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花的秘密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柯灵和孟聪明来之前,院子里只有可儿和二喯两个人,在那个年代,这简直是大大的逾矩,不由得可儿必须脸红。

    事实上,本来二喯虽然傻,却是实心眼儿,热心肠,常来帮可儿干活儿。况且种菜开茶馆,必然有粗活重活,不要说可儿,颜叔也干不了,所以二喯帮可儿父女解决了很大的问题。

    也所以呢,可儿完全没有把二喯当成外人,更没有把二喯还在院里当成是有外人在。此刻二喯被柯灵揪出来,可儿才突然觉得不妥,脸顿时红了。二喯虽是个傻子,却也是个如假包换的男人不是。

    柯灵哼了一声,一推二喯:“去后院把柴砍了,全码到院墙边,再把水缸里的水提满,再把院子扫了,凉棚里的座椅摆整齐。马上要开门做生意,炉子,烤架,茶壶,劈材,全都拎过来,听到没有?”

    二喯捂着耳朵:“大小姐,是是是是……”

    然后撒开腿,跑得比兔子还快。

    孟聪明乐了,好,这下不需要我来干啦。

    柯灵这才变回文文静静和和气气的样子。她拉着颜可儿在桌旁坐下:“可儿,我和你不熟。但你既然是小乖儿的好朋友,我就必须关心你。”

    颜可儿是个聪明的女孩,以柯大小姐的身份,亲自来这里,自然是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情。

    她已经轻手轻脚却又麻利地给孟聪明和柯灵都倒好了茶。

    柯灵握住她的手时,颜可儿惊了一下。

    柯灵感觉到她的紧张,却非常直接地说道:“可儿,小乖儿受了重伤,现在失踪了。”

    孟聪明大吃一惊,这什么,那什么,这也太直白了!

    颜可儿更是骇得又站起来:“什么?为什么?小乖儿……”

    柯灵按着她的肩膀,重又拉她坐下:“你静静听我说就好。小乖儿其实是个成年人,也是个江湖女侠。”

    孟聪明还没从惊吓中脱出神来,听到柯灵一本正经这样说,心里好笑地咦了一声,真会说,还女侠,分明是女盗。还是个旷世大盗。

    柯灵按住颜可儿的手:“她被仇人害了,受了重伤之后逃脱了。我知道她和你好,或许会来找你,或许不会来,但是,”

    颜可儿的眼泪已经掉下来:“大小姐,她受了很重的伤,若是找不到可怎么办?”

    柯灵道:“她是侠女,本来就不是我们普通人能想象的。但有仇家在追她,若是她找来这个地方找你,你将她藏好,然后让二喯告诉我。但一定不要告诉颜叔。”

    颜可儿愣了,她腮上挂着眼泪抬起头,突然明白了什么,也镇静了下来。

    她本来也是个机灵、能干的女孩子。

    柯灵道:“颜叔是读书人,脑子不会拐弯,若是走漏风声,小乖儿就会有麻烦了。”

    颜可儿又抽泣起来,却不忘含着眼泪点了点头。

    柯灵道:“可儿,我与你虽然并不相熟,但你从今天起,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她站了起来,却拉着颜可儿的手,可儿也不由自主就跟着她站了起来。她虽然聪明能干,又机灵嘴甜,但比柯灵还要小一岁,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一时间心神全都乱掉了。

    柯灵道:“我们出去走走吧,我细细和你说。”

    孟聪明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那这院子里,不就又只有自己了吗?

    他再次佩服柯灵的心思缜密,借机将颜可儿支开,一次就把两件事都做了。

    而且,屋门都开着。

    他简直要大叹,柯灵,你真是个精灵啊。

    两个女孩走了。

    孟聪明一闪身就进了屋,直奔厅里佛龛后面。果然,有一块墙砖似乎和其他墙砖有些不一样。他用手指想勾住取出来,却发现虽然有缝隙,却无法借力。他急忙从身上取出一把薄如纸片的小刀。

    这下相当顺利地将活动的那块砖撬了下来。他伸手进去,摸到一个油纸包,急忙拿了出来。他打开那个方方正正的油纸包,里面是一块叠得方方正正的红布,再展开那方方正正的红布,里面是一块雪白的绢帕。

    孟聪明心又跳到喉咙口,他倒抽了一口冷气,仔仔细细地看着。随即,又按住剧跳的心脏,急忙将白绢折好重新包起放入墙内,又将墙砖塞进去。

    外面传来咳嗽声,孟聪明知道是颜叔来了。

    这次,他踏实了,已经达到目的。他镇定地又一个缩身从窗户钻了出去,落在刚才柯灵和颜可儿聊天的棚里。

    院门吱哑一声开了,孟聪明从容地站起身:“颜叔,您回来了?”

    柯府。

    “姐姐,这是什么花?好像和荷花不同。”

    孟离珠看到弟弟主动来找自己,心里高兴,却只是娴雅地莞尔一笑。虽然已经年过三旬,但她笑起来真的很迷人,恍若月宫仙子,万物都要被她倾倒的样子:“聪明,看你平时挺聪明,这会却糊涂了。这莲蓬成熟,荷花也应该是败了的时候。所以,”

    她若有所思地垂下长长的睫毛:“这花,应该是绣花之人心里的一朵花罢。”

    孟聪明心了一下,又想了一下,这才恍然。对于生活和情感,他虽然炽烈,却是个粗心的人,对这种细腻、细微的感觉,要领会一阵才行。他随即歪头一笑:“姐姐真不愧是出名的才女,为什么我就想不到呢?”

    “瞎说,你实在太顽皮了。”孟离珠忍俊不禁,但随即掩饰不住好奇地问道:“这帕子是哪里来的,有什么说道吗?”

    对弟弟的事情,聪慧敏感的她当然不会放过蛛丝马迹。

    孟聪明脸一红:“不告诉你。”

    孟离珠微微点头叹道:“果然,我弟弟长大了,有自己的心事了。姐姐不问就是。”

    出了孟离珠的屋子,孟聪明按住呯呯直跳的心脏:“姐姐太聪明了,幸好有这个理由可以搪塞她。”

    他展开帕子凝神看着,心中的疑云却更重了。想到藏在那墙砖里真正的帕子,无端又有些心跳。

    他叹了口气。

    多好的女孩。

    而且自己对她完全做不到无动于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