你付出才多,姐姐一辈子都欠你。”

    柯云心里难过,却劝慰成王妃:“珠儿姐姐,这是我愿意的选择,姐姐完全不必内疚。”他这样说,表情一如平时的平静,看不出他心里想什么,他不愿意让珠儿姐姐带着歉疚离开。

    一时静默,看孟离珠心神不定的样子,柯云道:“一早聪明就出去,找也找不到。”

    孟离珠无语,半晌才道:“他早上来看过我了,说是不再和柯伯父一起为我送行。他是为你抱不平,恨我这个姐姐了。你能原谅姐姐,他却不能。”

    孟离珠被女官和宫女扶着款款走到华丽的马车前,宁威上前参见,恭敬地弯腰施礼道:“末将参见王妃,成王关心王妃路上安全,特命末将护送王妃回驾河东。”

    孟离珠秀眉微皱,却和缓道:“宁将军,辛苦了。其实王爷无需这么郑重,来的时候本宫自己也是好好的。国朝治安昌明,怎么会有危险。”

    宁威面红耳赤,伶俐的人肯定会说王爷是关心王妃啊,或者王妃此次劳苦功高啊,特意派属下来接等等。宁威竟然半个字也说不出,只是躬身连说属下有罪。

    柯搏虎笑道:“王妃离开成王千岁太久,有怨气啦。赶紧回河东夫妻欢聚吧。”

    说罢给孟离珠行辞别大礼。

    宁威这才喘过一口气,赶紧不吭声站在一边侍立。

    成王妃登上车,车周身厚厚的黑布缠裹。她一上车,车帘立刻挂了下来,将她遮得严严实实。除了柯搏虎和少数蓟州重要近臣,没有人知道,有这样一位风华绝代的美貌王妃,曾经来过蓟州。

    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这个场合,孟聪明却不见了。成王妃伤心难过又抑郁,昨天姐弟之间的短暂温馨,却也改变不了有些事情的实质。一向温雅和顺的她,不能不对宁威发了无名火。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