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小人动了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好在姐姐孟离珠天生就是个爱读书的才女,要不怎么那样喜欢柯云呢。孟聪明想,姐姐见了书肯定是要翻一翻的,反正她也不会对武功感兴趣。

    成王妃已经翻开了秘笈,也轻轻啊了一声:“是武功的书呀,还是北燕的。”

    孟聪明奇道:“姐姐,你认得北燕文字?”

    成王妃笑道:“不认得,但是爹爹在京为官之时,与北燕也会有些公事书信来往,也会有礼节性的赠书,家里有几本。所以我知道这是北燕文字,但却不认得。”

    她这样说着,孟聪明却完全没有听见,因为成王妃翻阅之间,他突然发现,那书上习武的小人儿动了起来,一举一动,都在做着书上的武功动作,只是做的飘飘悠悠,离得很近,却看不清楚。

    并且,那些人物的动作里,和书上原本画的动作,虽然一样,却似乎隐藏着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很神秘,尤其像蒙着一层纱。似乎能捕捉到什么,但想要捕捉的时候,却又消散了。

    孟聪明的心跳起来,眼睛不由得就瞪圆了,他努力想知道那些隐藏的东西是什么,却觉得大脑像被严重阻滞了一样。

    成王妃轻轻翻着书页,突然觉得弟弟怎么一直不说话,她抬头一看,微微吃惊道:“聪明,你在想什么?”

    孟聪明激灵一下,猛醒过来,他再去看那书,那些人物却又不动了。

    他突然想到,这是自己第一次看到书上的人物会动,为什么呢,难道与姐姐有关系?

    他忙道:“我看这些人的动作,就一下看住了。姐姐也看得懂吗,比如看着这些人物,做得出这些动作吗?”

    成王妃不由掩口而笑,她掩口时,顺手将书放在膝上,孟聪明分明看到,那书上的人物,又跳动了一下,动作做了一半,书便已经在成王妃膝上。书一停,动作也就停了。

    成王妃止了笑道:“聪明你太搞怪了,姐姐是女子,哪能做这上面的动作。你们习武之人,不要说和姐姐这样的女子了,和普通人都是不同的。这些动作,怕是要自小练才行。”

    “你看,”她纤长的手指指着一个小人,“腿抬得这么高,普通的人,筋恐怕都要折了。”她说着,不由掩口而笑。

    和弟弟这样的聊天,于她,机会也是太罕有了,成王妃竟然难得的非常开心。

    孟聪明心里一时狂跳着。看来在姐姐眼里,这仍然是一部普通的书,并没有和自己看到同样的东西。

    他顿时倒放心了。

    成王妃道:“倒是,这些小人儿吧,画得倒好。你看这绘画技法,只是线条间便已很流畅老练,而且画出了人物的神韵。至于动作,姐姐平日看的都是山水仕女文人隐士,没看到过这种的。但从绘画和文字刻印来看,已经是精品了,应该不是普通人随便的练武书籍。”

    她将书合上,还给孟聪明:“也是,男孩子,自小不爱读书,却喜欢这些习拳弄棒的。爹爹当年收了不少武功秘笈,其中不少都是珍品。”

    孟聪明拿回书,不知道怎么,突然松了一口气。他可不要姐姐搅到里面。

    成王妃却刚还高高兴兴,似乎情绪又黯然低落了。她叹了一口气,才道:“聪明,虽然说是姐姐对不起你,一定将联姻作为双方合兵的条件,让你生了气,也为难了柯伯父。最主要的,是可怜了云儿。但是,”

    她抚着孟聪明的肩膀:“聪明,我们两个,是父母留下的仅有的血脉,姐姐没有指望你给孟家再续荣耀。但目前这么做,真的是因为,姐姐没有的可以选择啊。”

    孟聪明低下头,他小声而清楚地说:“姐姐,聪明不觉得是在被迫做事情。只是惭愧,我能做的,还太少。我自己,是对生死都无所谓的,但最让聪明抑郁的是,即使能够成功,姐姐你的幸福也找不回来了。”

    成王妃一惊,随即眼泪盈满眼眶:“聪明,姐姐没有那么大的雄心壮志,当初肯嫁到王府,只是想着让父母能有机会翻身,能够不再受韦都的威压,能够在残酷的国朝环境下,透一口气,敞亮地活着。”

    她突然泣不成声了:“早知道爹和娘竟然就去世了,我还不如不嫁给成王,现在害得必须将你也绑在里面。你要是能过个安稳的日子,才是姐姐最期盼的。”

    孟聪明一时心里无比难过,尤其是想起早逝的父母。他抱住成王妃的肩膀:“姐姐,你不要这么说。聪明只想知道,日后,若是成王达到目的,聪明带姐姐走,去一个没有压抑,没有烦恼的地方,姐姐是不是放得下欢儿?”

    成王妃又抽噎着哭了很久,才抓住孟聪明的手:“聪明,如果连欢儿都见不到了,姐姐又怎么可能没有烦恼?”

    孟聪明闭上了眼睛,他更用力地抱住姐姐:“姐姐,真的对不起。聪明是个男子,却让姐姐如此受苦。要是聪明不是弟弟,是哥哥就好了。”

    成王妃本来触动心事,正在难过,这下被他逗笑了,带着泪花打了他一下:“这个是你说了算的?”她随即含泪看着孟聪明:“好弟弟,姐姐从早到晚,担心的就是你。在王爷和柯伯父面前,姐姐也说不上什么话,你一定要自己小心,小心,再小心。你是孟家的独子,你的命不是你自己的。”

    孟聪明知道姐姐是怕自己胆子太大,遇到危险就不顾自己,故此才用孟家的责任来提醒自己。毕竟,至少也得有个儿子再抛掉自己吧。

    他看着姐姐,第一次听话地嗯了一声。

    成王妃即使哭了,还是那么美。她确实是孟聪明见过的最美的女子,而这个女子竟然是自己的姐姐。他就更恨自己没用。这么美这么好这么有才华又这么懂事的姐姐,就这样在成王府葬送了青春,过着难捱的日子,还要在蓟州和河东之间艰难地斡旋,承担男子都承受不了的压力。

    他又用力抱了抱姐姐,虽然他是一个很粗线条的,顽皮的男孩子,但现在却对姐姐产生了一种难以割舍的依恋之情。

    成王妃微笑着看弟弟走出月亮门。她心里仍然难过,仍然担心。但弟弟对她态度好了,她还是很欣慰很开心。

    孟聪明拿着秘笈出来,他一时觉得身上的责任又重了好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