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章 神灵:都由我来包揽

作者:饥饿艺术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说来奇怪,即便我看过整个世界的全貌,当我站在这里,我依然觉得,世界是碟形的。”

    在一望无际的巨大白玉盘上,一个渺小的一点穿着有些泛黄的素袍,安安静静的说着话。

    “我的两头黑羊踏着星河,把我带到了这,我能明显的感到,通过缰绳上传来的律动,我能感到它们和我一样的欢乐,当走上这条熟悉的路时,它们甚至比我还要高兴。对吧?我形影不离的朋友。”

    两只黑羊在相互撕咬着对方的尾巴,这是它们漆黑的全身唯一长着绿意的地方,所有的春天都蕴含在它们的尾巴上。

    尾巴青绿如细草——其实那就是细草。

    当黑羊吃掉对方尾巴上的一丛草,一个春天就已过去,然后黑羊又会长出一条尾巴,春天就这样周而复始。

    “我们走过了多少个春季了?”

    母黑羊踏了七下前蹄,公黑羊踏了六下。

    “哦,不知不觉,我们走了十三年,算不上漫长,也确实花了些时间。”

    “你呢?”这个穿着泛黄素袍的渺小,对着无垠的玉盘在发问,“你什么时候到的,你走了多久。”

    “出不多和你同时到的吧。”玉盘上传来回答的声音。

    声音里还掺杂着破裂的脆响,这种破裂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种把最喜爱的珍品故意打碎时令人痛心的奢侈感。

    玉盘干净的裂开,里面仍是无暇的白洁,像里外如一的美德。

    裂缝里有一条细若游丝的黑线,它急速又灵活的穿行,渐渐变大,玉盘上爬出一只巨蛇,它的毒牙在黄素袍面前大如宫殿。

    “这么久了,你还有这样的奢望?你没有权限吃下我,奥犹朵拉。”

    巨蛇高高的盘立,吐出猩红的信子,它垂着头,红信上的黑点很显眼,那是最考究的黑色,是把所有的夜晚都缝制在了衣服中。

    奥犹朵拉从蛇信子上跳下来,大步流星的同时不忘左右摇晃,他的眼睛有和巨蛇一样的眼眸,竖起的瞳孔像绝望的星辰。

    巨蛇在奥犹朵拉身后蜕皮、盘踞,如果从更远的地方来看,很像玉盘睁开了眼。

    “不过路上比你多花了些时间,默多克。”奥犹朵拉用小指掏着耳朵,故意把里面的污垢弹向素衣的默多克,“这是它第十四次蜕皮。那我就走了——十四年。”奥犹朵拉打了个清脆的响指,很满意自己的推理。

    “你非要以这样的方式出场?把初始之域弄碎?弄脏?”默多克摸到了头上的污垢,把它放进怀中的衣袋。

    “当然,不受待见的神就要以不受待见的方式出场。”奥犹朵拉得意的一笑,用嘴角撕扯出一声顽皮的声响,“有个标签,容易被记住。”

    默多克把想说的话吸进了嘴里,不耐烦把头偏向一侧,甚至减弱了呼吸,目前来说,默多克还不愿意吸到奥犹朵拉的气味,也不愿意正式这位不详的神灵。

    “你该多学学我,默多克。”

    默多克憋着一口气在说话,“学你?学一个亡灵之神?”

    ”你太收敛个性,这样在众神的思维中,没有记忆点,可能你的爱人都忘记你了,我不一样,埃拉都对我记忆深刻。”

    “欺骗过他的渡鸦,偷过他的蜜酒,剃掉过他的美髯。主神埃拉当然对你记忆深刻。”

    “嘿嘿嘿。”奥犹朵拉得意的笑,“当然,埃拉当然对我记忆深刻,我偷偷喝了他的蜜酒,他就亲自变成渡鸦啄食我的眼,事前还特意让我喝下一点青春苹果汁,这样他吃掉我一只眼睛,新的眼睛就长出来,然后他又吃,直到我的眼睛挤到他的喉咙才罢休。”

    “停。”默多克难以忍受奥犹朵拉对惩罚没有羞耻感——有才奇怪了。

    亡灵之神怎么会有羞耻感——奥犹朵拉可能会把惩罚当成荣誉一样,比划着身体中的每一处伤痕,讲述一个个故事——不对,这个事情也不会发生,亡灵之神没有羞耻感,同样也没有荣誉心。

    “正因为这个惩罚,我喝了青春苹果汁,我也因此可以和你们一样,活得更久一些。”奥犹朵拉的黑指甲在得意的比划。

    “你为了你的企图心可以不择手段。”

    “所以埃拉才会重视我。”

    “主神重视你?你的头皮被隔开,锻造之神用火锤在你脑仁里捶打了七天,你的肠子被撤出,狩猎之神用毒液泡了你七天,还有——”默多克不想细数奥犹朵拉的罪孽,“你把这叫重视?”

    “对啊,重视,众神一旦出现麻烦就会来找我,这对他们而言很方便。

    “因为麻烦的始作俑者十有就是我,这让他们省去了很多时间,也不用再去使用他们不太灵光的脑子,去思考究竟是谁做了这些事。

    “当然,也有例外,如果这个麻烦不是我制造的,这个时候找我,我往往都能给他们解决的办法。”奥犹朵拉用漆黑的指甲点点的头,对自己的智慧非常得意。

    “你还有一个功能。”默多克总算和奥犹朵拉对视了。

    “当然,如果这个众神制造的麻烦连我都无法解决,所有的罪过就都由我来包揽。不受待见的神反而更能轻易被原谅。这是他们——”奥犹朵拉毒蛇样的眼睛赞许的看着默多克,“脑子唯一灵活的地方。”

    “原谅?你把这称为原谅?”默多克想起奥犹朵拉承认一个个不属于他的罪过时受到的惩罚,心情有些愤怒。

    “在我的记忆中,我从来没有包揽下你的过错。”

    “因为我从不犯错。”

    “因为你从不往我身上推。”

    奥犹朵拉搭上默多克的肩膀,默多克嫌弃的甩开。

    “你没有必要这样,刻意装着邪恶。”

    “众神营造的氛围不容许他们犯错,错误,对他们的智慧和神力是巨大的质疑,所以不受待见的我,必须存在。我亲爱的公正之神,默多克。”

    默多克用泛黄的素袍挡住了准备亲过来的嘴。

    “滚开,毒蛇的嘴。”

    “不,是甜蜜的酒。”

    默多克尝了尝,不是那么甜蜜。

    “埃拉让你来这是为了什么?”亡灵之神垂涎的看着两只黑羊问。

    “是主神埃拉——别打我羊的主意。”

    “我赶路的十四年,还没吃上一口饭。”

    “羊尾巴不行,你可以吃掉羊后腿。”

    “我想吃前腿。”

    “随你,除了尾巴。”

    “吃哪只呢?”奥犹朵拉蹲在黑羊前,唱起一首歌谣,手指随着歌词在两只羊身上来回指点。

    “当我还年少时,妈妈就告诉我,我会拥有羊子——”

    黑羊知道亡灵之神要吃掉它们间其中的一个,但是没有惧怕,“咩咩咩”的叫着。

    歌谣停止了。

    “我吃这头,母羊。”

    “随你,别吃羊尾巴就行。”

    奥犹朵拉杀掉了母羊,吃掉了前腿。他扯着另一只前腿递给默多克问着:“你应该也饿吧?”

    “如果你有十个儿子,你饥饿时也会吃掉一个?”

    亡灵之神吃完了两只羊腿,在衣服上擦着手。

    公羊来到了母羊身后,啃咬着羊屁股后面的尾巴。

    一个个春天离开,母羊长出了双腿,它完好如初,和成为食物之前一样,“咩咩咩”的叫。

    “好特别的黑羊。”亡灵之神赞叹。

    “主神也会羡慕的羊。”公正之神同意着。

    亡灵之神翘起嘴唇,深深的点头同意。

    “我想不明白。”公正之神说,“为什么主神埃拉会安排你来?”

    “当埃拉重视我的时候,只有两个理由,一,我制造了麻烦;二,一定是有众神解决不了的麻烦出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