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快找刻铁石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从现在起往前推一百多年,国朝和北燕的战争始终非常激烈,边关战火四起,狼烟遍地。北燕士兵彪悍骁勇,所到之处势如破竹,给国朝造成了巨大威胁和恐慌。好在还有一批死战之士,才算勉强将国家保了下来。战争状态持续一百多年,北燕内乱,无力继续南侵,开始谋划与国朝谈和议。这时已是先皇在位的时期,在朝一群贪生怕死的大臣掌了权,赔了大量金银财帛,粮食牛羊。但北燕还不甘休,虽然内部争权夺势,对外倒是口径一致,说是对国朝有善意,可以签下一纸盟约,若国朝有难,持此盟约可以向北燕借兵。其实表面是帮助国朝,内里却隐含了国朝一旦有变,北燕大军就可以合法进入到国朝境内,操纵结果。那时,他们不用费一刀一兵,站在哪一方,哪一方的力量就占绝对优势。而不论哪一方取胜,北燕的势力都顺势进入了国朝内部。”

    孟聪明惊道:“难道,先皇和大臣们,看不出这个是圈套么?”

    柯云道:“国朝有些人,被北燕打怕了。只想快些赔钱甚至割地,换得片刻和平继续莺歌燕舞,哪管这是卖国乞降之举呢!”

    孟聪明思忖道:“韦都想夺取刻铁石,是因为他有野心,所以不放心盟约在皇上手里。只有拿到刻铁石,他背后有了更强的军事力量撑腰,才能没有障碍地进行下一步计划—那就离废帝不远了。”

    柯云点头同意:“如果十四年前韦都得手,也是他的计划就提前了。倒是玉怜珠阻止了他的计划。但最近,京城、北燕、边关都有异动,已是山雨欲来了。”

    孟聪明沉默了。柯搏虎也是要有所动作,才会有姐姐来蓟州。玉怜珠感觉到异动,才会突然出现威胁自己。

    但她威胁的是什么呢?表面是要将自己逼出蓟州,不再管刻铁石的事情。

    但这样,反而说明玉怜珠内心有不自信的一面。至少她认为,如果孟聪明继续查下去,那么她手里的刻铁石或者她自己的性命,都有危险。

    是什么让这样一个女魔头如此不自信?

    要知道,她十几年未出江湖,孤鸣鹤和柯搏虎都不能威胁到让她在江湖露面。为什么孟聪明一来蓟州,她就出来了呢?

    从柯搏虎的角度,现在更紧急地要他拿到刻铁石,原因没有明说,孟聪明却体会到了。那就是战事一旦明朗,盯上玉怜珠的人会更多。眼下刻铁石在玉怜珠手里还好说,如果被韦都或者其他势力,比如北燕得到,就更令柯家军陷入危险境地。如果落到其他人手里,局势也会失控。

    柯云看孟聪明显然在冥想,继续道:“盟约签订时,是用铁字鎏金镌在一块声如金钟的石头上,字迹永远不会漫灭,所以才称为刻铁石,藏在皇宫中靠近后宫的清心阁里。韦都自从掌握了国朝大权,便生了篡位野心。他每天都在惦记着这块刻铁石。皇上虽然懦弱,也知道盟约一旦没有了,他手里就一张牌都没有了,所以软拖硬扛,就是不肯交出来。”

    孟聪明道:“但那一夜,韦都也是一样没有得手了。”

    柯云道:“韦都派去盗取盟约的人,就是甄受商。所以,他并不是为了保护盟约,却是在抢盟约的过程中,又被另一方所伤。”

    他沉吟下又道:“事后,当班的幸存侍卫受到严刑拷打,被打得奄奄一息,却什么也招不出来。那些侍卫本身就不知情,都已被和甄受商交手之人一刀杀光,唯一幸存的侍卫没有招出任何有用线索,之后也被韦都活埋了。”

    孟聪明一时无语,韦都的残暴他听说过太多。但此刻听到这个活生生的例子,仍然让他不寒而栗。

    他突然问柯云:“甄受商却没有事,说明韦都对他十分信任。”

    柯云道:“他虽为皇上当差,却是韦都的亲信。而且他和那个人交过手,所以只有他在,才能顺着那个的外形、武功、招式习惯、轻功步伐等等线索,找回刻铁石。但事实上,”

    他没有说完便停住了。

    孟聪明白得很,和甄受商交手的那个人,武功虽高,但刻铁石却是玉怜珠早就拿走了。所以她才会被各方势力所追杀。

    孟聪明点头:“你说的不错。那么上次,他去北燕和孤鸣鹤见面,韦都是否知道?“

    柯云道:“我当时诈了他一下,他却没有露出破绽。孤鸣鹤在北燕不得势,但如果战事一起,他在北燕和国朝,都会瞬间变成香饽饽。但是盟约一日不在手里,任何人开战便有忌惮,所以孤鸣鹤显然与甄受商勾结,在想办法拿到刻铁石,这也是孤鸣鹤为自己谋取更大官职的砝码。”

    孟聪明思忖着:“你的意思,甄受商是听命于韦都,却又和孤鸣鹤有勾结。但他和孤鸣鹤联系,韦都未必知道?”

    柯云嗯了一声:“甄受商那次去北燕,是秘密行动的,估计皇上知道,韦都却不知道。我看破他与北燕勾结,但爹爹却假装什么也不知道,赔礼送钱送物将他放走。其实,爹爹知道他怀有二心,便会削弱韦都的力量。”

    孟聪明嗯了一声,柯搏虎做事,是大开大合的。可惜柯伯父虽然勇猛又有大智慧,但偏于边关一隅,成王又不给力,无论未来怎样合兵谋局,陷入政治纷争,局势对于柯家军来说,始终是十分凶险的。

    但孟聪明却十分佩服柯搏虎的胆识,在整个国朝上下都臣服在韦都脚下的时候,柯搏虎却是始终不肯向韦都低头。

    柯云又道:“还有孤鸣鹤。他武功高绝,和妙常师太一北一南,是当今武林两大泰斗。他没有节操,现在和北燕右相多速勾结在了一起。如果北燕一旦想对国朝发动战事,必定会启用孤鸣鹤,如果孤鸣鹤拿到刻铁石,北燕再与韦都勾结,我们就完全腹背受敌了。”

    “或者至少,”他看着孟聪明,“要让玉怜珠手里的刻铁石,永远不能面世。目前看,她也是这么做的。可她终究是个江湖女魔头,国朝的未来,柯家军的命运,谁也不敢寄托在她一个人身上。况且,江湖上武功高于她的人,没有十个,也有七八个,我们不迅速介入,玉怜珠不一定守得住。”

    孟聪明早就十分清楚,孤鸣鹤是分给自己的份例,玉怜珠就更是。玉怜珠+孤鸣鹤,这个组合大餐真是让他的神探人生无比酸爽-小命随时可能化成齑粉。

    虽然今天柯云说了很多,孟聪却感觉到他态度的不同,好像两人突然就疏离了。

    但是昨晚的事情,他想不到有更好的办法,因为被柯夫人拦阻,他没有机会追问柯灵。

    但他也第一次看到柯夫人当机立断的一面。

    孟聪是单纯的,他只是认为,猝不及防间,从柯灵的对答中,能发现他需要的线索。

    柯夫人一改慈爱和絮叨的慈母形象,瞬间将他制止,显然是怕他和柯云冲突起来,那会严重影响兄弟间的感情。况且,即便以柯云的克制,当时没有发生冲突,也一样会伤害兄弟两人的感情。

    事实上,现在已经影响了。

    孟聪明慢慢道:“我会想办法了解孤鸣鹤,”

    一向干脆的柯云没有马上回答。

    柯灵是孤鸣鹤收的徒弟,而且孤鸣鹤看中了她的慧性,从武功到文字,都是亲自教授的。

    柯云在救下柯灵之前就听说过,孤鸣鹤收了个年纪很小的女孩当弟子,但女孩性格倔强,孤鸣鹤又性如暴炭。女孩不如他的意时,经常被毒打。而这女孩却十分奇怪,越挨打越倔强,于是就更经常被暴打。

    孤鸣鹤全身心就想发挥平生所学,所以不论忠奸,不论敌国母国,只要当朝国主肯用他,他以武林泰斗之尊,也真是尽心卖命。

    但另一面,他为人处事不能不说是简单粗暴,不谙复杂的人际关系,于是四处受排挤。孤鸣鹤本来就是性如暴炭,人生屡遇挫折就更加粗暴变态。而且据说他平时不近女色,早年曾娶妻,不想妻子头胎难产死去,令他大受刺激。从此便独身至今,性情就更加乖张。

    但孤鸣鹤有千般不好,却始终是个爱才如命的人。他暴打柯灵,却是恨铁不成钢。虽然他平日生活简单粗糙,但吃穿却没有半点亏待过柯灵,甚至还专门买了丫环侍候(虽然买的是玉怜珠)。他对其他徒弟也很厚待,学功夫时打骂不断,饭食居住条件却是不错。饭不一定好吃,一定要有肉有菜有营养,他说吃不好怎么能练好功?

    但时时的毒打与辱骂,而且随着孤鸣鹤人生仕途的不如意,他越来越容易失控。柯灵压根不喜欢学习武功与读书,自然没有达到他的期待;而且柯灵还很倔强,失望之余,他毒打柯灵的次数越来越多,渐渐让柯灵恨死了这个师父。

    柯云怜惜柯灵在见到他之前,小小年纪就受到太大的身心伤害,因此平日从不提孤鸣鹤的名字,以免引起柯灵的黑暗回忆。

    孟聪明提到孤鸣鹤,柯云知道他的意思。

    但他不想妹妹再回忆那些去受刺激。况且孟聪明是个率性的没长大的孩子,第一次见柯灵就言语冒失伤害了柯灵,让柯灵一直都对他不太友好。昨天又不管不顾地逼问柯灵,更令他没法放心。

    但柯云始终是个和气的青年,待孟聪明也像大哥哥一样,他微微笑着道:“不用心急,还有时间。我们慢慢了解。”

    孟聪明有多聪明。

    他立刻明白了柯云内心在想什么。

    他突然发现,他们这一对恋人关系,也许会影响到他寻找线索的进展。

    柯云也始终没有提玉怜珠。

    既然柯搏虎将盟约的事情全权托付给孟聪明,柯云便也不再过问。柯搏虎说过的,他不再重复,这也是柯家人一向的习惯:简单、直接、干脆,却不失谨慎、周密。

    分手之时,柯云道:“珠儿姐姐说来蓟州,我知道你下山后先去了河东看姐姐,却又负气而走,想必姐姐很伤心。爹和娘都希望你和珠儿姐姐早些见面,只是可以想象的原因,珠儿姐姐这次的行期一拖再拖。”

    孟聪明点头:“我想到离开黄山,或许会有很重大的事情要我做,看来我还是想的保守了。”

    柯云很平静也说道:“国朝局势十几年都山雨欲来,不论有多少未知的危险因素,必要时只能抢在前面。”

    柯云说到这里,便停住了。但他相信孟聪明听得懂。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