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卷 青玄修仙·天妖秘境 第723章 杀阡陌都跪了(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山派,有大恐怖!

    杀阡陌甚至不愿想,从未距离死亡如此之近过!

    虽不愿意承认,但这却是事实。

    “怎么回事?”江缺淡笑地看着杀阡陌,“说出来本座听听,也乐呵乐呵。”

    杀阡陌“……”

    他闻言不由嘴角抽抽。

    一脸无奈。

    可面对江缺他也只好一一陈述出来,“江掌门,说来只怕你不会相信,此前我等前去天山派有大恐怖发生啊……”

    心中不由一阵叹息。

    他感觉很苦涩。

    如果可以的话杀阡陌并不想回忆。

    因为那些事情太匪夷所思了。

    让他感到脑壳疼。

    “哦?”

    江缺微微一笑,神情却依旧平静冷淡,“本座以一缕心神曾降临赐予你的玉符上,施展无上大神通术破开了天山派的九霄塔,而后续事宜你杀阡陌应当可以轻易解决才是啊。”

    他有点不解了。

    除此之外天山派还有什么大恐怖之事?

    即使有也不至于让堂堂一尊上仙如此狼狈,如此害怕吧。

    难道后面又出现变故了?

    听闻江缺的疑惑,杀阡陌点头解释道“按照正常情况来说确实是这样。

    但……但之后我取了玄镇尺,也灭了天山派,杀了其掌门尹洪渊。

    按理说一切都该结束了。

    可事情恰恰出乎意料之外,我等被那尹洪渊在临死前坑了一把,而且坑得很惨烈。”

    “他怎么坑害你们的?”江缺好奇地问道“临死反扑也不至于让你杀阡陌束手无策吧。”

    “确实不会。”杀阡陌点点头,旋即则继续解释道“可事情有时候超乎想象啊,江掌门你可能永远猜不到那尹洪渊临死前施展的手段。”

    “洗耳恭听!”

    “地下,天上派的地面下全是一具具棺材,里面全是他们天山派这些年来死去的历代掌门、长老,尹洪渊临死前掐动法诀唤醒了这些存在,它们非人非鬼,乃是尸魔一般的存在,专吸人血肉精华,周身有黑色魔气震动,此次我七杀有几十人去天上派,回来却只有我与单春秋、旷野天三人,而且还是负伤而逃,差一步就没能出得来……”

    一想到当时快要葬身于那些尸魔之口,杀阡陌心中就百般不是滋味,当时差一息时间他们就走不掉了。

    可怕!

    而且还很憋屈。

    罪魁祸首尹洪渊已经死了,想撒气都没处撒去。

    想想就觉得苦涩万分。

    好不难过。

    “尸魔?”

    江缺闻言一愣,道“难道这些年来天山派都把他们历代掌门和长老都埋进地下,然后利用大阵的手段将之炼制为尸魔了?”

    越想这种可能性就越大。

    怪不得那尹洪渊有恃无恐,背靠九霄塔,又坐拥玄镇尺,还有天山地面下那无数强横的尸魔。

    这些东西只怕才是尹洪渊的底气所在吧。

    难怪很嚣张。

    有底牌自然就有底气。

    “看来这些年你们对天山派的了解很少啊。”江缺幽幽地调侃道“人家有这么多秘密你七杀居然都不知道,这可比长留白子画都恐怖得多。”

    一大堆尸魔就在地下的棺材板里埋着。

    等有用的时候再让他们出来。

    这简直就是件极为可怕的事情,怪不得那天山派以及尹洪渊都很低调,这样的情况也由不得他不低调啊。

    万一被杀阡陌或白子画等人发现岂不是要出事?

    所以才低调。

    “可我觉得天山派的那些尸魔比白子画还要恐怖,那是一个很恐怖的地方。”杀阡陌一脸后怕地说道。

    很惊骇。

    也很觉得恐惧。

    刚刚他只是说了天山派那里的情况,但却没说后来遇到的事,那才是地狱,才是令他终身难忘的事。

    “江掌门,你可能无法想象那满地皆是尸魔的场面,它们不惧怕法术攻击,只惧怕物理攻击,不知疼痛,难以杀死!”杀阡陌苦涩道。

    很后怕。

    他虽贵为上仙之尊,但却根本不是那些尸魔的对手。

    从一开始的轻视到最后的棘手。

    再到最终差点命丧尸魔之口,对于杀阡陌来说那简直是不想回忆的噩梦。

    他甚至不想再回想。

    要不是江缺这尊大佬询问的话,他根本不会多说其他。

    “后来呢?”

    江缺幽幽地问道“既然那天山派地下掀起棺材板的尸魔很多,你们又是如何从天山派逃出来的呢?”

    杀阡陌继续说道“天山派有一座天然大阵,那尹洪渊临死前不仅放出了埋藏于地下的尸魔,还关闭了那座大阵,让我等出不来。

    在无退路的情况下我们只好和那些尸魔拼杀起来,你可能不知道当时的厮杀场面有多恐怖。

    我们一个个都在拼命,都在拼尽全力去杀。

    即使有机会破开大阵也需要一定时间,那个时候我们唯独没有更多余的时间。

    尸魔很多,力量也很强。

    甚至它们会发疯的冲杀过来吸取我等的血肉精华,其余七杀弟子就是这样死的。

    当最后只剩下几个人的时候,我们用合力运转法力,将全身的精血都用来催动玄镇尺。

    这才将那群尸魔暂且定住,为在阵法上破开一道小口子争取了时间,但即便是这样也有几个七杀兄弟死掉。

    以我们的力量根本无法催动玄镇尺镇压太久,所以……”

    江缺明白了。

    也听懂了。

    他补充道“所以就只有你和单春秋、旷野天三个人出来了,七杀其他人都折损在里面了。”

    “是。”杀阡陌点点头。

    有些不愿意提及。

    那些都是重建七杀的精英啊,现在全没了。

    “这件事倒是很抱歉,本座并不知道天山派会这么厉害,所以也没注意。”江缺淡淡地说道。

    实际上他并不觉得有什么。

    收集十方神器哪有不死人的?

    连杀阡陌都跪了,江缺便觉得好笑,“估计也是杀阡陌这厮托大的缘故吧,要不然不会有这种事发生。”

    旋即。

    不等杀阡陌继续抱怨,江缺道“杀掌门,本座此来的目的想必你是知道的吧?”

    杀阡陌“……”

    不就是取十方神器吗?

    他早已准备好,只是心里依然有点舍不得。

    浮沉珠、玄镇尺。

    甚至是他手中的谪仙伞。

    都要交付给江缺。

    “我明白,江掌门稍待。”杀阡陌沉吟道“我等自天山逃出来一直未恢复。”

    他们需要恢复一下。

    江缺点头应允,继续幽幽地说道“只要聚集好十方神器后,你妹妹琉夏就可以被复活,好好做吧。”

    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杀阡陌还能怎么办。

    他也很无奈!

    谁叫自己没有复活妹妹的办法呢。

    所以只能依靠别人,只能祈求别人。

    “但这些都会是值得的。”他心中深吸一口气,并不后悔为江缺收集十方神器。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