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秘笈的过往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聪明的耳朵竖了起来。这段历史,不知道她有没有讲给柯云听过。

    “师父,确实,他其实是我真正的师父,他教的我东西最多。之前的四年,他要求非常严格,也非常细致,他常说的话,就是基础要牢而又牢。让我做什么基础都要更厚实一些,不论是武功,还是诗书,我的字也是他专门请了人教的。如果不是打骂教育,可能现在我会写的是一笔狗扒字。”

    听到柯灵这么说,孟聪明不由噗地乐出来。他自己,确实是一笔狗扒字。

    他突然发现,他和这柯灵姑娘,也真是很有共同之处。都不喜欢读书,但却又都是不喜欢先生教的书。但私底下,各种书却没少看,什么都感兴趣,什么都爱瞎琢磨。

    柯灵也笑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告诉公子这些,是希望你能对孤鸣鹤鹤有所了解。他博学众长,但他的造诣,却是一点一点,非常严谨日积月累磨炼出来的。但他却从并不僵化,很会因人施教。但打骂教育,却和一般的先生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就是打得更狠。他虽然要求我很严格,甚至很苛刻,但他拿了这本秘笈给我时,却叮嘱我,看出什么,领会出什么,就写什么。他没有任何限制,随便写就行。但是不论什么感悟,一定要写出来。他每十日过来检查一次。”

    孟聪明嗯了一声,心里道,孤鸣鹤想用的,是柯灵的悟性,自然是要让她随意写,而不是个命题作文。

    柯灵继续道:“于是我就每天都有一定的时间,看这个秘笈,写一些笔记似的东西,然后交给师父。但终究,应该也是没有用的。我想大概是我本身的悟性,也不够吧。”

    孟聪明道:“那个担山……”

    柯灵脸上的表情也好笑起来:“担山这个人确实存在,但他的其他痕迹,全都没有留下。而且,据我想呢,这是不可复制的。不是找到他他教你,你就变成他。你有你的方式,必须完全是你自己的方式。如果那么容易,师父为什么又练不出来?师父让我来做这件事情,是认为我没有框框,能有些感悟。其实我没有这个能耐,就算有呢,我原样教给你,你去用也一定是不行的。”

    孟聪明心中悦服,果然是不一般的女孩,她甚至否定了她师父。

    但孤鸣鹤未必不知道这个道理。有可能,他一辈子都练不出秘笈上的武功,但他不愿意承认,他太想练了而已。

    孟聪明不由沉思中喃喃道:“到底什么样的人能练出来呢?”

    柯灵满脸好笑的表情:“爹爹心中,自然认为是你呀!”

    柯灵道:“我被大哥救下的时候,身上带着这秘笈,自然就被爹爹得到了。但他知道这是玉怜珠临走想拿走,却又塞还给我的。爹爹只是看了一眼,便也还给了我,没有拿走这本秘笈。我当时奇怪,现在想来,爹爹真是有大智慧的。他让我收起来,不要给任何人看,包括大哥。可是,你来了,爹爹便对我说,你能练出来。但爹爹却没有说,让我拿给你,我想爹爹认为这是我的东西必得我自己愿意,他不强迫我。我又想,这秘笈于我心里,可以给人,我并不会小气。但是,肯定也不想给个随便的人,我并不认识你,爹爹也没有说过我要给你。但是后来接触公子多了,才觉得,可能这秘笈命里应该就属于公子的。”

    柯灵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气并不喘,脸上也很平静。

    孟聪明低了头:“可我也没有悟出来。”

    柯灵道:“这么容易,就不是秘笈了。凡事都需要契机吧。只是那个契机,不知道会在哪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

    柯灵又道:“收好它吧,日后,它一定会有作用。”

    孟聪明笑了笑,将秘笈收好。

    他站起来:“谢谢姑娘了,麻烦姑娘这么多。”

    他本来应该说日后还有许多要麻烦姑娘,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向柯灵施了一礼,转身正要走,柯灵突然叫住他。

    “还有一事,差点忘了。但我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真切,所以有点不敢说。就是,我琢磨这秘笈那么长时间,只有一次,还不敢肯定,那上边的一个小人,突然动了起来。”

    孟聪明啊了一声。

    “是怎么动法?”

    柯灵努力回忆着:“这些画里的小人,动作都是连续的,连起来就是完整的功法,似乎那个小人,突然做起他在画上的动作,然后他要往下做,却霎时便突然断掉了。”

    孟聪明心里跳着,孤鸣鹤找柯灵,果然是没错的。但这秘笈……仍然不可能是有了这种进境的人,便能掌握的。

    甚至,这小人动起来,却不知是不是一种假象,其中另有玄机。

    看他陷入冥想,柯灵便静静地,既不走开,也不打扰他。蓦地,孟聪明清醒过来,抱拳微微弯腰:“柯姑娘,谢谢你!”

    柯灵一双水灵的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孟聪明。

    刻铁石的事情暂时沉寂了,孤鸣鹤的事情便又要开始考虑。

    “奇怪。”

    柯云道:“怎么奇怪了?”

    孟聪明回忆着柯灵说过的话:“柯灵说,我要去见孤鸣鹤,他一定会看中我收我做徒弟。”

    柯云淡淡道:“是的。”

    孟聪明盯着柯云:“她告诉你了?”

    柯云拧了拧漆黑的眉毛,仍然淡淡道:“以前她什么都告诉我,现在不了。但,这确实是她能说出的话。”

    孟聪明心里猛跳了一下,她竟然没有和柯云说!

    柯云道:“灵儿不会无缘无故说什么,她是想对你有点帮助。但是去找孤鸣鹤,对和他交过手的你来说,好像让你送死一样。我想她一定只是提了一下想点醒你。”

    孟聪明低下头:“是的,我可能还误会了她。”

    柯云道:“什么叫可能,就是。”

    他想了想又道:“去找孤鸣鹤,太是步险棋了。但他见多识广,妙常是修为更深一些,而孤鸣鹤,从武功角度没有什么可以瞒他。和我们交手的人,如果知道师承,很多事解决起来会很快。”

    孟聪明突然说:“那你怎么没有去?”

    柯云呆了一下,道:“他不一定会收下我。”

    孟聪明哈哈哈哈笑得捂着肚子:“你……你……”

    柯云也忍不住笑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