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卷 青玄修仙·天妖秘境 第658章 杀阡陌(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白子画你莫不是怕了吗?”单春秋反讥讽道“也是,本护法乃堂堂七杀派护法,更是圣君座下第一人,你因此顾及而不敢杀也实属正常。”

    圣君便是杀阡陌。

    有那么一刹那白子画倒真有点顾及,但现在他是真想杀了单春秋,这人太过分了。

    当即手中断念剑微微一转便要划破单春秋的脖子……

    “砰!”

    断念剑却仿佛划在钢铁身上一样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响来,让人面色不由一黑。

    紧接着一根金色的羽毛竟然从单春秋脖子处飞出来,不远处一只真火燃烧的凤凰则缓缓飞了过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七杀门主杀阡陌。

    一个妖魔两道中的传奇人物,号圣君。

    “白子画,你竟敢杀我七杀门人,莫非没把本座放在眼里不成?”杀阡陌冷漠阴柔道“说不得本座要与你做过一场。”

    白子画眉头皱起,狠狠地与杀阡陌过了两招,却是势均力敌不分伯仲,谁也不服谁,但谁也杀不了谁。

    两人不过是半斤八两。

    他虽然号称是五大上仙之一,可实际上杀阡陌也是一尊上仙。

    “单春秋携七杀弟子杀上蜀山,屠灭整个蜀山,杀死冲虚道长,夺了拴天链,这笔账我白子画不敢就此算了。”他孤傲地说道。

    面庞冷然若霜雪般。

    阴郁的面庞泛着道道不满之意,若非杀阡陌横来一脚阻挡,他都已经击杀了单春秋那个混蛋。

    可惜了!

    “嗯?”杀阡陌闻言眉头一挑,转身对单春秋道“单春秋,他说的可是真的?”

    “圣君饶命,属下也是为了圣君好啊,若圣君你能得到十方神器,便可以继承妖神之力,到时候一统六界绝对不在话下,我……”

    “我不管有没有屠灭蜀山,我问你冲虚道长是不是你杀死的?”杀阡陌眼中精光闪烁,一道杀意毫无避讳地释放出来。

    单春秋浑身一颤,只觉得此刻的杀阡陌竟是如此可怕,急忙道“回圣君话,那冲虚老道并不是属下杀的,乃是他自己的弟子云翳所杀。”

    “单春秋你个混蛋,竟然出卖我!”一旁的云翳则怒目而视。

    杀阡陌微微点头,突然以手为刀朝云翳杀出,直接就穿过他的身体。

    “单春秋你明知蜀山的冲虚道长对我有恩却还要带人去杀他,简直罪不可恕!”紧接着他又将目光落在其余七杀弟子身上,对白子画说道“白子画,我七杀门人犯下了错自当由我这个圣君裁决,这样的交代你可还满意!”

    他迅速在人群中掠过,将那剩余的几十个七杀弟子一一打杀个干净。

    白子画闻言则眉头皱起来,有些不满杀阡陌的做法,道“单春秋还夺走冲虚道长的拴天链,不过已被我拿回。”

    待杀阡陌狠狠地揍了单春秋一顿后,他才道“单春秋虽然罪大恶极不可饶恕,但他是我杀阡陌的人自然不能死。

    至于拴天链既已被我七杀所得便理所应当的归我七杀所有,白子画你把拴天链交出来吧。”

    白子画“……”

    敢情这杀阡陌也不是好东西啊。

    他算是看懂了,魔头果然依旧是魔头。

    狗改不了吃那啥,想来魔也是一样。

    “杀阡陌,你欲与我做过一场吗?”白子画冷漠着面庞,孤傲道“你不会是我对手的。”

    他自诩天下第一人,又岂会怕杀阡陌。

    正好一争高低。

    两人便再次争斗起来,你来我往杀得好不痛快,躲在地上一角落上的花千骨愣着神色,“仙人和那个姐姐都好厉害啊,要是我有一天也这么厉害就好了,到时候江大哥就不会不喜欢我了。”

    她心里暗暗地想着。

    看着天上流光肆意交错的两道光影,一时间不由有些羡慕起来,要是自己也能成为白子画或杀阡陌那样的人就好了。

    可惜世上并没有如果。

    当然以后他是有机会的,说不定等他拜师学艺后就行了。

    蜀山是不行了,按照冲虚道长交待的话来看,她需要去长留。

    “可是我被仙人带着飞了很远,也不知江大哥那怎么样了,他有没有担心我?”花千骨心道。

    离开蜀山她连与江缺说一声道别的时间都没有,实在可惜,要是她江大哥担心的话怎么办。

    不过还没等她多想其他,天空上的白子画和杀阡陌就进入白热化了。

    一人持流光琴,一人持谪仙伞。

    都是十方神器之一。

    一时间谁也奈何不得谁,再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白子画不免冷冷道“杀阡陌,蜀山之仇我不会忘记的。”

    “本座等着你。”杀阡陌则冷厉道“你白子画自号正道魁首,我却是不信,今日且放你一马,待他日之时本座携七杀弟子杀上你长留门后再取你性命。

    我们走!”

    说完话后脚底一跺便踩起道道涟漪,化作一只火凤凰在半空中消失不见了踪影,白子画有心想阻止也阻拦不得。

    只得暗恨地看着杀阡陌远去的背影呢喃道“此仇我记下了,咱们还有再了结恩怨的时候,等着吧。”

    他虽然孤傲冷漠,虽然面色淡漠冷然,但却也是记仇之人,要不然也不会追杀单春秋这么远。

    杀阡陌和单春秋走后,白子画才回过神来找到花千骨,道“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又遇到了倒是有缘。

    花千骨急忙道“冲虚道长临终前让我去长留求救,我原本是打算上蜀山拜师学艺的,但是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对了仙人,我想跟你学仙法,你看可以吗?”

    白子画“……”

    他只是随口问一句,可没真打算帮什么,只是现在听花千骨解释完他又不能不管,毕竟这姑娘是冲虚道长吩咐的,想来有些不同之处。

    于是白子画淡淡道“既然如此你便先随我一起离开这里吧,至于拜师一事以后再说吧,据说长留门就要招新弟子了,你若想学仙法倒是可以去试一试。”

    他也没表明自己的身份,至于之前和杀阡陌以及单春秋等人的对话花千骨却是没听到。

    “真的吗?”花千骨瞪大喜悦的眼睛,道“我真的能拜入长留门修仙吗?

    真是太好了,等我修炼有成再去找江大哥,嘻嘻。”

    白子画“……”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心里有点不太舒服,好像很膈应似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