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错缘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柯云笑道:“恐怕还想学个一两招吧。”

    关正枫特别遗憾道:“听说晴明散人从不与官家打交道,所以知道他的人,远不如知道孤鸣鹤和妙常师太的多。”

    柯云又笑道:“那要看什么样的官家,晴明散人是有大智慧的,大胸襟的。你我没有福气让他教授武功,但不等于他不关心国朝安危。”

    关正枫嗯了一声:“是呢,我们这些俗人,能受到的是他的广施恩露,是不是这意思?”

    柯云简直笑喷了,对这个憨厚的将领道:“关大哥,您也是有大智慧的呢!”

    关正枫不好意思起来:“少将军过奖,关某可愧不敢当!”

    柯云小声道:“我们快去州衙,将河东的消息告诉大人吧。”

    关正枫点了点头,两人也疾驰而去。

    柯搏虎并没有先问柯云关于河东的事情,却道:“你还没有让灵儿和聪明接触,告诉他关于孤鸣鹤的事情吗?”

    他脸上的表情一如平时和下属议事时的严肃。

    柯云一时语塞。

    柯搏虎没有再追问,接着道:“说一下河东的事吧。”

    关正枫看柯云一副难言之隐的样子,便先躬身回道:“大人,成王的亲信密使说,成王妃会独自前来。成王说他亲自过来干系太大,成王妃前来也会是秘密进行,并要蓟州对这次行程和驾临保守好秘密。”

    说罢,他又从怀中取出一封信札,把信双手交给柯搏虎:“这是成王的亲笔信札,请大人过目。”

    柯搏虎点了点头,那信封上火漆和成王的印信犹在,显是没有拆过。关正枫跟他时间比柯云还要久许多,一直就是他最信任的心腹手下。

    柯搏虎将信封拆开,取出密信,匆匆阅读了一下,心中一沉。随即,他不动声色地将信放回信封内。

    他抬起头。此刻屋中没有其他人,柯搏虎道:“成王不能前来,很大可能受到了威胁。”

    柯云和关正枫都倒吸一口冷气,柯搏虎道:“你们两个,能分析出威胁来自哪里吗?”

    关正枫沉吟下,小心地答道:“大人,河东周围都是韦都的势力,成王万不会与韦都妥协。依属下分析,应是外族。”

    柯搏虎并没有按照往日习惯再问柯云,他点头道:“西北外族,隔黄河势力最大的就是大夏。但大夏内部派系多,内部斗争激烈,不同族之间势力范围的争斗也很激烈。他们想控制占据河东一隅的成王是必然的。但是,我们与北燕是敌对多于共存,所以和大夏不能贸然闹翻。”

    关正枫道:“属下再派探马去探。只是,”他犹疑着。

    柯搏虎看出他的犹豫,道:“正枫,有什么事便直接说,不妨事的。”

    关正枫道:“奇怪的是,成王一直拖延行期。属下已经多派了探马,却完全探不出成王与外族是否有勾结。而且最奇怪的是,”

    柯搏虎一惊:“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吧,不要有顾虑。”

    关正枫道:“不仅成王与外族勾结的线索丝毫没有,就连与其他国朝文武官员的往来也完全探听不到。感觉整个成王府都被一层看不清的雾笼罩着,但河东封地却治理有序,成王的军队也仍然是训练有素。”

    柯搏虎慢慢道:“我们与成王,本就是联盟的关系。既是结盟,可以与你结,也可以与他结,但我相信成王的为人,大节应该不差。”

    他随即对关正枫道:“你下去吧,加紧探查!”

    关正枫抱拳躬身正要退下,突然又停住。

    他转过身,犹豫地道:“大人……”

    柯搏虎愣了一下。

    他太了解这个下属,战场上如猛虎,平时办事却是老实可靠,极其稳重。

    柯搏虎道:“有什么事,对本爵还不能说吗?”

    关正枫躬身道:“属下刚才说成王府像是被一迷雾笼罩,其实,最直接的感觉,”他犹疑着,柯搏虎却用眼神鼓励他。他心一横,接着说道,“成王府,就像是一座活棺材。”

    柯搏虎阅历多么丰富,又经历过多少凶险,此刻都惊住了。

    他知道关正枫是十分可靠的人,他看着关正枫,半晌才慢慢对他说:“知道了,你下去吧。”

    关正枫二次施礼要走,柯搏虎突然又叫住他:“正枫,刚才那句话,再不要对任何人说。”

    关正枫知道大人是听进去了,急忙道:“大人放心,属下再不会对任何人提此事。”

    待关正枫下去,柯搏虎才对柯云说:“刚才一直没有打扰你,有什么想法?”

    柯云刚才也对关正枫的话吃了一惊。

    此刻听父亲问道,才将心思转回来,他犹豫一下才道:“云儿只是不想灵儿再回忆过去的事情。”

    柯云一向是个干脆简单的人,他回答父亲的话也一向如此,今天却是罕见的犹豫了。

    但柯搏虎却一样罕见地没有怪他,他知道一向诚实的儿子今天说话有所保留。青年男女的内心,怎么能随意示人?

    他是过来人,自然理解。

    沉默了只倾刻,但屋中的空气似乎凝结了。

    柯云感觉到了奇怪,父亲一向和他一样,也是个干脆决断的人,怎么……

    柯搏虎又拿出那封信,他没有把信给柯云,却道:“云儿,这封信里,成王要求先联姻,再结盟。”

    柯云一时没有明白,睁大眼睛看着父亲。柯搏虎接着道:“也就是,成王要求爹爹将灵儿嫁给聪明,双方结成秦晋之盟,才答应结盟合兵。”

    柯云这才明白爹爹刚才一直不问自己话,也不怪罪自己的原因,他的心一下掉进无尽的深洞里。

    柯搏虎看着儿子,这二十二年,柯云在战场上受伤流血,他都没有这么心疼过。

    这回,不是身体上的伤痛,而是戳在心口的伤。

    柯云浑身像泡在冰水中,半晌才逐渐回到现实世界。

    “爹爹,”

    柯云刚一开口,不容他再说,柯搏虎将手按在他肩膀上:“爹爹已经答应了。”

    柯云愣了一下:“爹爹,您不觉得成王提出这样的要求很蹊跷吗?而且,关大哥刚才说……况且儿子自己,是一定要捍卫灵儿幸福的。”

    柯搏虎将手放到柯云肩膀上,让自己宽厚大手的温度传递给儿子,这是他能对柯云做的最温情的表示了。

    “爹能不知道吗?韦都最近追刻铁石追得很紧,你配合关正枫负责探马,了解得很清楚。他和北燕右相多速,勾连很深。韦都是个不择手段的人,为了满足权力**,引外族侵犯国朝他很做得出来。只是北燕内部左相与右相不和,没有刻铁石,多速一人不能决定出兵,这也是韦都最近特别急于拿到刻铁石的原因。”

    柯云是个更纯粹的军人,对于国朝政治并不像父亲那样清楚,更没有浸淫在里面。但是,长年征战,又是为国朝与北燕征战,大是大非他是很清楚的。

    柯搏虎面色很沉重:“当年韦都扶持当今皇上,就是因为皇上为了能登基,甘愿听他摆布。成王年纪虽然小,基本的底线还有,所以韦都一定要将成王压制下去。本来我与朝中是非一致的几位大臣达成一致。但韦都却引了北燕支持,本来站在我和成王阵线的国朝勋臣胆怯了,除了孟大人,其他人都不再支持成王。”

    柯云点头:“属下自然知道,虽然很多人对成王有微辞,大人却始终坚持力挺成王的原因。”

    说起公事,他又开始称呼父亲大人。

    柯搏虎笑了:“你珠儿姐姐在成王府十分不舒心,你能明白为父的想法,也是难得了。”

    柯云已经镇定下来,他能想象未来是一场多么惨烈的大战。

    他感觉到热血在周身奔腾汹涌。

    一旦上战场,他绝不会吝惜自己的性命。或许,他并没有机会看到最后成功的那一天。那又如何去照顾柯灵。他沉默了,却想通了。

    他对父亲道:“好,只要聪明能待她好。”

    昭福寺。

    昭福寺离蓟州城不近,沿着白浪河一直向东走就到了,和北燕之间仅隔着这条终年浪花翻涌的大河。在跨越南北两岸的大石桥上,北面一侧是北燕士兵把守,南面一侧则是柯家军士兵把守。

    蓟州城近郊的昭云寺其实更雄伟壮丽,是蓟州百姓日常祈福的寺庙。昭福寺要远得多,建筑也远不如昭云寺壮丽,却是北燕和国朝的百姓都喜欢来祈福的寺庙。据说昭福寺的香火特别灵验,因此求子,求学,求官,求财,求姻缘特别心切的,往往将昭福寺作为第一选项。因此寺院整日香火缭绕,离庙门几百米空气中就弥漫着燃香的味道,进了寺院更是香火弥漫,还有特别粗大的燃香不时发出的爆裂声音,令人觉得真是到了世外之境

    难心大师端坐在方丈室的蒲团上,微闭双目,低头问心,手捻佛珠念念有词。

    晴明散人一步就跨了进去,哈哈笑着道:“老东西,念经不在嘴上。我牛鼻子老道来看你这老秃驴,方丈是喜欢不喜欢?”

    难心大师眼皮跳了跳,睁开眼:“果然是牛鼻子晴明,不打搅老衲的清修你就不快活是不是?你如此不敬,简直是修炼不够。”

    晴明散人扯了把椅子坐下,明心和孟聪明站在他身后。

    孟聪明既是散人多年弟子,自然随侍姿态摆得极好。

    难心大师从蒲团上站起来,一样的五绺长髯,一样的仙风佛骨(噗),一佛一道对视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