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八章 暗波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柯云进来的时候,柯灵还在继续吹着曲子。

    夕阳已经快要落到西边那棵大树后边去了,彩霞满天,落日余晖将小小的花园映出温馨的氤氲。

    人约黄昏后。

    这太有意境的五个字,对任何少男少女来说,都是浪漫和美好。

    此刻的箫声,婉转旋绕着飘向黄昏的天空,又飘远,渐渐消失在无垠的灰蓝色天空里。

    柯云最了解柯灵。

    她一定又想起从前的不开心,或者未来命运的不可知。

    他默默地走到柯灵身边,静静地听着,半晌才柔道:“灵儿,你一个人在这里坐了多久啊?”

    柯灵抬起头,一双眼睛亮起来,顿时有了神彩,原来她也可以是个笑靥如花的可爱少女。

    她有点抑制不住开心地站起来,放下手里的紫竹箫,看着柯云甜美地笑着:“灵儿想着,会的曲子都吹过一遍,大哥就会来了。”

    她将自己的手放在柯云的手里,她的手指修长好看,却因为自小练武功并不像一般少女那么细嫩,有些粗糙扎手。

    柯云是个很沉静的人。而柯灵和他的性格很有些像,两个人都是沉静而话少,虽然他们并非亲兄妹。

    但她的手放到柯云手里的一瞬间,柯云仍然心跳了,不能再平静。他握紧她冰凉的手,一双有神的眼睛专注地看着柯灵。

    柯灵脸微微红了:“大哥干嘛这么看着灵儿?”

    柯云微笑了:“好不容易只有两个人,为什么不多看看?”

    柯灵脸红了,柯云这才放开她的手:“今天来客人了,晚饭会很热闹的。”

    柯灵愣怔一下,突然道:“是孟公子么?”

    柯云道:“是的,看来府里也传遍了,连你都知道了。他是个很好的朋友。”

    柯灵迟疑了一下:“是的,他很聪明,但太犀利了。”

    柯云也一愣。

    他虽然不像孟聪明那么机灵,但出道很早,阅历却深,而且如柯搏虎所说,也是很聪明的。

    他立刻明白,孟聪明和灵儿是见过了。

    难道,聪明已经向灵儿问了她的来历么?

    他一时不知道,孟聪明这样做,是算感觉敏锐,还是太不谨慎。

    他完全没有让柯灵看出内心的想去,毕竟他年纪虽轻,处理事情却很成熟老练。

    柯灵和孟聪明,都比他小,都需要他去关爱。

    他不动声色,微笑道:“聪明那个性子,时间久了你就明白了。这次是爹爹给他有任务的。”

    柯灵嗯了一声。

    柯云又拉住她的手:“看,手都冰凉冰凉的。大哥有时间就会来看你,以后不许在花园里呆等。”

    他太了解柯灵。就是她这一份痴和倔,才让他对她格外心动。

    他是柯搏虎的儿子,少年成名,战功卓著,而且英俊逼人。每次战场得胜,带队归来。白袍白马驰过蓟州街道的时候,都有无数少女被他迷倒,簇拥着迎候。

    但内心,他是个踏实稳健的人,也很难对异性轻易产生爱恋之情。但是,哪个少男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这个四年前被收养的小妹妹,用执着和倔强的依恋占据了他的心。

    饭桌上真是美味佳肴多不胜数。

    柯博虎在蓟州集军政大权于一身,但柯府上下生活却很简朴,今天全是为了孟聪明的缘故。

    柯夫人更是喜的团团富态的脸漾满笑容收不住,她亲自用象牙箸又夹起一块鸭子放在孟聪明面前已经堆得高高的碟子里:“这是蓟州特产花头鸭,用几十种佐料煨了一夜烧出来的,快多吃点儿!”

    柯搏虎也笑眯眯地看着孟聪明。自从好兄弟孟噩病故,朝中联盟陡然又失掉最得力的一环,如今看到孟聪明长大,他也是百感交集。

    不过虽然孟噩是病故,后代可以被朝廷抚恤入仕,柯搏虎却决定不让孟聪明再入仕途,而孟聪明也是个野性子,对当官毫无兴趣。

    孟聪明每次来蓟州,都像到了自己家一样,今天却稍微有些不自在。显然他已经得罪了柯家大小姐,这位美丽慧性的少女也在饭桌上,和养父母、兄长一起陪着孟聪明用饭。看得出她是个话很少的安静女孩,因为与孟聪明的过节,话就更少。她吃东西就更更少,似乎米粒也是一粒一粒在夹,菜也是半天才掂上一根。

    柯云也觉得讶异,轻声道:“灵儿,今天胃口不好么?”

    柯灵眨了一下黑而明亮的大眼睛,摇了摇头。

    虽然孟聪明的姐姐成王妃孟离珠,被称为国朝第一美女。但孟聪明不得不承认,这位柯家大小姐虽然年纪还小,却是个非常有味道的美女。只是她的神情中,总是有种不知哪里来的忧郁,直觉就是个有故事的人。

    她的皮肤并不是那种白皙吹弹得破的,而是象牙般细腻,再配上眉梢微微上挑带着英气的漆黑长眉和幽黑如深潭般的眼睛,有种动人到骨子里的韵味。

    奇怪的是,离她近了,孟聪明才发现,她两腮边各有一个鲜红的小红点,如美人痣一般,但又不像痣,倒给她添了一丝凄清又艳丽的美。

    柯夫人皱了一下眉,用略微严肃而威严的口气道:“灵儿,女孩子太瘦不是福相!”

    灵儿似乎很怕柯夫人,陡地如受惊的小鹿一般站起来:“娘,是,灵儿还不太饿,这就多吃些。”

    柯夫人也感觉自己口气重了,看着柯灵受惊的样子,缓和了神情:“哎,娘没生气,坐下吧。小小年纪,不要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开心才是。”

    柯夫人自己就圆圆白白,很有福相,和清瘦忧郁的柯灵,完全是两种风格。

    孟聪明心中一动,好像柯夫人并不太喜欢这个养女,虽然嫌她吃得少,却根本没有给她夹过菜。他下意识低头看着面前碟子里被柯夫人堆得满满的各种菜肴。

    而且,她言语安慰养女,却并没有像对孟聪明一样拍拍脸蛋,捏捏腮帮这种亲昵的举动。

    柯灵紧张局促地坐下。

    柯云夹了一块肉脯放到柯灵碟子里:“听娘的话,吃点肉!”

    这下,柯夫人刚和缓的脸又僵了,柯搏虎却笑起来:“夫人可真是瞎操心。女孩子怕胖不是很正常?难道夫人想替云儿娶个白胖媳妇吗?好像夫人看中的……那谁,也不胖嘛。”

    他说到这里忍不住哈哈两声,柯云微有尴尬。柯灵却脸上一紧,紧张地抬起头,看看养父,又惊慌地低下头。

    柯搏虎也觉得自己轻率了,赶紧咳咳两声掩饰。

    柯夫人哼了一声:“我这个当娘的说了能算吗?云儿喜欢谁就娶谁,为妻为母,也只能做到这这一步了!”

    孟聪明心里动了一下,他的感觉果然是对的。柯伯母看上的那谁,显然是被柯云和柯灵搅局了。

    在蓟州很快度过了两天。

    这里孟聪明很熟悉。

    父母先后去世,孟聪明被父亲信任的下属送到成王府,只呆了几个月,他就闹着要回老家。但回到江南老家,家乡的亲戚族人,因为孟噩去世,无法再照顾他们生计,成王也失了势,整个孟氏家族都被排挤,生活得异常艰难,关系更是复杂。小小的孟聪明尝尽了人间冷暖。好在他家故交,孟噩的好朋友江龙海发现孟聪明生活的很不好,但没有理由与孟家族人争孟聪明的抚养权,于是去信给成王妃。姐姐知道后难过得掉了眼泪,便写信求了柯搏虎将弟弟接到西玉州。所以孟聪明不仅熟悉蓟州这个地方,也熟悉蓟州的很多人。

    对于成王,孟聪明的印象很不好。他脸色黄黄的永远像个病人,而且阴郁、内向、封闭、自私、胆小、怯懦,所有这些负面不光彩的词用来形容他都准确而生动。成王似乎是个永远躲在阴暗的内室里的人,从不肯出来见阳光。从小孟聪明就不喜欢成王府压抑的气氛,他始终不明白,做事干脆有决断,在战场上如猛虎般令敌人胆寒的柯搏虎,为什么会与成王结盟。

    纵观国朝上下各方势力,几乎情愿不情愿,都已倒向韦都。韦都就像董卓,又像曹操。

    但孟聪明始终不认为,生死存亡关头,在河东领兵的成王,有胆识与柯搏虎真正联兵结盟。

    眼下蓟州的情形,令孟聪明更替柯搏虎这个长辈担心起来。想到这里,他突然站起来,时间宝贵,一刻都不能耽搁,他必须要去做事了!

    这是他熟悉的地方,他不妨去做些有用的事。

    刚完成了柯大人交付的差使,关正枫挂好剑,到了军营中他处理公事的处所。

    他是柯搏虎的亲信部下,作为中军大将的他很受信任,作战经验极其丰富,也很忠心。在军中和地方人头也颇熟。

    他在军营的居所很简单,小小的一个套房,外面是个小厅,可以起居和接待访客,也可以和下属议事。里间,则挂着他常用的兵器铠甲,还有一张床。因为他常要在军营值岗。

    他先进到里间,将剑拿下挂好,又将外敞脱下挂上。将带回的公事文书放到桌案上的匣子里,便又从里间出来,来到客厅。

    这时他的侍卫已经将茶为他备好,像往常一样,几个手下前来请示,或者汇报什么事情。

    等事情都处理完了,他又将明天要做的事一一安排,让侍卫通知不同的人来见他,等所有事情处理完,天已经暗了。

    侍卫为他点上灯,他道:“你下去休息吧,明早记得准时到校场。”

    侍卫施礼退下,他拿好灯,走进里间屋子,将灯放在桌上。

    他看到那个匣子,突然有些不安。他将匣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份文书,转身放到书柜最左边的格里,上了锁,将钥匙放在随身的锦囊里。

    然后,他就离开房间。

    今天,轮到他值岗,他要在亥时赶到校场。

    他虽然在柯搏虎手下的将领里,是个细心的人。但是,他还是没有注意,那封要紧的文书,在他离开里间的时候,发生过什么故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