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卷 青玄修仙·天妖秘境 第644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等等!”白子画把江缺叫住,却是没打算就此揭过善了的意思,而是欲拦下江缺问个清楚,为何要对那群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出手,他们都只是无辜百姓。

    可那群人都喊打喊杀了,又岂会是手无寸铁之辈。

    也绝不无辜!

    “墨公子拦住本座还有事要说吗?”江缺眉头一挑,傲然道“如果只是兴师问罪的话,大可不必开口了。”

    白子画要说什么他心里清楚得很。

    但江缺自问不属正道,做事也全凭本心,又岂会受白子画威胁?

    别说不敢动用法力的白子画,就算是紫熏上仙他同样不怕,大不了做过一场就是,反正他无所谓。

    有实力就可以嚣张,便可以目中无人。

    虽然江缺还是重伤之人。

    紫熏不知何时已经站在白子画身边,在关键时刻她终究是和他站在一起,不管白子画是否接受她,江缺对于她来说自始至终都是个外人,一个陌生人。

    可以随时除之。

    虽然刚刚江缺避开了自己的攻击,但紫熏并不觉得江缺就能挡住自己所有的雷霆手段。

    “他还不行。”冷冷的目光落在其身上,寒芒卷卷,“若是子画让我出手,便杀了这小子替他出气好了。”

    反正江缺在她眼中便是一蝼蚁。

    白子画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江缺,仿佛要吃掉他一般,“你究竟是何人,来自于何方,此番出现又有何等目的?这些百姓不过是受了愚昧,不通情理,何其无辜?

    他们不懂道理,你乃修行中人也不懂吗?”

    这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江缺很想笑,暗暗思忖,“这白子画莫不是脑袋被修炼坏了,才有这般想法?”

    “本座是何人你管不着。”江缺淡淡一笑道“来自中土,欲往西天拜佛求经去,咳咳!

    至于百姓愚昧,与本座何干?

    你等既然身为正道顶梁柱,自有肩负教化天地众生之责,他们之罪非罪,乃是尔等之罪过也。

    这诸般道理墨公子和紫熏仙子难道都不明白吗?”

    白子画、紫熏“……”

    两人皆是满脸难看地看向江缺,这个看起来寻常无比的人,却是一尊实力完全不下于他们的强者。

    成没成仙他们不清楚,但江缺的那隐晦的气机白子画和紫熏隐约间都能感应到,分明就是一尊强大的存在,无上修炼者。

    如果不是怕再惹是非,祸起萧墙,紫熏和白子画都想一剑穿了江缺,可他们有所顾忌。

    毕竟天下间的妖魔里已经出了一个杀阡陌,那也是一个不弱于上仙的存在,他们五上仙虽然号称是天下排名在前的仙人,但比他们不弱的人还真不少。

    想到这里白子画也不管此前江缺所斩杀的百姓了,而是叹息道“我不知你来历跟脚,既然你也不愿意说我也不愿多问,今日之事也可作罢,但天下苍生终属正道,需护持不灭,你只需要发下誓言今后不再杀人,我便原谅你。”

    无论如何他要渡化江缺。

    只要逼迫其发下心血誓言,就不怕其反悔,自此天下苍生又多了一道保命符。

    可江缺却冷冷一笑,道“墨公子,你是在威胁本座吗?虽然不可否认你确实很厉害,甚至你旁边这位紫熏仙子也很厉害,但本座像是那种会服软的人吗?”

    他偏偏吃软不吃硬。

    想要他答应容易,但想以这种强硬的逼迫方式叫他答应,怕是要叫白子画想多了,压根不可能那样。

    江缺冷冷的眼眸激荡出一股神异,道“墨公子还是不要继续做白日梦了,本座若能被你威胁,那七杀门的杀阡陌怕是早就被你逼迫臣服了吧。”

    可事实上呢?

    根本没有。

    白子画“……”

    他倒是一脸阴沉地望着江缺,久久默然不语,算是默认了江缺的话,同时也算是印证了逼迫的事实。

    虽然他没有亲口承认。

    果然白子画就是白子画,高傲无比。

    “好一个长留上仙,三尊之一,果非凡响。”江缺也在暗暗打量白子画,这个五上仙之一的存在,执掌天下第一修仙门派长留门的第九仙人。

    “子画,要不我出手?”一旁的紫熏面色不善地看着江缺,她对江缺是半点好感都没有,若能趁机打压或者打杀江缺,那就更好了。

    若是白子画应允,她便毫不犹豫地会出手。

    实际上白子画也想答应,但话到嘴边望着那似笑非笑的江缺,他便觉得有大恐怖,一种心悸的感觉自那冥冥之中而来。

    若是开口仿佛真的会被惹出岔子,到时候怕是恢复法力也难以平复,怕也无力回天。

    正是这突如其来的心血来潮的阻止,才叫他摇摇头道“算了,道不同不相为谋,他也非妖魔中人。”

    最关键的是江缺一身气机不弱于他们。

    仙人争斗岂是简单,到时候死伤无数的只会是这周遭千百里的生灵,无尽的生命怕是都会因他一句话而遭劫。

    加上江缺的手段神秘,是否有十方神器在身上也说不定,白子画内心也是纠结,也在暗暗盘算得失。

    所以他也害怕。

    心中焦虑。

    “可是……”紫熏还想说点什么,却看到白子画一摆手后就不再多说其他了。

    说多了反而会恼怒白子画,反倒是不值得。

    江缺嘴角挂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弧线,却是笑容满满道“墨公子说得对,道不同不相为谋,山高水长,咱们后会有期,说不定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咱们还能相见。”

    他不会认同白子画的道。

    同理,白子画也不可能认同他的道。

    一个遵循本心,心之所想便是道之所及,另一个则是被规矩束缚住,守天下太平,护八方安宁。

    根本不在一条线上。

    “告辞!”

    江缺朝白子画和紫熏微微拱手后,便拉着花千骨的手缓缓离去了,至于花莲村的事他也不再管,想来以那白子画的手段应该是会处理好的吧。

    江缺暗暗地想着。

    白子画并没有阻止,他也阻止不了。

    只是眉头一直紧锁着,待江缺远去后他才叹道“此人也不知是何方存在,一身修为竟直追我们,此前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如今他出山下红尘,只怕不会有什么好事啊,天下又要动乱了。”

    紫熏“……”

    她不由幽怨地望着白子画,心道“你心里却只有你的天下,只有苍生,就没我半点位置吗?”

    她明明可以为白子画做任何事情。

    几次三番表明心迹,甚至已经很直白地表达了,可白子画却宛如木头一般不肯动情。

    她能怎么办?

    她紫熏也很无奈啊。

    何时才能得到白子画的心?

    她心头没底。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