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可怕黑影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心叫坏了!因为他快攥不住她了。

    是呢,为什么要独自一个人挑战玉怜珠?

    “你真的不要动才好。”

    一个声音从玉怜珠背后响起。

    她立刻知道自己的后颈大动脉被人拿住了。

    “你在我家住了这么久,竟然没有发现你的本来面目,真是灵儿太善良了。”

    玉怜珠冷笑一声:“柯云,你家国朝官员当久了,就是这么目中无人。你发现我做什么?我可做过什么坏事?”

    柯云低喝一声:“你陷害灵儿,就该死!”

    玉怜珠哈哈大笑,声音尖利吓人,将树上停的乌鸦都吓跑了,呱呱地飞远。

    “若不是我养育她,她早就冻饿而死了。难道不该报答我吗?”

    她又斜睨了孟聪明一眼:“你们两个人就想制得住我?先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吧!”

    她暗自提气,突然娇小的身体又一缩,柯云顿时觉得自己的手快要拿不住她后颈的大穴,而孟聪明用力攥着的她的手腕,也像要脱手而出。

    柯云和孟聪明不约而同“啊”了一声,这一惊非同小可。想不到他们两个联手拿住她却仍然无法控制住她。她竟然能在被拿要穴的时候缩身脱离。孤鸣鹤的功夫是刚猛明正一类,而玉怜珠就是阴险毒辣的邪功典范。

    柯云和孟聪明也同时提气,将力量和气息都灌在手腕上,打算加力控制住她。

    玉怜珠咯咯一声冷笑,身子一缩又一扩,这下柯云和孟聪明都掌控不住,两人不由自主站立不稳,向两边跌倒过去。

    就在玉怜珠堪堪要脱手的一瞬间,突然又一个声音道:“你真的真的最好不要动!”

    同时玉怜珠感觉自己的头顶大穴也被拿住,这下她真的不敢动了。柯云和孟聪明也赶紧重新控制住她,两个人都出了一身冷汗。

    瞧笑天哈哈大笑起来,一手按在玉怜珠的头顶上:“看看,我老瞧才是决胜因素嘛。否则你们两个现在很危险哟。”

    孟聪明低声道:“玉怜珠,刻铁石在哪里?”

    玉怜珠突然放声大笑,声音极其可怖:“凭你们几个,也想要传说中的刻铁石,”她脖颈不能动,却露出不屑的神色,“你们杀了老娘便是!”

    柯云冷冷道:“当时,以你的武功,盗取刻铁石怎么可能有把握。你是赶在所有人之前,潜进宫中先拿到了盟约,对不对?之后的几股势力,互相斗杀,却不知刻铁石早已没有了。”

    玉怜珠哼了一声:“这算我玉怜珠的得意之作又怎么地!任什么皇宫大内,老娘也是来去自如。”

    说罢,她大笑起来,笑过之后冷冷地看着孟聪明:“姓孟的小子,我玉怜珠活到今天,也活够了。刻铁石?对不起没有。你们争抢刻铁石,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对北燕抱有幻想。告诉你孟聪明,你……”

    她还没有说出来。

    但孟聪明已经想到之前玉怜珠对他的数次威胁,甚至还想暗害自己。他知道关键的时刻到了,急道:“你想说什么?”

    玉怜珠冷笑一声:“知道你心里转什么主意,我现在就告诉你……”

    孟聪明紧张到了极点,而柯云和瞧笑天也手腕加力,按紧了玉怜珠。

    眼看玉怜珠就要说出来,突然暗夜中远处传来一声轻微的脆响。

    因为夜晚寂静,那声音虽然轻微却格外清晰。

    玉怜珠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随即传来几声蜂鸣。仍然是微弱而清晰,十分可怖,甚至让人联想到远古洪荒时代的静灭。

    一个黑影扑地飞掠而起,似乎将月亮都遮住了。

    随即黑影飘忽地从夜空中划过,旋即消失。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简直好像这个黑影从来没有出现过。

    柯云和孟聪明对视了一声,汗毛都竖了起来。

    玉怜珠突然身体一挣,凄声大叫,声音十分凄惨,像要劈裂了一般:“不!不……!”

    就在同时,她像被什么打中了,人向后倒去,身上的衣衫片片碎裂,如蝴蝶般纷纷飘洒到夜色中。

    而柯云、聪明和瞧笑天三个人也被震开。三个人都跌出七八尺远,急忙止住脚步跑回来看玉怜珠。

    几个人顿时傻了,只见她身上寸缕不着,已是完全赤身露体,口中一股一股吐着鲜血,却一时不知道她伤在哪里。

    孟聪明惊惶之际,突然想到玉怜珠若死,刻铁石的线索便断了。他急忙问道:“刻铁石在哪?是谁害的你?”

    玉怜珠抽搐着,眼睛已经突出,半句话似乎也说不出。

    这时,突然一个愤怒带着哭腔的的声音道:“你这坏人!你为何逼她?”

    孟聪明一下愣住了,却没想到竟是柯灵。

    柯灵奔到玉怜珠旁边,眼泪一下掉下来,她脱下自己的斗篷盖在她身上:“你不要着急,我带你回去治伤。”

    玉怜珠喘息越发急促,她勉强抬头看了一眼柯灵,眼中全是恐惧。

    柯灵伸手扶住她:“小乖儿,你别怕呀,有我……”

    玉怜珠喘作一团,三个男人竟然也都手足无措。

    想不到玉怜珠静默颤抖一阵,却突然间发力,人纵身跃起,裹紧了柯灵给她的斗篷,跌跌撞撞掠走了。

    柯灵被撞得向后倒去,柯云急忙扶住她。三个人大吃一惊,待拔脚去追,却发现玉怜珠虽然重伤,轻功却还是比他们强得多。刚才她抽搐之间,显然也是在积聚内力。

    三个人中瞧笑天有神偷之名,轻功最好,他不甘心,飞身掠过去,却发现仍然和玉怜珠的距离越来越远。

    孟聪明急道:“快回来,追上你也打不过她!”

    此刻他还想到,那个伤了玉怜珠的人更可怕,他出手分明是在阻止玉怜珠说出真相,必然和他们是对立势力,至少不是友军。

    瞧笑天恨恨地掠回:“眼看就要……真是!”

    孟聪明拍拍他:“事情比我们想的可怕多了,这次注定得不到结果的。”

    瞧笑天突然道:“杀他的人,是不是你来蓟州路上,杀死平民女子威胁你的人?”

    孟聪明道:“不可能!那些人连玉怜珠的武功也比不上!”

    瞧笑天挠挠脑袋:“的一伙的人。”

    孟聪明给气的:“你一次说完不好么,真是岂有此理。”

    玉怜珠走了,肯定再不会以小乖儿的面目出现在总管府。

    而且她显然被伤到内脏,是否能活命也不好说。

    一向淡定的柯云都不淡定了,他也变了脸色:“除了灵儿,就我和她接触的多,竟然完全没有怀疑过。”

    柯灵道:“她不会伤害我!”

    柯云怔了一下,拉住柯灵的手。

    孟聪明只好当作没看见。

    将柯灵送回总管府,三个人不能不再聚在一起。

    他们三人,身份不同,却在面对同一个难解的谜。

    瞧笑天哎了一声,对柯云道:“少将军,幸会啊!能和少将军联手出击,瞧某盗生中又添浓重的一笔啊。”

    柯云忙抱拳道:“在下多谢瞧大侠,不过,”柯云笑道,“从前是瞧大侠总不肯给柯云面子的,今日是在下很荣幸。”

    瞧笑天浑身抽了抽:“千万别!我是小偷你是官家,瞧某明白自己的身份。但是说到玉怜珠,你一个只会战场刀兵相见的正经少将军,怎么会了解江湖上插圈弄套的事情,认不出玉怜珠很正常。但有一件事情很奇怪,”瞧笑天摸摸头,“她确实不是一个成年女子的身材,看上去总觉得小了些。”

    孟聪明皱眉道:“这个恐怕要问柯姑娘。”

    瞧笑天哦了一声:“你现在越问,她好像会越讨厌你哦?”

    他提醒孟聪明,却也不敢说让柯云去问。总之他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现在太拧巴。

    孟聪明搔搔头皮:“玉怜珠关联着很多人和事,她一旦失踪,好多线索就完全断掉了。”

    柯云道:“玉怜珠其实说得不错,她除了生命危急的时候陷害过灵儿,其他时间从来没有暴露过江湖身份,也没有见她做过坏事。她隐藏的太好了。”

    孟聪明叫起来:“她怎么没做过坏事?她将毒针扎到我腰上,幸好我的腰带厚好不好?”

    瞧笑天挠挠脑袋:“我白天刚去荡肠生那里看了看,那狗还没死呢。好像还挺能吃。”

    孟聪明气得一脚踢过去。

    瞧笑天又道:“原来那日,我看到绿鞋一闪,就是小乖儿。她一直在故意和你接近。”

    柯云道:“玉怜珠为什么要和聪明故意接近?”

    瞧笑天道:“对呀,她为什么要和你故意接近?冒着暴露的危险?”

    静默了一刻,孟聪明突然叫起来:“你们别都看着我呀?我怎么知道的说?”

    一早上,孟聪明就被柯搏虎叫去了,此刻这位柯大总管还没有开始议事,连柯云都没来呢。

    孟聪明一进议事厅,除了柯搏虎,就只看到一个人。

    柯灵。

    她身穿紧身习武装,绛红丝绦束出纤细的腰枝,窈窕又健美,别有一种风致。

    孟聪明一下就晕了。他心跳起来。

    她为什么就这么好看得动人。

    另外,柯大人简直像钻到他心里的虫一样,随时知道他想看到什么。

    他上身抱拳躬身施礼:“聪明见过柯大人。”

    柯灵也站起来。

    这位毕竟是她的法定未婚夫。

    但她既不需施礼,也不需开口说话,站起来在那里亭亭地便好。

    柯搏虎简短地道:“玉怜珠既然失踪了,我们现在又只有这一条线索,就让灵儿帮你。”

    孟聪明躬身答是,然后等着柯搏虎继续说。

    柯搏虎却道:“还不快去怎的?我马上要议事了,给你的时间已经用完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