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章 林中女尸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多年之后。

    通往边关蓟州的大路上,

    一个人骑着马信马由缰地走着。

    离蓟州越近,孟聪明的心情越激动。

    不仅与分别已久的好朋友柯云又要见到了,柯搏虎和柯夫人对他也很慈祥。

    而是,多年前国相府后花园那个没脸人的回首一瞬,他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去解开它。

    至于为什么恰好在蓟州,读者暂时还不能知道。

    找到谜底的愿望这些年一直隐藏在他心底,但此刻他并不着急,他要好好感受在北方特有的两排绿色掩映的大路上,缓缓行走的那种独特意境。

    突然,树林里似乎有人低微地叫了一声。

    孟聪明耳朵十分灵敏,

    是个女子濒死挣扎的声音。

    声音发出的同时,他已从马上一纵一挺,闪进了树林。

    那匹马,就任由它在大道上自由遛跶,马儿灵性得很,一边踱着盛装舞步,一边耳朵支愣着和主人一样警觉。

    孟聪明飘飘落到树林中,他耳力既好,一下就准确地降落到了事发地。

    但是,他马上发现自己错了。

    并没有什么濒死的女子。

    但他眼前,却赫然站着一个黑袍没脸人!

    正是中午时分。

    虽然是初春,北方浓烈的阳光直射下来,穿过树叶间隙,却是明晃晃的,非常亮。

    没脸人,就在这光天白日下,站在孟聪明的面前。

    一瞬间,孟聪明似乎回到了十四年前。

    那样一个月光隐去的黑夜。

    而今天,是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正午。

    只是,出现在他眼前的,都是同一个人!

    同一个没有脸的人。

    那张没有脸的脸呈现出一种古怪的笑意,看着更加可怖:“恭喜,一文钱神探,你搞了这么多年,不就是要来找我么?看,我迎接你来了。”

    果然是个女人。

    孟聪明捏紧了拳头:“那个女子呢?不要告诉我没有这个人!”

    没脸人,竟然很听话地,朝旁边礼貌地让了让。

    她身后,一个女子血流遍地,倒在草地上。

    孟聪明啊了一声就冲了过去。

    没脸人却迅速出手,孟聪明几乎没有来得及反应,她已经捏住了孟聪明的手腕。

    孟聪明待要动,没脸人捏着他手腕的手倏地变得比铁还硬比,死死钳住了他。

    孟聪明怒不可遏,闪电般回手用肘撞击,他急着去看那个女子。他心中充满恐惧与担心。那个女子会是谁。

    是不是她?

    是不是?

    没脸人的武功,显然比孟聪明高很多,但她不知道是不是轻敌,竟然没有提内力。她完全没想到孟聪明看着白白净净,竟然力气这么大。

    要知道,如当今一北一南武林泰斗孤鸣鹤和妙常大师,提内力也要有个积聚过程,即便传说中的武林泰斗,同样没有人能想提就倾刻间可以提起来。以人体生理构造,那只是武侠小说中才能发生的。虽然这个时间可以缩短到现在的毫秒。但高手对决,倾刻已足够致命。

    好在没脸人虽然提不了内力,招式却同样快,她突然松手,闪身。孟聪明撞空了,他好像忘了后背亮给了没脸人。却根本不顾身后的危险,纵身一跃,就奔到那女子身边。

    女子竟然是胸前中掌,那一掌的力道,五脏六腑伴着鲜血全部流到体外,惨不忍睹,显然是刚刚才死。

    女子的面孔却完好,面孔白皙,五官清秀,秀气的瓜子脸。只是秀丽的眼睛紧闭着。

    不是她!

    虽然胸中仍然盈满愤怒,孟聪明却心里松了口气。

    他手心里全是汗,回首怒视着没脸人。

    没脸人竟然没有在孟聪明身后发起攻击,她只是用尖细的嗓音冷冷地道:“如果我刚才出招,你已经和她一样了。”

    孟聪明愤怒地瞪着她:“你在这里专门等我的吧。那就亮出目的,何必演戏。”

    没脸人突然变得很不友好,冷冷地道:“滚出蓟州。”

    孟聪明冷笑:“你心里有鬼。”

    没脸人走到了他面前。

    既没有提内力也没有用轻功,就那么平平常常地走到他面前:“我不是滥杀之人,她是叛徒。”

    孟聪明仍然冷笑:“那也要看她背叛的是什么。”

    没脸人的黑衣飘飘洒洒,像只有夜间才出现的扑着翅膀的蝙蝠,北方的春天,风很不小。

    这片沐浴着阳光的树林里,此刻就只有他们两人,还有一个满身是血体无完尸的悲惨女子。

    这情景兀自让孟聪明觉得可怖,但更令他愤怒。

    “你想要我退却?十三年前那件东西,你拿到哪里去了?”

    没脸人瞳孔皱缩着:“你最好不要问,更最好不要管。否则,”

    她回头看了一下:“就和她一样……”

    “样”字音还没落,她突然长身而起,孟聪明只觉得一片黑云压来,一阵强烈的气息从他脸上割过,他的身体就向后倒去,没脸人却回手带着黑色长袖又拂回来,衫袖拂过孟聪明的后背,后背也如刀割一般地痛。

    她提起了内息,孟聪明就抵挡不了,他被那股强大的内息击得站立不稳。而没脸人却纵身飘走,瞬间就消失了!

    孟聪明惊魂未定,一切却好像突然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那女子的尸体分明还在那里。

    一切又恢复了死一般的静寂。

    阳光明媚,他却和一具冰冷的尸身在一起。

    边关蓟州城外,大路笔直,早春花开,柳绿天蓝,风吹草低见牛羊。

    北方的黄土绿柳,甚至没有征兆突然腾起的风沙,别是一番苍茫景象。

    这里是边关,两排新柳掩映的官道上,除了贬夫走卒,往来行商,还常有全副武装的士兵快马奔驰而过身后扬起烟尘。也不时有官轿,官府马车行驶在官道上,向着蓟州急急赶路奔驰。显然是要向统领周边郡县的蓟州最高军政长官,受历代皇命之托自治的总管大人汇报军情政事。

    城南二十里一个高坡之上,青青的小草刚长出来的,毛茸茸的,像给山坡铺上了一层绿毯。坡上孤独矗立的一棵大树,也新披上绿衣孤独矗立着。

    “嗬,”摘星手瞧笑天用脚勾着树枝从树上倒挂下来,身体在空中晃悠着。

    孟聪明正倚在树干上小憩,赫然看到一张脸从树上挂下来,因为离得太近,简直是一张巨大的脸。

    正咬着草根遐想的孟聪明,吓得妈呀一声跳了起来,两个人脑袋撞在一起,都被撞得七荤八素。

    孟聪明一个打滚滚出七八丈外。

    而倒挂下来的瞧笑天,被孟聪撞的猛一吃痛,勾着树枝的腿松脱开了,立码摔了个倒栽葱,狗吃屎。

    孟聪明捂着脑袋爬起来,看到瞧笑天像口袋似的摔趴在草地上,捂着肚子笑弯了腰,然后慢腾腾走回到大树下:“自作自受吧?”

    瞧笑天狼狈地爬起来,他被孟聪明故意撞中脑门,撞得晕头转向,又摔得七荤八素,拍打着衣服上的土道:“小白脸,你故意的吧,没好心眼儿!”

    孟聪明笑弯了腰:“知道还惹我?”

    瞧笑天摸着头上的大包,突然也笑了:“你被官府捉去之后,怎么脱的身?蓟州大牢滋味怎么样?”

    孟聪明哼了一声:“人不是我杀的,官府能奈我何?”

    瞧笑天揶揄着:“耶耶耶耶,说的国朝官府都是青天一样,想必还是柯搏虎起作用了吧。”

    孟聪明却突然道:“如果那人真是玉怜珠,我还约你到这里干什么?”

    瞧笑天愣了一下:“她不是玉怜珠?她武功不是很厉害你对付不了吗?”

    孟聪明冷笑:“假的就是假的,玉怜珠的武功,是正派武功中的邪功。可这个人,只有邪功,更不要说实力上的差距。”

    瞧笑天哼了一声:“一文钱神探的名头果然实至名归,虽然对你的武功实力有疑问,对你的智慧还是佩服的。”

    孟聪明并没有说,当他质问没脸人,十四年前,你把那件东西拿到哪儿去了?

    没脸人的回答,令他当即就判定她绝不会是玉怜珠。

    当然,他不会和瞧笑天说。

    瞧笑天神气活现地:“既然阁下遇到的是假玉怜珠,那就是说还需要瞧某的信息,生意还有的做,可对?”

    蓟州城里最有名的酒楼会仙居。

    瞧笑天左手一只鸭腿,右手一只鸭腿正啃得欢。

    这是蓟州土产花头鸭,肉质肥嫩,价格很是不菲,用蓟州独特的烹饪手法和调料烧得肉烂骨软鲜香入味,啃起来真是美如仙肴。

    孟聪明端着一坛刘伶醉传侍立在旁边忍着,却一脸不屑:“鸭子一共两只腿,你全攥着,要不要这么贪。”

    瞧笑天呲开一口白牙,又用门牙从鸭腿上扯下一大块肉。

    孟聪明一闭眼:“得得,简直不忍猝看!”

    这一闭眼新的毛病又来了,孟聪明觉得瞧笑天吧叽吧叽的声音更不可忍受,便睁开眼:“我说,蓟州的风向有点不对呀?你有木有觉得?”

    瞧笑天不理他,顾自津津有味地啃着鸭子。

    孟聪明又道:“刚才官道上的行人,行迹不同寻常的似乎多了点。”

    桌上躺着个歪倒着的酒坛,一滴酒也没漏出来,显然已被喝光。瞧笑天还是不说话,从孟聪明手中抓过开了封的酒坛,双手举着,仰脖咕咚咕咚灌起来。

    孟聪明简直无语了:“吃相要不要更好看一点呀,摘星手大人!”

    瞧笑天瞬间喝光了一坛酒,将坛子在空中一悠,然后接住端端正正地放在桌上。

    孟聪明道:“我刚才问你话,你听到没有?”

    瞧笑天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摸摸肚子。

    “我头上的大包,这样才算得到部分滋养和补偿。”

    孟聪明没好气地:“滋养什么,把包养得更大?你银子也拿了,吃饱了也喝足了,我问你话为什么不回答?作生意要讲究信誉!”

    瞧笑天嘿嘿笑着,捏了捏腰间,硬硬地还在。

    他一只脚踩在木头方凳上,朝孟聪明凑过去:“嘿嘿……”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破破破!”孟聪明拼命扇着鼻子往一边躲,“离我远点儿!”

    瞧笑天将脑袋拉远了一点:“你给钱又不是问这件事的。不过我们江湖人士历来对官府的事情比官府自己的人还要消息灵通。”

    孟聪明哼了一声:“当然,有的人嗅觉和某种动物一样灵敏嘛。”

    瞧笑天一脚踢过来,孟聪明一伸手就捉住他的脚腕,推了回去:“我知道周边郡县每日都会有官差和驻军信使赶往蓟州汇报军政要情,但这一路的情景还是有些不同寻常。”

    瞧笑天高傲地:“谁让你在江湖上时间短呢。善意提醒阁下,好奇心不要太强。”

    孟聪明哼了一声,“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瞧笑天叫起来:“你刚才那个问题给钱了嘛?”

    孟聪明又哼了一声:“付了钱的问题你也没说!”

    瞧笑天不再嘻皮笑脸,从腰间摸出一个纸卷:“我只管拿钱交货,但这是玉怜珠,你要想清楚。”

    他攥着纸卷递给孟聪明,孟聪明伸手来接,他却突然又缩了回去。

    孟聪明道:“摘星手不是只认钱不认人吗?你已经拿了银子,给我货先。”

    瞧笑天生气了,大声道:“我不是说了‘但’了吗?你为什么忽略我的‘但’?!”

    孟聪明怔了一下,道:“你不是拿了钱吗?”

    瞧笑天顾不得和孟聪明鸡生蛋,蛋生鸡,将纸卷塞回腰间,哼了一声:“但,如果不是玉怜珠,钱当然排在第一位。”

    孟聪明呃一声笑起来:“原来神偷怕女盗。”

    他拍拍桌上横七八倒的酒坛:“世人都记得,十几年前人人闻声丧胆的女盗玉怜珠在江湖上突然消失,七八年之后,才有一位神偷崛起。”

    瞧笑天将纸卷从腰间拿出来,迅速塞到孟聪明手里:“孟公子,讲个故事给你,”他停了一下,“黄山派弟子下山,个个武功惊人,奠定了武林江南正宗四大派之一的地位。皆因苦松居士性情和蔼,堪称慈师,但要求弟子的标准却从未打过折扣。所有出师弟子下山前,都要和武功仅次于苦松的首座弟子打一场,抵得过一百招,才能出师下山。只是,新近规矩突然被破了。之前黄山派已有五年没有弟子下山了,而最近下山的一个俗家弟子,据说练功时经常人影不见,闲散惫懒,摘鸟逗猫,厨房偷吃,练功荒疏。可下山前,苦松居士却默许首座大弟子清风容让了……”

    孟聪明的眼睛眯了起来。

    瞧笑天突然停了一下,凑近孟聪明:“若不是苦松亲自出山,就算首座大弟子清风也不是玉怜珠的对手,”他又压低了声音,“我瞧笑天虽然是小偷,但念你是国朝忠臣之后……”

    孟聪明眯着的眼睛突然一亮:“你说够了没有?你钱都拿了……”

    瞧笑天说得正高兴实然被打断,一口气憋住,差点被憋死。半天才憋出一句:“我不是东西已经给了吗?那些话就当对狗说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