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马车遇袭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柯夫人忙完府里事务,被两个丫环搀着,气派很大地陪孟聪明逛花园。

    走到那一片怒放盛开的含嫣花丛前,柯夫人挥手让丫环退下。只有她和孟聪明两个人了,柯夫人才慈祥地看着孟聪明,很有些遗憾地说:“你伯父呢,说了很多次你姐姐会来。但成王特使传信,一再地更改行期,再不来这花期就要过了。”

    柯夫人又看着那丛怒放的蔚蓝色花海,表情真是有点发愁。

    孟聪明想起那天夜里,在柯灵房间,柯夫人的果断与决绝,和她平日富态、慈爱又有点絮叨的样子有多么不同。

    但是,柯伯母始终不失为一个慈祥的长辈。孟聪明对她的一番心血很是感动:“柯伯母,您对聪明和姐姐真是太好了!”

    柯夫人叹道:“你父母身体都好,又比我和你柯伯父年轻。你父亲虽然在朝堂受韦都排挤,却也是很有份量的重臣,万想不到他和你母亲竟然先后去世。哎,实在是太突然了,那时你才六岁,柯伯父知道消息,对你真是心疼得不得了,接到珠儿的信,柯伯父简直迫不及待地派人把你接到蓟州。”

    这一番话触动了孟聪明的心,他的心直掉了下去。当年他虽然小,却记得父亲和母亲身体都很健康,也十分恩爱。可是父亲莫名染上不明病症,很短的时间就去世了。母亲和父亲感情太好,忧郁成疾,不久也走了。母亲去世前,将孟聪明的手放到那个最信任的下属手中,用尽最后的力气,嘱咐他一定将小聪明带到河东,亲手交给成王妃孟离珠。

    他长到十几岁之后,才感觉到哪里不对。父亲的突然病逝,确实有非常难解的地方。

    今天听柯夫人提起来,这个难解的谜又冲击着他的心脏,但在柯夫人面前,他什么也没露出来。

    柯夫人哎了一声:“你姐姐从不喜欢花啊粉啊贵重首饰的,却独独喜欢这含嫣花。每次见到她,身上都带着淡淡的含嫣花的清香,清淡雅然,却又风姿绰越,真是美的像天宫仙子啊。只可惜,”

    柯夫人不再说了,成王是作为与柯搏虎和孟噩的联盟出现的。他们共同对抗强大的国相韦都。所以,不论成王本人多么阴郁与令人压抑,多么不招人喜欢,孟离珠都必须要嫁给他,让这个联盟更加紧密。

    孟离珠是个温顺听话,又十分懂事的女子。她一点没有让父亲为难,就答应了嫁给成王。

    孟聪明道:“姐姐是那么好,只是倏忽间,欢儿都十岁了。我一直认为,姐姐永远不会变老,现在她仍然那么美那么温和,可毕竟和从前不一样了。”

    柯夫人摸摸孟聪明的脑袋,疼爱地道:“伯母就知道,最心疼珠儿的,一定就是你这个亲弟弟。”

    孟聪明微笑了一下,没有再说话。

    他从黄山下来之后,第一想的,就是将姐姐带走,远远地,带到离成王府远远的地方,哪怕是海外孤岛。

    但是,见到姐姐的瞬间,他立刻打消了念头。

    他心中永远清雅迷人的姐姐,已经是个美貌华贵的王妃,他身边那个十岁的小王子,此刻才是她最疼爱最亲的人。她在一座压抑的王府中过着郁闷的日子,但和这座王府已经割离不开。

    见到姐姐不过半刻,水没有喝,饭更没有吃,他打马离开了那个让他压抑的地方,姐姐含着泪看着他走远,喊着他的名字,他却头都不回。

    既然帮不了姐姐,就不要再婆婆妈妈的。

    此刻,他的脑中突然浮现出那封文书。

    他在关正枫屋里偷看到的文书。

    姐姐的命运注定如此吗?先是一个联盟的筹码,现在更要亲身涉入一个凶险且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计划中。她虽然才貌双全,终究是个柔弱的女子,这样做,是为了去世的父亲,也是为了自己的儿子,皇族后代,未来能够安身立命。成王或许她完全不喜欢,但欢儿已经有了她的血液。不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一个女子,国家大事,皇位更迭,这些充满血腥的东西,又与她何干?孟聪明恨自己没有本事,完全不能帮助姐姐。

    孟聪明坐在一家很小的四福酒馆里,一杯接一杯地喝着,他遇到的事情,进展实在太离奇,太曲折。他要解决的事情,又太重大。

    他必须好好地想一想。

    他想着,眼睛直直地从小酒店的破窗户看出去。

    酒馆小而简陋,劣酒很烈,他喝了一杯又一杯,却一口菜都没有吃。

    虽然是中午,因为是蓟州城最热闹的地方,却是人来人往。他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一个穿着青衫绿坎肩的小姑娘,耳垂上的红玛瑙耳坠在太阳下闪闪发亮。她刚从一个店里出来,拎着一大堆包包裹裹。

    小乖儿!

    那个聪明伶俐又对他很友好的小丫环。

    他马上跳了起来,却又摇晃着差点摔倒。

    他喝得太多了!

    看到小乖儿已经向远处走去,他着急了,在柜上扔下钱,醉得歪歪斜斜的就奔出去。

    虽然醉了,动作还是比小乖儿快的。

    他喊住小乖儿,小乖儿看着他两眼发红,满脸酒气的样子,吓了一跳:“孟公子,你怎么啦?”

    孟聪明嘿嘿笑着,他感觉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大脑:“小乖儿,你……你……你怎么出来了?”

    他虽然没少喝,有些事情却记得清楚,因为他习惯性地很注意观察周围的环境。比如,柯灵是极少出府的,所以和她寸步不离的小乖儿也极少出府。

    能在四福酒馆相遇,为什么这么巧?

    小乖儿把左手一堆东西挪到右手,指着前面道:“孟公子没看到那里?大公子今天难得有空,带小姐出来买东西。大公子就是这样,恨不得把一条街都买下来给小姐。”

    孟聪明这才注意到,果然柯云拉着柯灵的手,沿着街道信步闲逛,一边走还东张西望地看着街边的摊位和商铺。只要柯灵稍微有点兴趣,柯云就马上停下来,让她慢慢地看,帮她选东西。

    孟聪明的眼睛湿了。

    他并没有刻意去想起什么,可眼睛竟然就湿了。

    他心里一阵难受与痛苦滚过,这个柯府大小姐,她……。

    小乖儿道:“哎,我说孟公子,你可真是,怎么喝成这样啊,我扶着你吧。”

    孟聪明也觉得腿在发软,身子摇晃得很厉害。小乖儿一手扶着孟聪明,孟聪明便朝她身上倒了过去。

    周围逛街的人刚刚看到总管公子与大小姐的西洋景,这会又有新八卦好看,更加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起来。

    小乖儿急了,想告诉大小姐一声,却看到大公子和大小姐已经走远了。她跺了一下脚,喊了一声:“车夫!停一停!”

    一辆马车摇摇晃晃停在他们面前。

    小乖儿还不忘三言两语讲了价钱。

    先将手里的大包小裹扔到了马车上,然后死拉活扯地将孟聪明扯上了马车。

    旁边的人像看大戏一样:“啧啧,还是总管府大小姐的丫环,这成何体统啊!”

    另一个道:“人家可是王妃的弟弟,王爷的小舅子,也许这小丫环琢磨着换换命呢。”

    还有更小的声音,似乎是捂着嘴道:“和她家小姐一样……”

    啪地一声,马鞭脆响,马车栽了一下就惯了出去,然后马儿轻快地迈开蹄子小跑着。

    小乖儿埋怨道:“孟公子,你这是喝了多少呀!一个人喝什么酒,喝多了谁弄你回去呀?”

    孟聪明嘿嘿笑起来:“一个人喝酒……最好喝……”

    他转向小乖儿:“小乖儿,你不跟着你家小姐,她会不会怪你?”

    小乖儿哼了一声:“谁让你喝这么多啊?小姐脾气好的很,讲理的很……”

    孟聪明又嘿嘿笑起来:“是么……我怎么没发现……她真凶巴巴的,一点不像个女孩子……”

    小乖儿无语道:“谁让您老招我家小姐了?还神探呢,冒冒失失的……”

    她还没说完,马车行进间像是遇到什么障碍,突然停了下来。车轮一顿,强大的惯性让小乖儿扑地倒在孟聪明身上,孟聪明醉得厉害也撞到车辕上。

    只听车外马车夫怒道:“干什么拦车,要出人命……”

    话音未落,他啊地一声惨叫,然后就是人倒下去的声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