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二十招过后,宁威突然在招式中加了气。柯云眉毛猛地一扬,小声道:“他内息也很厉害!”

    关正枫也小声道:“这一下就被你试出来了。”

    柯云愣怔一下:“成王的侍卫首领,未必应该有这样的武功。”

    关正枫也一怔:“你是说……”

    柯云道:“他不是军人出身,对吗?”

    此时,二喯完全处于了下风,手忙脚乱还大呼小叫。宁威突然上步,一个闪肘,迅雷不及掩耳向二喯撞过去。

    关正枫哇了一声。这一招的速度,如果暗含内息,二喯非得丢命不可。

    他简直要大喊,柯云却一手阻住了他。

    二喯眼看躲不开了,宁威却手臂一错,横着用小臂撞到二喯胸上,右脚上步一勾二喯便摔了仰巴叉,还没起来,宁威已经跟进,左手拿住二喯的咽喉。

    周边的人全都惊叫起来,随即喝彩声四起。

    宁威脸也红了,他摁着二喯的咽喉,正想加力将他彻底制住,周围人一喊,他犹豫了,手上力便松了。二喯却趁他分神,脚一蹬,正好蹬在他胸前,宁威一下脱手,退后好几步,扑通坐在地上。

    二喯的力气多大,好在他并没有害人之心。即便这样,宁威也站立不住。

    柯云啊了一声,关正枫已经跑过去,和宁威的手下一起将他扶起来。

    宁威虽然脾气好,也觉得有点丢面子,毕竟堂堂成王侍卫头领,输给柯云也就算了,还输给个傻子。

    柯云也急忙走到他面前,拱手道:“哎,二喯实在太失礼了。只是,宁将军,你最后都制住二喯了,手上却不加力,战场上可不能这样的。”

    宁威脸红了,他却是愿赌服输。也拱手道:“少将军说得对,受教了。”

    柯云又皱眉对着手舞足蹈的二喯训道:“人家让着你,你倒还得瑟,中午不要吃饭了!”

    二喯本来正兴奋,听柯云一说,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他是就有经验,平时柯云怎么骂他都好,就是一说不许吃饭了,一定是他犯了特别严重的错误,根本不可原谅。

    他垂头丧气地走到一边,心里想着怎么跟柯云修好。说是傻子,关系到切身吃饭利益的时候,二喯不比任何人笨。

    之后柯云和宁威切磋了一场,双方点到为止,倒是惺惺相惜,宁威也很高兴,又被关正枫拉着喝酒去了。

    孟聪明一直坐在校场的点将台一角,居高临下,一切都看得很清楚。

    “确实外家功夫接了内家气息,很有境界了。应该就是中原正源功夫,看起来有高人指点啊。奇怪的是,”

    柯云听到孟聪明的话,也一时警觉起来,“怎么?你看出什么?”

    孟聪明慢慢道:“他的外家功夫非常纯正,但内气虽然很强,却说不出哪里,有点神秘和诡异,这可不太像他的为人。”

    柯云笑道:“他的为人是什么样的呀?”

    孟聪明歪着个头:“不怎么凌厉吧,但内气比他的拳法凌厉太多了。事实上,他是用这种凌厉,掩饰他内力不够浑厚的弱点。”

    都是行家,柯云立刻道:“你不会告诉我,他的内气是速成的吧。”

    孟聪明头又一歪:“我就是告诉你这个呀。”

    柯云皱着眉道:“你在成王府也流连过,有没有注意过这个人?”

    孟聪明叫起来:“什么叫流连呀?逗留好不好?乱用词!”

    他又想了一下:“小时候,对这个人完全没印象,看他年龄吗,也就比我大几岁,那时不过十多岁,不可能出来做事。至于这次下山去河东看姐姐,确实和他碰过面。成王旁边的哮天犬,庙里一进门的金刚。”

    柯云忍不住笑喷了,随即正色道:“不许胡说!都是习武之人。这人虽然长得有点……那啥。但人看上去还厚道。”

    孟聪明道:“哎,我对他不是不敬,我是形容那个状态,这两个描述不是最生动形象嘛。”

    柯云点头:“你武功之外的直觉一向非常准,确实很准确地描述了他的状态。”

    孟聪明思忖着道:“其实,他给我们一个忠心于成王的表象。但是,如果他有其他心思,他必定会真正忠于另一个人。就是他这个人,总归要忠于个什么人的。”

    柯云道:“嗯嗯嗯,但还需要有力的证据支撑,不能冤枉人呀。”

    孟聪明道:“我就是奇怪,以他的身手和武功,成为成王侍卫头领没有理由啊。他的外家功夫是没有问题的,可以通过招募甚至校场比试进到王府。但他的内息就无法让人理解了,他的内息说明他是一个有来历的人。”

    “况且,以他的武功,仅仅做个侍卫头领,也有点大材小用。”孟聪明又补充了一句。

    柯云若有所思道:“你能不能看出他的师承?”

    孟聪明道:“不能。”

    柯云道:“那你师父能不能看出他的师承?”

    孟聪明迟疑了一下:“师父太正了。”

    一向沉得住气的柯云,第一次五官都差点皱在一起:“你不会认为,宁威哪天会突然邪性大发,变成个披头散发的武林怪魔吧?”

    孟聪明噗地笑出声:“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吧?”

    他突然正色道:“那依你觉得,谁能看出他的师承?”

    柯云淡淡道:“孤鸣鹤。”

    孟聪明一凛,不由道声呀!

    柯云吓了一跳:“你这什么反应,出什么事情了吗?”

    孟聪明脸红了,迟疑一下才道:“刻铁石没有找到的事,我忘了告诉柯姑娘,应该再和她探讨一下。还有秘笈,也没有……”

    柯云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孟聪明。

    孟聪明尴尬道:“算了,我找她还是有心理压力。而且,我对这个,未来没有计划,希望你懂得。”

    柯云明沏的眼睛瞪大了:“我真的希望你不用考虑我。现在刻铁石的事情,你和灵儿交流其实也到了尾声。但未来会有很多与孤鸣鹤有关的事情包括秘笈,”柯云说到这里就停住了,“你不和她交流,你去北燕的危险会增大多少你想过没有?”

    孟聪明无语,半晌才道:“好吧,我会的。但我就是要你知道,有那一天,我一定非退婚不可,没人能拦得了我。”

    这回轮到柯云无语。他真的没有接受他最心疼的灵儿,从此就和他没有关系,而是和另一个男子共度一生。虽然那个人,是他最好的兄弟。

    他回答不了,因为他心里其实根本放不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