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卷 青玄修仙·天妖秘境 第674章 杀姐姐也凑热闹(第三更,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虚空。

    云卷云舒的白云猎猎翻卷起来,随着一声凤凰的啼鸣声响起,然后一骑凤凰而来的人影便悄然出现在长留门上空。

    那人正是杀阡陌。

    七杀派的门主。

    同时也是个命运悲惨的人。

    杀阡陌的突然出现让众人神色都是一惊,骇得不轻。

    “天,杀阡陌居然来了,他想干什么?”

    “莫不是想把我们一网打尽?”

    “嘶……”

    不少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若杀阡陌杀姐姐真的是为覆灭正道而来,那今时今日在此长留门上他们都得倒霉。

    对方能来此必定是有备而来。

    他们又该如何是好?

    很艰难!

    “杀姐姐居然也来凑热闹了吗?”江缺微微一愣,心里诧异地想着,“估计是来看花千骨的吧,倒是和白子画无关。”

    其他人也多想了。

    杀阡陌有胆子敢覆灭整个正道吗?

    绝对没有。

    “哟,大家都在欢迎本座呢。”杀阡陌冷冷地瞥了广场上的诸门诸派,眼睛微微一眯便露出更为恐怖的冷意来。

    正道聚首肯定无好事。

    “不过今日此来并非找那些虚伪的正道之人算账,而是想来看一看小不点。”他的目光旋即落在花千骨身上。

    此刻的花千骨因为霓漫天认输已获得仙剑大会第一名,只待白子画同意便可以拜入这位尊上门下。

    但是白子画并未开口,似乎还在犹豫。

    杀阡陌的到来自是让花千骨高兴不已,她连忙跑过去道“杀姐姐,你……你怎么来了?”

    她记得这个姐姐和尊上有些不对眼。

    来此就不怕白子画嫌弃?

    花千骨一点避讳的意思都没有。

    在她想来会见自己的朋友似乎也是理所当然,完全不知正魔各道形同水火而不容,双方间更是明争暗斗。

    “小不点姐姐来看你了,你真厉害居然成了仙剑大会第一名,你若不想拜白子画为师大可来姐姐我这里,保管你地位尊崇。”杀阡陌道。

    这话倒是不假。

    杀阡陌身为七杀派的门主,特别是妖魔一道中,给花千骨一个极高的地位倒是很容易做到。

    所以他一点也不想看到花千骨拜师白子画。

    只是花千骨却摇摇小脑袋道“杀姐姐,还是算了吧,之前江大哥也叫我去蜀山,但我现在只想拜尊上为师。”

    杀阡陌“……”

    他并不知道白子画给花千骨灌了什么药,只是面色不太好看地冲白子画吼道“白子画,算计小不点算什么真本事?”

    “……”这话倒是愿望白子画了。

    但他也没多解释。

    一旁江缺似笑非笑,暗道“这个杀阡陌倒是有意思,居然连白子画都敢硬怼,倒是个人物。”

    只可惜这个人物也是个悲惨下场。

    而突然看到江缺的杀阡陌先是一愣,旋即诧异问道“你便是接冲虚道长班的江大掌门?听说你是冲虚道长师弟,为何本座以前没有见过你?”

    对于突然出现的蜀山掌门江缺,杀阡陌并不知情。

    这其中怕不是有些不为人知的事吧。

    “然也。”江缺不卑不亢地点点头,说道“不知杀门主对本座又有何见解呢?”

    白子画他都不怕,更何况是杀阡陌呢。

    他同样不惧怕。

    冷然的目光泛起一丝的寒芒卷起。

    杀阡陌自然也感应到江缺的变化,他突然冷声道“冲虚道长于本座有恩,蜀山掌门之位按理说本座不应该过问,但你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做了蜀山掌门让本座很诧异啊。”

    说不定用卑鄙手段得到的。

    杀阡陌的话让江缺微微一阵诧异,讶异地道“怎么,杀门主是想查查本座的底,称称本座的斤两吗?”

    眉目一挑他便继续冷漠道“蜀山的事轮不到杀门主关心,你若有那闲心还不如关心一下小骨的事,一旦她拜入白子画门下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不用本座提醒了吧。”

    “你……”杀阡陌顿时大怒。

    好你个江缺。

    给你几分颜面便要上天了?

    他杀阡陌可不是好惹的。

    当即一挥手身边的单春秋等人便缓缓聚拢在他身后,形成一个巨大威压朝江缺等人溃压而去。

    在他看来江缺已是瓮中之鳖不足挂齿。

    哪怕外界传得神乎其神,也绝对抵不住他的手段。

    白子画“……”

    他有些讶异地看着杀阡陌和江缺怼在一起,心道“还好我没有说话,要不然也和他们怼一块儿去了。”

    正好现在让江缺和杀阡陌搅浑这水,他长留才好浑水摸鱼啊。

    心里默默地思索起来。

    他白子画可不傻。

    这是河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大好机会。

    “本座倒是要看看你江掌门有何等本事。”杀阡陌心中对江缺的态度极为不满,君不见那白子画面对他时都沉默了么。

    你江缺算个什么?

    老二还是老幺?

    “哦?”江缺则神秘一笑,不屑地说道“只怕你杀阡陌的实力不够啊,要不你与白子画联手,来个正魔两道联手试试看?”

    那或许有可能战胜他。

    但他很清楚,无论是杀阡陌还是白子画其实都不可能联手。

    两人都是高傲之人。

    杀阡陌也还完全没有意识到与江缺为敌本就是个错误,君不见白子画内心深处其实都暗暗后悔了么。

    他却是还不知天高地厚。

    想为冲虚道长做点什么,但杀海冲虚道长的人乃是单春秋,是云翳,绝不是江缺。

    “你会后悔的,我保证。”江缺笑着说道“咱们绝不是敌人,也绝不是朋友,你想与我成为敌人的想法怕是会让你后悔至极的。”

    可杀阡陌摇摇头,却是不信江缺的话。

    区区上仙都不是有何资格跟他杀阡陌说话?

    不配!

    “单春秋,你去试试这小子的斤两。”杀阡陌淡淡地吩咐起来,仿佛是随口一句话。

    单春秋微微一顿,他本以为杀阡陌会自己上,谁知竟然喊他出手试试,分明是想用他试江缺的实力啊。

    但他并不在乎什么。

    这样倒也挺好。

    他本来就看江缺不顺眼了,上一任蜀山掌门的死就与他有关,这一任他自然也带着敌意。

    “单春秋你可想好了,一旦对本座出手了便再无后悔药,到时候后悔可别怪本座没提醒你,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了就不可能有后悔的余地,有些事情还是先想清楚为好。”江缺淡淡道。

    可这些话对于单春秋而言聊胜于无,仿佛没听见一样。

    他道“少啰嗦,老子今天便将你一并打杀了,去和你那死鬼冲虚师兄一并去作伴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