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章 格萨尔:左肩的渡鸦

作者:饥饿艺术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木桩上,猪血画着三圈圆环,层层递进。

    匕首迅猛的插进了最小的那一环,接着是第二支,第三支。

    三支匕首紧密的挤满在了最中间的圆圈。

    每一次击中,渡鸦就被吓得呱呱作响,嘶叫到喑哑。

    格萨尔走进了木桩,拔出匕首,表情比把战斧砍进敌人腹腔时还要凶猛。

    他把三支匕首背在身后,站在了离木桩更远的地方,重复着投掷的游戏。

    就连最愚笨的人都知道,孤岛之王并不是对这个游戏乐在其中,他不再是战士后,收敛了语言上的表达,但是还没有学会收敛表情,闷不做声又目光凶狠的王,在最后一支匕首偏靶后总算找到了暴怒的理由。

    格萨尔解开腰上的斧头,嘶吼着冲到木桩前,把木桩劈成粉碎。

    没有人敢去询问,维塞克在戒岩下只是他的战士,先知仍然在骨屋中对着他所见的眼前场景怪异的笑,安蒂缇娜也只敢默默的注视。

    他们都知道,如果现在冒然的过去,可能会成为下一个木桩。

    格萨尔异色的双眸染上了红霞,像被血洗礼后的大海和大地。

    “格萨尔。”安蒂缇娜小心翼翼的呼唤着丈夫的名字。

    格萨尔提着斧头,他虎口破开,斧柄流淌着血,愤怒的情绪在脸上渐渐浓缩,集中在嘴角,变成大海一般汪洋的不屑。

    他没有注意作为一个丈夫该有的举止,还是那样提着斧头,傲慢的站着。

    安蒂缇娜看到现在的孤岛之王,又回想起在面对伊利亚时的那种恐怖,那种可能一句话就关系到生死的恐怖。

    格萨尔吸着手上的血,又在脸上抹了一把,看起来是一头刚从雄鹿尸体中抬起头的猛兽。

    “每一次战斗,每一次掠夺,都会有孤岛的战士离开,你因为一个人就乱了方向。”安蒂缇娜一边诧异,一边听着自己的声音。

    格萨尔用斧头指着安蒂缇娜,“每一个英勇作战的战士,他们在自己的最后一战后,都会居住在天神的宫殿。他们在奥多的广场里接受战斗的训练,之后他们会畅快的搏斗,痊愈,豪饮和暴食。而伊利亚,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如果他活着,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如果他死了,如果他不是战死,他就会和老弱的逝者一起被关进亡灵之神奥犹朵拉的牢笼,成为无知无能的囚徒,这不是沙特阿卡人的归宿。”

    “他不会,他没死。”安蒂缇娜镇定的声调和极度惊讶的脸完全不匹配。

    谁在用我的身体说话?她甚至有了这个荒谬的理论。

    “你总是给人惊喜,安蒂缇娜,原来除了美貌和狠毒,你还拥有先知之眼。”格萨尔左右抛掷起战斧,故意露出几个不小心的动作,险些划伤她美丽的脸。

    安蒂缇娜明明在左躲右闪,但视野里的格萨尔还是安然的站着,这表明她不仅没有逃,至少在身体上,比格萨尔还要稳重。

    一定有人控制了我的身体。安蒂缇娜笃定的判断着。

    格萨尔,救救我。

    这是无用的呼喊,安蒂缇娜说出了最大的冒犯:

    “王在自己的领地失去主见,就像在大海中迷途的航海士。格萨尔,你一直自称你是最伟大的航海士,最伟大的战士,现在可笑的是,当你带上王冠后,你两者都不是了,可怜的王,格萨尔。”

    斧头比划到了安蒂缇娜的脸上,但是锋刃没有触及到她秀美的脸庞。

    孤岛之王本来想砍下她的耳朵以示惩罚,毕竟她依然可以用闪亮的金发遮住伤口。

    但是,当斧头靠近的那一刻,他感觉,这个女人给了他一个似曾相似的感觉,让他停止了暴怒。

    安蒂缇娜在说出这句话后,终于在片刻间取得了身体的控制权,她的耳朵流出了血,她的身体比她更先知道说出这句话后的代价。

    “是谁给了你这样的勇气说话,你自以为是的教养?你不同于孤岛的见识?或者是肩上的渡鸦?”

    安蒂缇娜这时才感觉到肩上的重量,还有越渐清晰的利爪紧合。

    是它在控制我说话!

    安蒂缇娜连余光都看不见它,反而,她通过渡鸦的眼看见惊慌的自己。

    “你救了一个女人的命。”格萨尔重新把斧头别在腰间。

    “当然,我现在还不会死,我见过我的死期,不在这里。”

    渡鸦飞开了,在乱羽中化为人形。

    他穿着黑袍,低垂着眉目,左右手都揣在宽大的衣袖中。

    “难怪我第一次听到你名字时就感觉耳熟,奥威尔,主神埃拉左肩的渡鸦。”

    “没错,是我。观察人间,并且在主神埃拉的左耳旁汇报所见的渡鸦,奥威尔。”

    “你又来?”

    “我一直在,无所不在,俯视万界,观察细节。”

    “有足够多的人值得你去打扰。”

    “孤岛也有足够多的战士值得你去关心,但是你更在乎一个匠师。”

    这个时候,格萨尔才注意到安蒂缇娜已经昏阙过去。他满不在乎的说:“你可以直接出现的,在沙特阿卡,无论多么招人讨厌的东西来到,都会得到接待。”

    “我领略过了。”奥威尔说,“我对你和这个女人间的关系同样有兴趣。”

    “不要这样试探。”

    “孤岛之王,没有他的船,你同样能征服大海。”

    “我们从不征服大海,只有伊利亚的船才能更好的借势大海的力量。”

    “伊利亚的船会让你进入宁静的河。”

    格萨尔想起古老的歌谣,他说,“每个人都会有这一天。”

    “那么,我这么说吧,乘坐伊利亚的船,你会过早的进入宁静的河。”

    格萨尔迟疑了一会,他的双拳不断的碰撞着。

    “多早?”

    “在你的脚还没有踏上你想要的沃土时。”

    黑袍下的眉目仍然低垂着,低垂里含着一种见怪不怪的笑。

    “这样好吗?问遥远的土地,而不关心脚下的妻子。”奥威尔的视野恰好能看见昏迷的女人,确实很美,闪耀的金发和天宫中的拉夫塔尼娅不分秋色,“她有儿子了。”

    “我的儿子能不能踏上沃土。”

    “据我所知,孤岛存在先知。”

    “我的儿子能不能踏上沃土。”格萨尔又问。

    “我还没飞过这么远,需要我离开下吗?”奥威尔展开双手,黑羽在双臂间飘落。

    “不用,他一定能。他是格萨尔的儿子。”

    “我需要你的帮助。”奥威尔收起了双臂,不卑不亢的说。

    “我要知道酬劳。”

    “天国的骏马。”

    格萨尔扛着安蒂缇娜就走。

    “我是沙特阿卡人,我只要船。”

    “你已经有了。多更多。”

    “我没有筑船者了。”

    “一流的筑船者,能让船在海洋中乘风破浪。这样的人,你曾经有过。而你现在,有更伟大的筑船者。”

    “你?”格萨尔不屑的吐了口口水,头都不回的继续走。

    “不,伟大的筑船者是你,格萨尔,只有你能让岛民拥有向往海洋的信念,信念,这才是最坚固的船。”

    格萨尔停了下来,他重回的标志性的歪嘴笑,他转过身,试图和眉目低垂的奥威尔对视。

    “主神埃拉的渡鸦,洞察万物的奥威尔,我们来重新谈谈你要给的酬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