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章 格萨尔:孤岛之王,一骑当千

作者:饥饿艺术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想我谈过了我要支付的酬劳。”

    “不,不够。”格萨尔异色的双眸闪闪发光,“我要战船和骏马,多更多。”

    没容奥威尔置疑,格萨尔走到天神的渡鸦前,做游戏一样的放低身子,用肩膀抵住奥威尔的腹部,把他也抗了起来。

    格萨尔一左一右,扛着两个人,像马一样每一步都踏起后尘,向家中走去。

    沙特阿卡人没有酒也能发疯,孤岛之王发疯时更加肆无忌惮,尘埃中他唱着歌:“我会拥有战船,多更多……”

    奥威尔直接被扔到了地上,格萨尔故意用力的摔他,黑袍在临地的瞬间突然鼓风,奥威尔轻盈又安然的坐着,在地面荡起一圈灰尘。

    “怎么做到的?”

    “我无法告诉你,我是渡鸦,渡鸦的本能。”

    格萨尔把安蒂缇娜放上床,他脸上很是不屑的对奥威尔说话:“你以为把自己的归属描述得触不可及,就可以靠杂耍行骗了?你是埃拉的渡鸦,那我是天神的海兽。”

    “不,你不是。”奥威尔没有情绪的说,“你是无孕而娩的圣子。”

    “所以,归根结底你是天神的宠物?宠物到人间就是乌鸦之王?那天神养的狗呢?”

    “如果养狗的话,当然的,会有苍狗之王,这很正常不是吗?毕竟野蛮又贫瘠的孤岛也能诞生王。”

    格萨尔提起了奥威尔,黑袍飘荡,像挂在孤岛之王身上的旗帜。

    “什么意思?”格萨尔的大口快要咬掉这只乌鸦。

    “我的意思很简单,你,格萨尔,孤岛之王,你可以保留对我的怀疑,你可以认为我是杂耍艺人,可以认为我是巫师,认为我在使用黑魔法都行,但我的报酬仍然在这,等你完成我的要求之后。”

    “在我们谈妥报酬之前,我不会听你需要什么帮助。”

    “你开口。”

    “我得想想。”

    “在你想清楚之前,我不会离开。”

    “对,你离不开。”

    格萨尔说完,扑到在奥威尔身上,奥威尔没有抵抗,任格萨尔把自己五花大绑,只留下呼吸用的口鼻。

    “渡鸦就该在笼中。这就是你的笼。”格萨尔说。

    “你把自己的家比作鸟笼,孤岛之王,此刻我们两人没有人比对方更自由。”

    格萨尔被激怒,他奋力的推了一把奥威尔。

    奥威尔轻轻踮脚就飞开,房屋的立柱上荡起一阵微风,把他柔和的包裹,奥威尔平稳的站在立柱前,没有感到疼痛和冲击。

    格萨尔双手撑着立柱,把奥威尔禁锢在肌肉壮硕的双臂之间,“你之前说,你感受过沙特阿卡人的接待。”

    “对。热情似火的接待。”

    “和伊利亚?”

    奥威尔没有说话。

    “我去伊利亚家中时就发现了,他喝光了整整一桶酒,这不可能,这是你们两个人喝的。”

    “对。”

    格萨尔捏住了奥威尔的下巴,另一只手死死撑着他的额头,似乎再多一句冒犯了孤岛之王的话,奥威尔会亲眼看到被格萨尔扯下的下巴。

    “那你对他说了什么,是不是你逼迫他离开。”

    “我从来没逼迫任何一个人,埃拉的渡鸦只进行观察和——适当的解说。”

    “你说了什么?”格萨尔的手探进了奥威尔嘴巴,手指仅仅扣住了他的牙齿,这个时候格萨尔猜测奥威尔可能真的是渡鸦,他看见这个人的舌头和乌鸦一般尖锐。

    “我对伊利亚说了和你一样的话,格萨尔,你会躺进伊利亚的船,流入宁静的河。”

    眼前奥威尔的嘴被拉开到极限,牙龈被扣出了血,他不可能还能这么清晰的说话,声音来自格萨尔身后。

    格萨尔用力一扯,他没有看见下巴脱离后的血液飞溅,他看见的一团乱羽。

    “格萨尔,你是圣子,但是还没有神力,不要再做这样的事。尤其是对我。”

    黑羽在格萨尔身后旋转,像一个虚空的门,奥威尔重新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眉目低垂的对格萨尔说话,没有情绪,好像折叠了原来被凌虐的时间。

    “如果我说你会死在战船上,你就会放弃风浪?不会,你会更向往大海,更向往抵抗既定的命运,我甚至知道,你反而向往这样的死亡。

    “我没有逼迫伊利亚,是伊利亚自己做出了选择。你们两人,因为同样的一句话,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格萨尔异色的双眸失去的光彩,他在用装出来的不羁压制对这个——人?神?神侍?鸦王?不知道怎么定义,他在压制着自己的敬佩——对不能被武力征服的奥威尔的敬佩。

    “我要一千艘战船,一千匹巨马。”

    “我会给你一匹连天神埃拉都会羡慕的骏马,马中的将军。”

    “一千匹。”

    “沙特阿卡的战士以一当十,而孤岛之王,一骑当千,我给你一匹。”

    “说出你需要的帮助。”

    “这样真的好吗?这么直接。”

    “沙特阿卡人从来不问敌人的情况,只问敌人在哪里。”

    “我的意思是,你这么直接的就开始我和商讨计划,完全不在意你的——她应该是你妻子吧?我没有看见你对她的在意,我在她身上时,更多的感觉到她对你的防备。”

    奥威尔看着睡床,眼中有一种对待宰羔羊的怜悯,“她怀孕了,是个儿子,你的儿子。”

    “还能是谁的?那又怎样?”

    “我能离开一会儿吗?让我借用下你的左肩,我会飞到未来,看看他的情况,仅仅是看到这个女人,我就发现,他,孤岛之王的儿子比你有更加强大的可能性。”

    “孤岛有先知。”格萨尔用相同的话回敬奥威尔。

    “我飞得很快。”

    “什么时候给我马,还有船。我认为现在是谈论交易的时候。”格萨尔对儿子的未来不太在意,更喜欢能够触及的未来。“他有多大的可能性我都不惊讶,他是格萨尔的儿子。”

    奥威尔意味深长的笑着,把急着想要处理的事情都放在了一边,他在心中暗自说:不知道也是好事,她的腹中,怀着一只恶毒的海蛇。

    “我不知道,也不在意你在她身上时看到了怎样的感情,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再伟大的乌鸦都读不懂人心,因此我给你个忠告,任何一位丈夫,都不能忍受自己的妻子被外人这样注视,尤其是被一个人满脸堆着恶心的笑容注视。”

    奥威尔立即收起的笑容,他站正,弯腰,在格萨尔眼前羽化,孤岛之王在落羽中看见乌鸦在房屋的横梁上飞舞。

    “我也给你个忠告,再伟大的凡人,他的地位也在神灵之下,你在我之下,伊利亚在我之下,那个爬上生命之树的人也在我之下。”

    双翼展翅,怒风割破了格萨尔的脸,割断了他引以为傲的胡子。

    主神埃拉的渡鸦再也没有了那种不卑不亢的腔调,他满是神威的在说,“格萨尔,报酬依然生效,但是这件事,你不得不做。”

    “你讲。”格萨尔歪着嘴笑,尝到了一些木屑,举止上好像确实恭顺了一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