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卷 青玄修仙·天妖秘境 第917章 三年之约(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而且他也受到了伤害,叫他如此轻易地放过纳兰嫣然,他绝不同意。

    所以他有自己的想法。

    比如,堂堂正正地打败纳兰嫣然。

    他萧炎不是个输不起的人。

    如果大比那天他真的输了,那也是他萧炎自己技不如人的结果。

    你纳兰嫣然自诩为天之骄女,是那云岚宗的少宗主,未来前景可观。

    他萧炎偏偏不这样认为。

    所以要挑战权威,他要证明他是对的。

    所以萧炎心里有了个别的想法,“我一定要证明自己的实力,我萧炎绝对无任何过错,便是要堂堂正正地打败纳兰嫣然。”

    管你是不是天骄。

    自修仙之后,他便觉得自己有底气有实力说一些硬气话。

    云岚宗的天之骄女又怎样。

    “既然她纳兰嫣然都得罪到我头上了,要羞辱我萧炎,这笔账我自然要好好跟她算一算。”

    萧炎很清楚,如果今日没有师父江缺在,可想而知他的下场如何。

    即使不被强行退婚,萧家以及他萧炎都不会有颜面再见世人了。

    “虽然她在老师面前灰头土脸了,但对于我来说她依然很强。”所以这一次也不算是他胜。

    基于这样的想法萧炎觉得自己应该有另外一种想法。

    比如说,有朝一日能正面打败纳兰嫣然,以此彰显他萧家三少爷的厉害。

    不至于被人说成是靠师父的人。

    虽然靠师父也是一种本事,而且拥有这种本事的人都不多,但萧炎觉得有朝一日还是得靠自己的力量去找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于是他叫住了纳兰嫣然。

    “纳兰小姐,我知道你心中不满,对我以及我师父也万分怨恨,但这些都不重要。”萧炎淡淡说道。

    不过一旁的纳兰嫣然却皱起眉头来,“你到底想说什么?”

    她没听明白。

    她觉得萧炎只是又些运气好而已,要不是遇到江缺这么好的师父,他一介废物哪能有今天这般萧战的场面。

    不过有些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人家萧炎就是运气好。

    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对此纳兰嫣然也没有办法。

    萧炎顿了顿神,继续说道:“三年,三年之后的中秋,我便到云岚宗去找你一决高下。

    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这三年之约是我与你的约定,不为别的,我只是想亲自讨回一些尊严而已。

    你如果害怕了可以不接受。”

    随着萧炎那淡淡的声音响起,随着那冷傲霸道的眼神出现,将这件事推到一个顶峰。

    就连萧战自己都没想到,自家那个傻儿子萧炎居然会说出这番话来。

    三年之约。

    只是在三年以后萧炎真的可以战胜纳兰嫣然吗?

    对此萧战和萧家其余人都持怀疑态度,毕竟萧炎和纳兰嫣然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追上的。

    所以萧战觉得萧炎这小子有点托大了。

    “这小子果然喊出三年之约了。”江缺欣慰地笑了笑,“我之所以没对纳兰嫣然、葛叶他们下杀手,就是为了把他们留给他亲自去解决。”

    未曾想还没等他提醒,萧炎就自己站出来了。

    这很不错。

    “三年么?”

    纳兰嫣然喃呢起来,旋即道:“三年就三年,给你三年时间你也未必追得上我。”

    毕竟她是天才。

    而天才绝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哪怕是萧炎。

    “虽然你有一个强大的师父,虽然你比我想象中要镇定自若得多,但你依然追不上我。”

    纳兰嫣然对此很有自信。

    区区萧炎何足挂齿。

    如果不是江缺在一旁阻拦的话,她早就把这该死的婚给退了。

    “呵呵!”

    萧炎闻言则淡淡轻笑,“我能不能追上你,这就不是纳兰小姐你应该担心的问题了,三年之后的中秋我会如约而至,希望纳兰小姐不要让我失望。”

    三年的时间,萧炎觉得足够他把自身修为提升到一个恐怖境地了。

    “到时候有诸般法术,更有无尽修为和神通,我倒是要看看她纳兰嫣然如何是我对手。”

    今日丢掉的尊严,三年之后他会亲自去捡起来。

    “纳兰嫣然,你注定会是我萧炎的垫脚石!”

    在萧炎的眼里。

    或者说在整个斗气大陆上来看,女方主动来退婚,就是对男方的一种羞辱。

    特别是像萧家这样的。

    偏偏他萧炎的自尊心特别强,世界可以有痛苦,但绝对不能有伤人的女人。

    所以他定下了三年之约。

    只为找回曾经的那一点受伤的自尊。

    同时,他也想证明一个事实。

    像他这种在乌坦城小地方出来的人,也一样可以挑战大城市的天之骄女。

    “三年之后我在云岚宗等着你。”纳兰嫣然淡淡地说道:“也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让我失望,曾经的你是萧家年青一代里的天才。

    但是已经陨落了。

    如今的你只是一介废材而已。”

    所以才会被她纳兰嫣然所看不起,所瞧不上眼。

    这般冷厉的讥讽之言倒是让萧炎脸色难看起来,他冲着纳兰嫣然怒喝道:“纳兰小姐,我想你应该知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这个道理吧。”

    闻言纳兰嫣然顿住脚步,“知道又如何,天才就是天才,废物就是废物,你运气好无可厚非,但你我之间的战斗到时候不会有人插手的。”

    她在暗暗表示三年之后的一战,在云岚宗上她会很安全,江缺也不可能再出手。

    萧炎自是明白这话的意思。

    于是傲然道:“到时候只有我与你一战,至于我师父,自然要防范着你云岚宗了。”

    那句令人热血沸腾的话萧炎终于喊出来了。

    江缺亲自感受了一下,却暗暗摇头,“我要还是年轻时候,或许会被他这句话所感染,但现在却不会了。”

    此刻他很淡定。

    神色平缓如那风轻云淡的水一般。

    好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纳兰嫣然则诧异地望了萧炎一眼,随即道:“随便你怎么说,三年之后咱们再定胜负,定输赢,定未来!”

    她本不想和萧炎有过多的纠葛。

    但此番又不能不答应。

    她突然想看看萧炎究竟能走到怎样地步。

    纯粹是好奇。

    在江缺收齐气势威压后,纳兰嫣然便和葛叶等人一脸狼狈地走出萧家的议事大厅。

    至于萧炎的话,他们都没放在心上。

    谁也没把这当回事。

    因为在他们看来,萧家和萧炎背后主要是站了个江缺,这才是最主要的因素。

    一个强大无比的存在足够左右战局。

    而江缺毫无疑问就是这样一个强大的存在。

    如果没有江缺,萧家和萧炎又会受到怎样的屈辱待遇,便可想而知了。

    不过一切都好了。

    江缺神色平缓,徐徐走到萧炎身边拍了拍他肩膀,“小子,做得不错啊。”

    萧炎一愣,“师父,什么做得不错?”

    “刚刚那番话你不是故意的吗?”江缺诧异地问道,心中突然有了另外一个想法。

    这小子该不会是一时头脑发热说的吧。

    似乎很有可能。

    嘶!

    一想到这种情况他就哭笑不得起来。

    果然。

    下一刻萧炎不好意思地扰扰头道:“师父,我觉得我刚刚冲动了,不应该只说三年的,毕竟时间太短了。”

    “那你准备说多少?”江缺问道。

    萧炎嘿嘿一笑,“我觉得十年就很不错,如果有十年的时间,足够我修为突破到元婴了,到时候我命由我不由天,岂会怕她纳兰嫣然?”

    开玩笑。

    他萧炎可是修仙者,是有诸般法术和无数神通手段的强大存在。

    三年就显得有些紧张了。

    很赶。

    江缺:“……”

    他忽然觉得纳兰嫣然可能被萧炎的外表骗了,这小子吊儿郎当的模样分明是没把这件事怎么放在心上。

    可纳兰嫣然就不一样了。

    回去后肯定会勤学苦练地修炼,这件事也逐渐地会成为她的一个魔咒。

    如同是梦魇一般。

    简直可怕啊。

    “好小子,我以前都小瞧你了。”江缺喃喃道:“想不到你竟报复得这般快。”

    “师父,你在说什么?”萧炎顿时一懵,怔道:“我怎么就报复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他的报复还没开始呢。

    又怎么可能是其他。

    谁知江缺拍着萧炎的肩膀笑道:“好了,你小子就不要骗我了,你那点小心思是逃不过我眼睛的。”

    萧炎:“额……”

    他突然觉得自家师父是不是误会了点什么。

    这和自己所想的不一样。

    于是萧炎赶紧解释道:“师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的想法真的很正常,你可不要污蔑我。”

    “行了,我又不揭穿你。”江缺一脸笑意地道:“以后继续保持这般心性,你会在修仙的道路上走得越来越远。”

    但凡单纯之辈早就死去。

    不可能走到修炼的尽头,也不可能拥有强大的修为境界。

    高座上。

    萧战徐徐才回过神来,先是恭敬地对江缺一拜,“感谢大人对我萧家的帮忙,以及对我儿的相助之恩。”

    不管是作为族长还是父亲,他觉得自己都有必要替萧炎跟江缺说一声谢谢。

    今日。

    如果没有江缺的话,他们萧家可能会很惨。

    云岚宗毕竟是庞然大物,绝非现在的萧家能抗衡一二的。

    “无妨。”江缺摆摆手道:“举手之劳罢了,再说萧炎也是我江某人的弟子,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欺负吧。”

    这不符合他的心性。

    况且一开始那纳兰嫣然的威风确实够大的。

    还有云岚宗也帮着,着实是很恐怖的场面,把他都弄得一愣一愣的。

    不过待他完全放开气势后才发现,原来那葛叶和纳兰嫣然都不过如此。

    “大人,炎儿与那纳兰嫣然定下三年之约,到时候要是……”

    萧战突然有些担忧地询问起来。

    他很害怕。

    作为一个父亲,他只想萧炎好好地活着就行了。

    至于冒险最好不要有。

    “此事萧族长不用担心,我想萧炎这样做也是想给自己一点压力,不然修为增长得太慢了。”

    江缺拍着萧炎肩膀道:“你说对吧?”

    “……”

    萧炎其实很想解释一下,其实自己根本没有增加压力的想法,毕竟他很正常,没有受虐倾向。

    突然。

    望着缓缓走出萧家的葛叶、纳兰嫣然等人,江缺心中又冒出一个想法来,“或许可以试验一番啊。”

    而那葛叶和纳兰嫣然等人不就是上等得试验品吗。

    不要白不要。

    嘿嘿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