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剥丝抽蚕(二)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聪明也觉得浑身发冷:“那个黑影的武功,功力深厚不如孤鸣鹤,却毒辣得多。而且似乎是一种很邪的内力,才能那么远震得玉怜珠受了重伤。”

    孟聪明一边说,一边回想刚才瞧笑天说的:杀手团和黑影。

    他突然脑中一亮,虽然没有看到黑影的武功,包括剑术,但那内力真是惊人。而杀手团……

    他赫然……瞧笑天对武功的本能直觉是最准确的,他是不自觉地将杀手团和黑影联系在一起了。

    孟聪明陷入冥想。

    瞧笑天却点头接着他的话道:“但那人的内力却不是循序渐进的,虽然可怕,却要不了玉怜珠的命。如果孤鸣鹤用那种方式发内力,玉怜珠必死无疑。”

    “当然也可能距离远的缘故……”瞧笑天还在继续思忖。

    “那人应是与玉怜珠认识的。玉怜珠怕极了此人,我注意到当时玉怜珠已经要说什么,那声脆响和之后的蜂鸣,其实是一种警告,玉怜珠再也不肯说了,甚至直到重伤快死也半句没有透露。”孟聪明道。

    但他心里思忖着,这人当时没有杀掉玉怜珠,也许有其他的原因。不一定是内力不足以致死。比如,他为什么一定远距离发内力,却不肯露面呢?

    因为,这黑影是见不得人的。

    “可这人是冲着刻铁石,还是与玉怜珠有仇呢?”瞧笑天还在瞎琢磨。

    孟聪明道:“冲着刻铁石,便已经有仇了。看来还得从动机下手。”

    瞧笑天道:“就像玉怜珠为什么会恨你,也应该有动机一样。”

    孟聪明道:“她本来就和我有仇,但她只是警告我,并没有相害之意。我们三个人制住她,令她变成这个样子,又丢了刻铁石,她就更恨我了,而且开始想要杀我。”

    瞧笑天道:“是吗?她在总管府,表现出要杀你了吗?”

    孟聪明猛一抬头,果然,当时事情发展太快,玉怜珠的目的是来拿刻铁石,虽然恶狠狠地说要杀了他,但是不是真要杀他,现在回想,并不能肯定。

    也可能,是事情来得太快。

    本来她想躲过所有人,拿了东西就走。

    不想被孟聪明认出,她急于脱身,所以那个时候,根本来不及表现出是不是真想杀孟聪明。所以一切,还不能太快下结论。

    他没有回答瞧笑天,想了一阵,看着瞧笑天换了个话题:“玉怜珠和颜可儿,到底是什么关系?”

    瞧笑天摸摸头:“莫逆之交呀!”

    孟聪明站起来:“我还是要找到玉怜珠。”

    瞧笑天挠着脑袋:“嗯。”

    瞧笑天明显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他还在思考,但他明显感觉脑子不够用了。

    “可是,她装成老仆妇,你是怎么认出她的?”

    孟聪明想了一下,突然噗地笑出来:“一个弯腰驼背垂垂老矣的白发老太太,端着那么重的一铜盆水,满满一大盆啊!”

    瞧笑天愣了一下,也哈哈大笑起来:“臭小子,有你的。”

    看到孟聪明走过来,柯灵将箫别在腰上。

    “孟公子,你是否还打算去找玉怜珠?”柯灵仍然是那清婉的声音。

    孟聪明此刻正拿着那本秘笈。

    两个人面对面,一下都很尴尬。

    在自尊心上,男人有时候比女人更脆弱,更经不起打击。

    因为,他们本来就是靠这个在世上立足。

    尤其,还是被喜欢的女孩打击。

    孟聪明一时无语,他在被打击与内心的情感失落交织在一起,确实十分纠结。

    柯灵显然失悔上次对孟聪明太凶,才会来找他。

    孟聪明本来也无须照顾她与玉怜珠的感情,她毕竟是个危险的江湖女盗。

    显然,柯灵之前并不知道刻铁石的事情,所以才瞒住所有人,让小乖儿在府里陪了她四年。

    柯搏虎并没有怪柯灵,虽然玉怜珠是个危险的人物。

    但正是因为她在府里,才露出了马脚,让孟聪明和柯云有机会控制住她,至少朝真相又近了一步。

    但这个养女,胆子实在太大了。

    柯搏虎知道柯灵的果敢,胆识和聪慧。但他更清楚,在玉怜珠的事情上,柯灵虽然很性情,但那毕竟是从她两三岁一直陪伴她到快十七岁的,最亲近的人。所以也是可以理解的。柯灵,事实上,一向是个非常懂事的女儿。

    他很严肃却又温和地对柯灵道:“灵儿,之前的事情,爹爹都能理解你,体谅你。但玉怜珠,掌握了国朝与北燕之间最秘密的命脉,她是正是邪,目前并不能看清楚。但无论如何,她一个人的性命,无法与国朝的命运相比。有些时候,我们必要大局为重,没有商量。”

    说罢,他很慈爱地摸了摸柯灵的头:“就像,我很希望你能做我的儿媳,但却不得不让我的独生儿子伤心,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

    柯灵眼里,泪水盈上眼眶。

    她突然跪下去:“爹爹,您就是灵儿的亲爹爹。灵儿什么时候,都会用性命维护爹爹和娘。爹和灵儿说的话,灵儿记在心里了。”

    柯搏虎将她扶起来,很是欣慰地笑了:“果然,你就是个懂事的女儿。不要再恨聪明,他是个多好的青年。你不可以再让他伤心了。他平时,”柯搏虎忍不住笑了,摸了摸后脑勺,“聪明从小就是个无法无天的孩子,嘴巴也利害,云儿哪是他的对手。可是,在你面前,他那么小心翼翼。你怎么对他凶,他都说出不话来,爹爹都要可怜他了。”

    柯灵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她心里,是无法将最美好,最刻骨铭心的感情忘掉的。

    那是她少女时代,唯一深入心髓的记忆。

    但是,她也确实是懂事,识大体的,她已经决定了该怎么做。

    话说本来,孟聪明对目前自己任人宰割的武功很不满意,但秘笈上的北燕文字又不认识,又不好意思问柯灵,只好去找柯云。

    孟聪明却先提起了玉怜珠:“柯云,你不觉得玉怜珠这次有点奇怪吗?”

    柯云道:“哪里奇怪?这个要你大神探告诉我才对。”

    孟聪明道:“她冒着危险回府拿刻铁石,可是你我加起来并不是她的对手,本来她捏住我的手腕了,不知道是不是想杀了我,但你一出现,她就跑了。为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