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玉怜珠有没有拿到刻铁石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但他忽略了一件事。

    柯云的力量和速度。

    孟聪明天生力大,一下就架出去柯云的手臂。之后,他勾脚还没有到位,柯云的另一拳已经到了他面门。

    孟聪明啊了一声,支撑腿一蹬地,身体一转,横着将自己推出去,又在空中翻身,双脚落地,站稳身形。

    柯云却没有再进招,他看着孟聪明,眼睛都放光了:“又出新武功啦?传说中的地趟拳?还有地趟腿?果然厉害。”

    孟聪明简直无语:“呸!什么叫地趟腿?没听说过。”

    柯云认真道:“你这拳本来未必输我,只是你没尽全力。”

    孟聪明又哼了一声:“我心眼好。”

    柯云笑笑:“战场上,不要给对手留余地。哪怕是你昔日的兄弟。”

    孟聪明看着柯云:“不像啊,我不觉得你是那样的人。”

    柯云懂得,江山易改,秉性难移。

    他没有再进一步解释,只对孟聪明道:“好厉害的地趟拳,江龙海名不虚传。”

    孟聪明得意道:“要不要叫我声师父,我教给你?这拳虽然江家世代相传,却没有门派那些俗规俗矩,可以随便教。”

    “咦,”听了孟聪明的话,柯云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

    孟聪明不解道:“怎么?”

    柯云道:“我在想那个黑影。”

    孟聪明紧张起来,他知道,柯云的感觉一向非常灵敏,他一定是想到了什么有用的东西。

    他急道:“快说!”

    柯云道:“你等等,我想一下。”

    半晌,他才徐徐道:“你刚才说,没门没派。我突然想到什么,那个黑影,如果知道他的武功来历,事情就容易多了。”

    孟聪明转了转眼珠:“并没有这么容易,玉怜珠的武功,也不知道师承。她是突然出现在江湖上,成为女飞盗的。”

    柯云一指孟聪明:“所以,黑影可能和玉怜珠的武功,是同源同承。”

    孟聪明大吃一惊:“什么?你……”

    他突然明白了,和瞧笑天一样,柯云对于武功的直觉是非常准的。他们虽然做的是完全不同的行当,但敏感的直觉都不是天生的,而是靠着多年江湖或战场上血杀出来的丰富经验。而瞧笑天本能更多一些,柯云则是个有心的人,平日就对各种武功十分留心。

    倒是他自己,其实于武功并不十分喜欢,也不像柯云那样钻研。

    他的天赋无疑极高,甚至高出柯云,但他缺了那股痴迷,所以对武功师承和渊源,知道的却没有柯云多,也没有他那么敏感。

    热爱是最好的老师。无疑。

    孟聪明喃喃道:“柯云,你这个想法太大胆了。我可以好好去想一下。”

    柯云耸肩:“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然后一拍孟聪明:“我看好你哟!”

    这下轮到孟聪明哭笑不得了。

    原来,柯云也是会幽默的。

    他们又回到秘笈上,两人又一起读起来,还是不得要领。

    柯云将秘笈放下:“孤鸣鹤读到快六十岁也没有读出来,证明我们的读法,大概都有问题。”

    他道:“我不再搅和你了。确实有庸人俗人在你旁边打扰,实在会影响你的进境。”

    他拿起自己的剑:“你去找灵儿吧,会有收获的。”

    孟聪明犹豫了。

    之前的冲突,已经让他害怕见到柯灵。

    他有些求救地看着柯云:“那你和柯姑娘说一声啊?”

    柯云郁闷地笑一下:“你们的事,解铃还需系铃人。别人,帮不了的。”

    柯云走了。

    他一边走一边想:我现在才真的是个孤独的人。

    孟聪明拿着秘笈,一路在花园小径上走来走去,他还是没法想象,怎么去找柯灵。

    他还没有想到办法,却在花园中遇到了柯灵。

    成王妃占据了柯灵的小院,大家立刻住得拥挤了,撞见的机率也大大增加。

    最初的尴尬过去,两人都不再提那天的冲突。孟聪明拿着秘笈问道:“柯姑娘,孤鸣鹤读这本秘笈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

    柯灵道:“哪个像你一样,大摇大摆拿着秘笈走来走支?那还秘吗?”

    孟聪明脸又热起来。

    柯灵道:“我是特意来找孟公子的。”

    孟聪明哦了一声,有点意外:“姑娘有什么事吗?”

    柯灵道:“其实之前,我什么都不知道,才会那样大的脾气,对不起公子了。爹爹已经告诉我缘由。爹爹还说,柯家军的事业,柯灵也是其中一员。我刚才在想,那次玉怜珠进了总管府,孟公子觉得她拿到了刻铁石没有?”

    孟聪明一惊,他和柯云不是刚刚议过这个议题么?

    他想了一下,还是坚持这个看法:“没有。我一见到她,就和她交手,柯云出现,她跑了,所以不可能拿到。”

    柯灵道:“但是如果公子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拿到了呢?”

    孟聪明咦了一声,他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微一思索,仍道:“不可能,如果那个时候已经拿到,她应该赶紧逃走,为什么会端着一盆那么沉的水在走。”

    柯灵道:“其实,玉怜珠是这样的。她做事很有节奏,比如,她怎么来,便会怎么走。她伪装着进来,便也会同样伪装着出去。就像她穿着绿缎鞋。其实,这是一种自负,一种江湖第一女飞盗的自负。虽然受了重伤,她还是要证明,她有实力潜进总管府取走她需要的东西,而且还能装成老太婆悠闲地做这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其实,就因为被人重伤,她更极力要证明自己。”

    孟聪明霎时有些明白。本来如此,同为练武之人,同为江湖之人,孟聪明怎么能不明白。但他还是猛吸了一口气:“你的意思……”

    “她真的已经将刻铁石拿走了吗?”

    柯灵摇头:“她没有拿到。”

    孟聪明耳朵竖起来了:“哦?姑娘为什么这么说?”

    柯灵道:“听公子所说,那天她其实迟迟不愿离开。如果她真拿到了东西,即使遇到公子,也应该摆脱你赶紧离开。但她却和你说了很多话,似乎并不想走。其实是她没有拿到东西,心里不甘。”

    孟聪明突然豁然开朗。

    这确实符合玉怜珠的本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