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秘密驾临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人再上大路,朝蓟州城门跑了没有多远,却发现了蹊跷。

    他们已经上了直通往蓟州的官道,这条平日里最宽阔的一条大道,此刻悄悄增加了卫士和巡逻的士兵,普通老百姓看不出来,孟聪明却一眼就发现了。

    他并不和柯灵说什么,两人也实没什么可说的,沉默中飞马到了总管府门口。孟聪明和柯灵下了马,将缰绳扔给门人。

    却发现门口平静如常,但气氛却无形中紧张肃穆了许多。

    大黑门紧闭着,金色的狮子门环似乎都一脸严肃。

    门人上前将大门推开,招呼仆人拉马去喂,只道:“孟公子,大小姐,台阶小心些。”

    他心里奇怪,怎么大小姐没和大公子在一起呢?

    平日大公子带大小姐出去,两人都是寸步不离的。虽然和孟公子情如兄弟吧,也不该将大小姐交给个不熟识的男子呀。

    孟聪明一直进到后花园。柯灵竟然先开了口:“我也回不去我的小院儿了。”

    孟聪明惊诧地看着她,差点倒吸一口冷气。

    她是知道的。

    柯灵道:“灵儿不耽误公子的大事,先告辞。你直接进小院儿即可,母亲一定在的。”

    说罢,竟不如往常冷冷的样子,向孟聪明福了一下,便顾自走了。

    小乖儿已经迎上她:“哎,大小姐,您走的时间太长啦,大公子怎么没和您一起回来?”

    孟聪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径直进了原本柯灵住的那个小院儿。

    那个时间段,柯搏虎和成王妃在总管府前院的密谈已经结束一会儿了。

    有成功,双方达成了一致。

    有不成功,因为权力与切身利益的冲突,成王妃作为晚辈感觉到与柯伯父的感情受到了严重影响。她现在是个密使,代表的是成王和河东的利益。

    最主要的,是成王严重失信了,竟然没有来!

    这对于讲信义的柯搏虎来说,是个非常严重的大忌。

    但成王妃虽然温柔和顺,却不是没有担当的女子。她明白这个时候她代表的就是丈夫,她要为了那个感情并不甜蜜的丈夫和自己唯一的骨肉欢儿,和柯伯父一件事一件事的交涉。而且是在成王失信不肯面见柯搏虎的不利处境下。

    她成功了。

    她不仅是成王妃,不仅是国朝的第一美人。

    她还是国朝的第一才女,十分的明礼和顺,但也十分坚决与坚强。

    不论怎么样,一致达成了,联盟结成了,计划谈定了。

    酸甜冷暖,便各人自知了。

    成王妃是秘密而来,柯夫人便在柯灵的小院里陪她进膳,安排她歇息,也陪成王妃叙了一会儿话。

    柯夫人向来不参与政务,柯搏虎也不告诉夫人发生了什么。柯夫人一如平时的贤惠和蔼,与她一直就很喜欢的孟离珠缓缓叙着家常。待柯夫人告退,成王妃终于微微叹了一口气。

    她虽然才能出众,但遇到这样关乎国朝命运和自身安危的大事,对她却是一个严峻的挑战。但她也只是微微地,淡然地轻叹了一声,仍然是那样安静而娴雅。

    她的脑子却不能平静,想到刚才在蓟州的议事大厅,和柯伯虎密谈时的情景。

    成王妃忐忑地道:“成王本十分想来与伯父见面共计大事,只是王爷多年受压,心怀忐忑……”

    柯搏虎冷冷一笑:“还多疑罢。”

    孟离珠觉得如一根利剑刺入身体一般,她忍不住身体皱缩了一下。

    这是父亲如兄弟般的密友,也是自己的长辈。在面对韦都强权的巨大压力之下,力挺父亲,才使自己能如愿嫁给成王。

    想当年,因为父亲不是韦都一派,成王失去太子之位后,惧于韦都的威势,拖了两年不敢正式迎娶,以免给韦都他与孟噩和柯搏虎结盟的印象。是柯搏虎在朝贺来到京城之时,当面与韦都据理力争,才使得她终于在半年后的八月十六吉日,正式与成王大婚成为成王正妃。

    成王妃沉思着,回忆着过去,担忧着未来。

    柯灵的房间小而别致,设计得精巧,布置得舒适,因此并不觉得窄小。成王妃独自靠在桌案边,思前想后,不由微微垂泪。那紫檀雕花的大桌,却是因为她的驾临,临时搬进这还算宽敞的厅中的。

    又是一个明朗的日子。

    小院里嫣花怒放着,开得十分茂盛,团团簇簇,宛如花海,又蓝得如碧,浓得似云。

    成王妃坐在含嫣花丛中,默默地抚着琴。

    宫女和太监知道王妃此刻心思很重,便用上好的薄胎白瓷盏上了一盏茶,便无声地退下了。

    自然不是蓟州那有名的土茶,即便王妃想喝,也是不能给她喝的,那就失礼了。

    因为成王妃最后要住到相对隐蔽的柯灵住处,柯夫人又让花匠将后花园的含嫣花,整体移到了柯灵住处的游廊下。

    这个小小的院落,与总管府其他地方严密隔离,成为王妃的行宫。为了给王妃腾地方,柯灵搬去和柯夫人住了,这令她惶惑又紧张。

    现在要进小院都要有王妃诏命才可以,甚至后花园看管也非常严密。任何时间任何人要去见成王妃,都要经过重重查验。那还得是非常近的人。一般柯府里的仆人,都不知道这里住的是谁,还以为是哪位重要而尊贵的柯家亲眷。

    柯云将自己的剑抽出来,凝视着锋利的剑刃。

    他拿出一块布,细细地擦拭这把已经雪亮而毫光四射的宝剑。

    直到从窗外射进的阳光照射下,映着雪亮光茫的剑刃,已无一丝尘埃,他才徐徐将剑收回鞘中,放在桌上。

    一会儿,他要去见成王妃,那是他从小喜欢,依赖,也是他心中最美的女子-珠儿姐姐。

    一个相貌清秀,仪态端庄的宫女领他走进后花园,穿过小桥,沿着小径进到那座小院。

    这是他自己的家,再熟悉不过,如今却要被人引着走,皇家规矩,就是这般。

    小院里一只悠扬的曲子传来,那是古琴奏出的,音色干净纯美,曲调委婉,却不断在舒缓中有节奏地跳跃,击中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以前他来这里,也常听到乐曲声。那是他最心爱的姑娘,为等他吹奏的曲子。

    每当他忙完事情,匆匆向小院走去的时候,还没有见到柯灵,听到萧声,他的心底便微笑了,那是甜蜜的微笑。

    现在,他听到的仍是他最熟悉的曲子。

    童年的时候,美丽的珠儿姐姐,在教他习读诗书累了的时候,便会弹一会儿琴。

    和柯灵不同,灵儿吹箫的时候,总带着一些心底的忧郁。而珠儿姐姐虽然身经坎坷,琴声中却是宁静淡然中带着大气若定。

    奇怪,他对音乐半点不通,也不喜欢,但与他有着特殊感情的这两位女子,却都有很好的音乐造诣,他和她们相知,很大程度也是因为这美妙的曲声。

    “珠儿姐姐,你为什么总弹这一只曲子呢?”小时候的柯云好奇地问。

    “这是一支只有知音才懂的曲子呀!”

    孟离珠对柯云浅浅一笑,眼中都是疼爱。

    不出意外,这个时候顽皮的孟聪明早不知道淘到哪里爬树掏鸟蛋去了。

    孟离珠轻轻揽着小柯云的肩膀:“其实呢,它的名字就叫知音曲,和那首有名的高山流水差不多,只是很早就散佚了。这是我师父妙常师太云游间无意得到的古谱,便教会了我,还起了这个名字。”

    她莞尔一笑,柔美的眼睛看着柯云:“好听不好听?”

    柯云点点头:“嗯,好听。”

    他一直就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

    和孟聪明完全不同,他小小年纪就很沉稳。不仅练剑痴迷,也很喜欢读书。在所有人眼里,他都是个有为和懂事的孩子,未来前途不可限量。而事实也证明正是如此。

    珠儿姐姐笑了,笑得好美:“早就发现你特别注意这首曲子,来,姐姐教你弹。”

    柯云对于音律并不精通,也没有特别大的兴趣。但他就是执着地喜欢听姐姐弹奏这首曲子,而且跟着孟离珠学会了,弹得还很不错。孟离珠说他弹的这支曲子,有自己的想法和味道。而对于柯云呢,学会这首曲子,也许是珠儿姐姐太美太温柔了,也许是这首曲子特别能打动他。

    此刻,他走到那片含嫣花海旁,成王妃仍在全神贯注地弹着。只是,柯云似乎从那乐曲中,听出了从前不曾有过的一种情绪。

    柯云默默地站在一株长得很出挑的含嫣花旁,那长长的枝子上摇曳着淡蓝晶莹的花朵,美得和珠儿姐姐一样。

    他痴痴地听着,完全入了神。连他白色长袍的一角,被春天的微风轻轻吹起,衣角飘扬起来,他都没有觉得。

    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那是个没有烦恼的童年。而现在,一向性格坚定从不怀疑的他,竟然感觉到了内心的痛苦,锥心的痛苦。

    一曲终了,余音似乎还在花园清香的空气中袅袅未绝。

    宫女上前俯身轻声道:“王妃,少将军来了。”

    成王妃的热泪已经含在眼眶中,曲毕便滚落下来。听到宫女的启奏,她急忙拭去眼角的泪水,站起身来。

    她乌黑的青丝挽了个整洁简单的发髻,淡蓝的衫裙和身旁怒放的含嫣花相得益彰,并没有王妃的华贵,却有仙子的绰约。即使青春韶华已逝,她仍然亭亭玉立,简单的一个起身都那么优雅,仍然是柯云记忆中最美的珠儿姐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