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六章 消失的女飞盗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聪明慵懒地斜躺在床上。

    柯伯母好几年没见过他了,虽然对柯云也和柯搏虎一样要求严格,态度温和却不苟言笑,但对孟聪明简直是宠上了天。

    给他准备的房间温馨又精致,床上蓬松的枕头和柔软的被子竟然是粉色绫罗的,这和黄山比可是天上地下啊。此刻,柯夫人兴兴致致地去厨房监工弄晚上的欢迎宴去,桌上还摆着一碗早就煨在火上好几个时辰的鸡汤,正冒着浓郁的香气。

    孟聪明却无心赏脸光顾那碗鸡汤,终于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他又想起来西玉路上的诸多异相。

    进了城,也有一些不对劲儿的地方,似乎整个蓟州,无处不笼罩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为什么柯云和瞧笑天都回避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呢?

    他从腰间拿出那个纸卷,展开。

    匆匆扫了一遍,又细细地看起来,心突然掉了下去。

    十四年前,那猛然回头的,没有脸的脸。

    还有飘忽的身影。

    玉怜珠,就这样消失了,再也没有人发现过她的踪迹。

    他突然心绪烦乱,将那张纸又重新卷好,放妥。

    今天,柯云对他的态度,让他感觉到了生分。

    虽然,这是一个边关将领最基本的谨慎。

    但他原本是什么话都和柯云这个哥哥说的。

    他在路上,就觉得来往的飞马信使和官吏车辆未免多了些,关键,还有一些便装却分明身上有功夫的人。

    这里是边关,北燕和蓟州表面平静已久,但他这次来,形势明显异样,气氛也不同寻常。

    父母都走了,姐姐在成王府很不舒心地生活。成王被韦都和皇上威压,姐姐又在成王和成王母亲贵太妃的束缚之下,生活得谨小慎微。

    他帮不了姐姐,便不愿再去想姐姐。

    现在,

    他是一个无可依傍的浪子了。

    苦松居士和大师兄清风,亲自将他这个江湖风传不合格的弟子送下黄山。

    他向苦松居士施礼:“师父……”

    苦松居士却淡淡道:“叫什么师父?叫师叔吧。”

    清风将包袱交给他,这个大师兄,下山的路上,一直坚持替他背着包袱。

    他只好呐呐地:“师叔,聪明告别师叔和师兄了。”

    苦松居士微笑道:“去吧,好好体会江湖。”

    说着,一向端正慈严的苦松居士,竟然露出罕有的意味深长的笑意。

    清风跟着苦松居士回去了,却趁苦松不注意的时候,回头张望。看孟聪明还没有走,就冲他挥手。

    他结束回忆,又开始想自己要做的事情。

    玉怜珠到底在什么地方?

    找到了,又能怎样?

    如果玉怜珠像传说中的那么可怕,那么可能已经……

    他猛地坐了起来。

    屋里很静,鸡汤已经凉了。

    窗外传来北方特有的风沙声。

    桌上那碗静静地已经凉了的鸡汤,似乎在告诉他,他根本不应该在这个充满温馨气氛的环境里闲呆着。

    他向外面看了一眼,刚长出嫩叶的树枝在早春呼号的风中摇摆,像水中飘摇的水草。果然是北方啊!但天色尚早,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

    不论他多么浪荡随性,柯伯母费心一下午的晚宴,他绝不能迟到。

    但现在还有时间做点事情,于是半刻之后他已经出现在大街上了。

    孟聪明信步走到离总管府不远的一个茶水摊。

    按理,总管府附近不许有商铺,更不许随便摆摊儿。但王老五是有名的老实人,又是家里世世代代居住在蓟州,没有其他谋生能耐,柯搏虎特许他在总管府门口摆茶摊儿。平日主要是府里的侍卫仆役等人,没事凑到一起喝个茶吃个小食。甚至柯搏虎有时也会带几个幕僚侍卫,光顾一下王老五的茶摊。

    孟聪明笑道:“王大爷,可还记得聪明?”

    王老五抬起头一看,喜道:“哇,是孟公子。我老头子记性还可以的。不过,公子小时候好淘气,现在可真是英俊帅气啊。快快,老头子请您喝茶。”

    孟聪明顿时开心起来,他坐在小木板凳上,王老五给他沏了一杯热腾腾的茶,又端了一碟煎得外焦里嫩的麻糕。茶是蓟州土产的茶,不是什么上好的高档茶,却喝着酣劲畅快,很多来过的外乡人也都很快喜欢上。

    孟聪明喝着茶,吃着麻团,却在东张西望。

    王老五不解:“公子在等什么人么?”

    孟聪明暗想,太不沉不住气啦,竟然让王老五都看出来。

    他却不隐瞒:“嗯哪,等个朋友。”

    “哎,你这样大模大样的东张西望可不好哇!”

    孟聪明话音未落,瞧笑天神不知鬼不觉地冒出来。

    孟聪明放下茶碗:“有何不好?”

    “噗!”瞧笑天笑喷了,“孟老弟什么时候还文绉绉起来了。”

    “废话,我骂你才好么?”

    瞧笑天瞪着孟聪明:“哼哼,不要不识好人心。我早就知道你会再找我,话没说透么。”

    王老五赶紧给这个孟聪明的朋友也端来茶和麻糕。瞧笑天老实不客气地端起茶碗,畅快淋漓地喝起来。

    孟聪明瞪着他:“玉怜珠已经离开北燕了,而且好多年了?”

    瞧笑天哈哈一笑:“我刚才就提醒你么,你怎么知道玉怜珠就一定在北燕?你好像没反应一样,完全没有传说中一文钱神探的睿智么。”

    孟聪明沉吟了。

    瞧笑天声音压得低低的:“她多年不在江湖出现,应该是在躲避仇家。她离开北燕,说明她要躲的,可能不只是一件事。无论她躲在哪里,只能说明两点。”

    说到这里,瞧笑天停住了。

    孟聪明看着他:“怎么不说了?银子不够?”

    瞧笑天并不理孟雨的讽刺:“她现在在哪里,必须是那个地方,那里的人,有足够的能力庇护她。”

    孟聪明抖了一下,那个没有脸的人,那空洞的眼睛。

    “她离开北燕多长时间了?”

    瞧笑天眨眨眼:“这个恕瞧某不能说。”

    孟聪明知道瞧笑天在江湖上不只吃一家,他能拿到玉怜珠的消息,给玉怜珠办事也说不准。

    他不再追问,心里却转上了。

    玉怜珠有多大胆子要和韦都作对,然后十几年东躲西藏?为钱?为仇?

    她从北燕离开,不用说是再次进入了国朝。

    但是,进入了国朝就要面对韦都,那么她一定是在北燕也遇到了找她的人。而现在她所在的地方,一定是有国朝的人在庇护她。

    可是,她人呢?她在哪里?

    又是谁在庇护她?

    他突然从沉思中猛醒,看着瞧笑天:“告诉我这个,我要给你加多少银子?”

    瞧笑天顿时被一口热茶呛到了:“我一个小偷都没张嘴钱钱钱的,”他凑近孟聪明,“钱不需要,日后瞧某遇到危险的时候,请孟公子出手相援。”

    孟聪明差点茶都喷出来:“你不是说我是放水黄山弟子么?我的微末武功,能帮得上您这江湖第一神偷,还能摘星,的手?”

    瞧笑天哎了一声:“这不是孟公子用实际行动改变了瞧某的看法嘛。”

    瞧笑天竟然还伸了下大指指:“苦松居士,果然是永远不会放水的。”

    孟聪明皱眉,他不喜欢瞧笑天这样说苦松,虽然只是他师叔。但他也知道,瞧笑天本来就是个口无遮拦的人,便不指摘他。

    看王老五在忙乎干活,瞧笑天又压低声音:“你为什么一下山就来找我?因为你知道找到我,就会惊动玉怜珠,你就是想让她主动现身来找你。”

    孟聪明一怔,随即呵呵一笑:“你何必叫神盗呢,这个神探的名号我宁可送给你。”

    瞧笑天道:“就算我收回放水黄山弟子的话,但你的武功还是没有资格主动找她。”

    孟聪明翻了翻眼睛。

    瞧笑天道:“嗯嗯嗯,是不是说得太多了小孟?平时这末多都可以收好几次费了,你招唤瞧某过来,目的达到了罢?”

    他站起来:“谢谢孟公子的茶,再见。”

    孟聪明盯着瞧笑天,半晌徐徐道:“你真罗嗦,不过你的忠言,我记住了。”

    孟聪明从身上掏出一张银票,塞给瞧笑天。

    瞧笑天顿时站直身子,神气活现地:“难道神盗就不可以有侠义精神了?只要神探信守刚才的承诺,日后都不收钱。”

    孟聪明又好气又好笑:“那个仍算数,这个请收下。”

    瞧笑天一把拿过银票,塞到衣服里:“好好我马上还有正事儿要办,不跟你咧咧……”

    看瞧笑天走了,王老五这才走过来。他摆摊多年,知道客人谈话要躲远些,此刻过来道:“孟公子,给您换些热茶吧。”

    孟聪明忙道:“辛苦老伯了。”

    然后孟聪明很笃定地端起王老五新沏的热茶,悠然地喝起来。

    天色尚早,在这里享受北方边塞城市的风情,真是别有一番意境。

    突然,总管府人声鼎沸,不一时大门大开,一个人被扔了出来,那人凌空翻身落地,随即狼狈施展轻功逃跑。

    孟聪明猛地站起,一个起势已经轻飘飘落在那人面前:“瞧笑天,你干什么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