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卷 青玄修仙·天妖秘境 第680章 怎么,你有意见?(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糖宝是自家女儿,因此江缺自然有资格管。

    看到突然出现的落十一他却心里一阵隔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原本的剧情里这落十一是爱上了化形之后的糖宝,真是个畜牲!

    偏偏还没有本事保护好糖宝。

    这一次本座绝不叫你染指,哪怕是棒打鸳鸯也在所不惜!”

    他落十一算个什么东西?

    可配不上糖宝。

    “江……江掌门,你怎么在我长留后山?”落十一有点发懵道。

    此凶人不是早就离开长留了,他怎么还在这里。

    是魔鬼吗?

    落十一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心中顿时警惕大作。

    若江缺对他做点什么,只怕尊上白子画也来不及救援。

    “有意思。”江缺目光落在落十一身上转了几圈,讥笑道“本座如何就不能出现在这里了?”

    来不及关心江缺之事,落十一又急忙道“江掌门,你把糖宝怎么了?”

    说得好像糖宝是他什么人一样。

    他那焦急担心的神色倒是做不得假,看起来似乎是真的。

    江缺眉目一挑,却是不善地道“本座将它禁锢了,欲带回蜀山去修行。

    怎么,你落十一还有意见不成?”

    落十一“……”

    他则一脸震惊,突然惊怒道“你……你怎么能这样,糖宝是千骨身边的灵虫,就算你不看在我长留面子上也应当看在千骨的面子上吧。

    你动糖宝做什么,有本事冲着我来啊!”

    此刻的落十一倒是有几分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

    想据理力争!

    虽然江缺的强大让他感到害怕,浑身都直哆嗦打摆子,甚至冷汗从脑门一股股地冒出。

    这是一个连尊上都敢得罪的狠人啊。

    由不得落十一不害怕。

    这时听江缺冷笑道“虽然糖宝只是本座的便宜女儿,但也是本座的女儿,今后你落十一离她远点,否则休怪本座翻脸无情了。”

    “……”刹那间落十一只觉得江缺话里的信息量有点大,一时竟愣在那不知所措,还没回过神来。

    有点发懵。

    女儿?

    “糖宝居然是这凶人的女儿?”落十一的心中震惊无比,“这人身为糖宝的父亲要把糖宝带走,似乎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这叫他怎么阻止?

    人家是天经地义之举,他若插手其中反而显得无理由。

    若是有其他想法,岂不是要成为他江缺的女婿?

    这怎么行!

    落十一暗暗在心里摇头,即便是当一头猪,即使是要拱一株白菜,他也绝不会选择江缺这个凶人的女儿。

    可糖宝又确实很可爱,很讨他喜欢。

    “该死,事情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落十一黑着脸,即使他资质再差也明白糖宝过来的目的。

    分明就是为了见江缺这个凶人。

    “你……你是糖宝的父亲?”落十一有些不敢确定地问道“它是灵虫,你是人,你怎么可能是它父亲呢?”

    任由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江缺闻言却冷漠道“怎么,你还有意见不成?”

    糖宝身体里流淌的是他江某人的血脉,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跑不掉的现实。

    谁敢有异议?

    落十一也只是下意识地质疑出来。

    当江缺那冰冷的话语缠绕在脖子上时,他才恍然醒悟过来,这位江大掌门可是连尊上白子画,以及他落十一的师父世尊摩严都不放在眼里的存在啊。

    让长留三尊一度感到头疼。

    他居然敢质问。

    “我是不是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落十一暗暗心惊不已,冷汗从他的背脊梁处缓缓滑落,有些惊骇难定。

    实在是觉得自己命大。

    这样江缺都没动手,自己做的事似乎有点过了啊。

    但越是这样落十一就越是觉得背脊梁发冷,好似小命都已经被挂在裤带上,随时会殒命。

    江缺就那么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形笑容,似乎在戏谑地看着落十一。

    或许对于他来说,这位世尊摩严的得意弟子落十一也不过是大点的蝼蚁而已,连其师父摩严都不是他敌手,更何况是其他人。

    落十一面色发紫地望着江缺,但同样也被江缺看得有点头皮发麻,让他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他居然是糖宝的父亲,唉,看来我和糖宝只怕是有缘无分了。”落十一心里暗暗地想着。

    要是江缺知道此刻落十一心中的想法,不知会不会直接一巴掌拍下去,将其拍成肉片!

    “晚辈不敢有任何意见。”落十一实在是被看得不自在,于是连忙小心翼翼地对江缺说道“前辈,您此番见糖宝不知所谓何事?”

    “本座来见糖宝与你何干?”江缺不由冷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落十一,本座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凭你师父摩严是挡不住本座的。”

    落十一“……”

    唉!

    这下就不好整了。

    尴尬。

    虽然他也知道糖宝可能更愿意留在长留和他作伴,但面对江缺这个强大的存在它都沉默不语了。

    “也不怕告诉你,本座今日来是要带糖宝会蜀山修行的,你就死了心中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掐灭那不切实际的心思吧。”江缺冷漠道。

    他对落十一可一点都没客气。

    闻言落十一心里有些不悦,好歹他也是仙人,虽然不是如尊上白子画那般是第九仙人之境。

    “前辈,你这样也太霸道了吧,糖宝有自己的思想,它应该自己做出选择,不应由你……”

    没等落十一喋喋不休地说完,江缺便呵斥道“住嘴,本座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落十一来评论。”

    便是其师父也不行。

    落十一嘴角张了张,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得出来,“是啊,我有什么资格管他的家事?”

    哪怕是打抱不平也不行。

    一旦处理不好将会给自身招惹来可怕的祸事,保不齐江缺就会因此迁怒自己身边的人,甚至迁怒整个长留。

    “落十一,你赶紧走吧。”这时候糖宝也出声道“趁我爹爹没发火之前你快走,我可不想你死在这里。”

    “……”落十一一阵无言,只觉得糖宝这话说得好现实,他竟无言以对啊。

    他也不敢有什么意见。

    而对于这个想拱自家白菜的落十一,江某人可一点好脸色都没给他,用一句通用的话来说总觉得心里不太舒服。

    虽然糖宝只是他江某人的便宜女儿,但却流淌着他的血!

    傍晚。

    江缺依然在长留后山。

    继续约了一个人!

    他竟然是……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