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卷 青玄修仙·天妖秘境 第643章 自寻死路谁饶死?(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眼前这些村民愚昧不堪,一味地将所有过错都叠加到花千骨身上,江缺自然是不允许。

    愚昧是自己的事,怨不得旁人。

    命数如此。

    “不管怎么说花千骨对我都有恩,尔等欲火烧她,灭其于萌芽中,本座虽心狠手辣不是良善之辈,却也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尔等非要作死那便死吧。”

    江缺说着眼神里杀机一闪而过,谁都没发现他已经动了杀心。

    一群普通村民自是比不上花千骨,百死难辞其咎!

    体内真元在手中一转,一把普通的铁剑便从乾坤袋里被他取了出来,紧握在手中,“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这群愚昧不堪的村民分明是想置花千骨于死地,此刻花家的房屋已经在燃烧了,这群人也闯进花家院子来,已逼迫到他面前。

    那神情凛然群情激愤的样子着实令人暗暗瞪目结舌,即便是江缺见了也是暗暗吃惊,“这群愚昧虽然只是蝼蚁之辈,但不得不说他们身上气机交融,百来个人就有这等威力,若是千百万,甚至是亿万万人气机交融在一起,岂不是连上仙都能掀翻?”

    “怪不得那白子画平生所愿是守护长留,守护天下,那厮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这其中的好处多着呢。”江缺暗道。

    不管白子画是否迂腐古板,护持苍生终究是有好处的,否则长留修仙门派的祖训也不会刻意留下要庇护普通生灵百姓了。

    江缺手持铁剑,呢喃道“但不管如何这些愚民都已触犯了本座的底线。”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他江缺从来都是如此性格,旁人改不得半分。

    “小子,你若滚开让我等踏身而过,此事便就此作罢,你阻挡我们打杀灾星就算揭过,可你若是不识相可就别怪我等翻脸无情,施展雷霆手段了。”

    “就是,我等虽只是乡野村民,却也知灾星不能留于世,她在一日我等就多一分危险,花莲村就会多一分不幸。”

    “拿着剑就能杀人不成,我们这百多人就算站着让你杀,你这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怕是也不敢动手,哈哈哈!”

    “这小子就是个样子货而已,不足为惧!”

    “……”

    在场的村民虽然都只是普通人,而且都是愚昧之辈,依旧没有把挡在面前手持铁剑的江缺放在眼里。

    一个普通人而已。

    如何能动武呢。

    淡淡地瞥了这些人几眼,江缺冷冷道“既然如此,本座就不再给你们机会了。”

    他本想在最后关头给那群愚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也好体现他江某人的宽宏大量。

    谁知这群人非但不领情,反而还以言语辱之。

    他岂能容忍?

    堂堂元婴境后期的修仙者,哪怕是在青玄大世界也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岂容一群愚笨不堪的村民呵斥辱骂。

    他江缺又不是受虐狂。

    冷厉的眼神落在这些人身上,手中那把铁剑缓缓抬起,也不见他加持真元,宛如一个普通武者一般冲入人群中。

    这一刹那间白子画本能地觉得不妙,正想阻止,却已经为时已晚,江缺一出手岂容他白子画阻拦?

    况且在出手的时候他就想过白子画可能会出手阻拦,甚至一旁的紫熏上仙也有可能出手阻止,但他却不怕。

    因为自他出手的那一刻开始,虽然铁剑上不曾加持真元,而且他也重伤未愈,但对付那群愚昧不堪的凡人却是太容易了,轻而易举就达到。

    更何况这些愚蠢之辈是自己作死。

    所谓的江缺不过一百无一用的书生也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他们根本不知道江缺的神秘与强大。

    元婴境后期的修仙者又岂会是简单之辈。

    他强得离谱!

    即便是现在白子画恢复法力也敢拂其须眉,也敢与之一较高下,他的邪剑如今更是进化出邪性了,“凭借这一丝邪性便能使我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不过白子画应该是来不及了。

    百多人而已,他没想过全部诛杀,但以他江某人的速度至少可以诛杀一半,到时候再顺水推舟让白子画捡起个人情就是,也是可以的。

    “江公子,你要干什么?”看到江缺出手后,白子画本能地瞳孔一缩,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在他面前杀人了。

    要不是现在他自封法力历练,真想驱动断念剑朝江缺杀去。

    可另一边他又要顾及长留派的门规,游历红尘的掌门绝对不能在人前施展法力,一时间叫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明明有实力却不能施展出来,被一些毫无生命灵性的规矩所束缚,江缺都不知该说他白子画傻,还是他太古板呆眼?

    “紫熏,这些百姓的无辜的,你若是出手……”白子画扭头望了一眼身旁的紫熏上仙,他现在唯一能求助的只有这个老友了。

    虽然他白子画一直把紫熏当成普通朋友来看待,但紫熏却不那样想,有道是神女有心,襄王无意。

    她深深地看着白子画,见对方坚定的脸庞上写满了不容置疑和更改的表情,她才悲切一笑,“好,子画,我就再帮你一次。”

    她只希望白子画能够回心转意,但那可能似乎有点小。

    不过她还是决定出手,正好她也不满江缺,这小子居然还是个修士,“之前倒是小瞧他了,还以为是个普通书生,谁道他竟然是个修行有成之辈,只是不知修炼了何种手段,竟然能遮掩气机,气势内敛,挡住天机。”

    疑惑归疑惑。

    该出手她还是会出手的,一如现在这般,秀手上法力一阵转动,便白光鼓动而起,朝着一旁厮杀的江缺的后脑勺就卷了过去。

    “小子你此前出言不逊,今日便惩戒你一番,也好叫你知晓上仙的手段。”紫熏咬牙切齿道。

    果然女子与小人不能得罪。

    处于爱情情仇中的女子更是不能得罪。

    江缺早有预料,却也依旧愤怒,“好一个紫熏上仙,这一击若真击中本座后脑勺,只怕不死也会被其坏了神魂,坏了几十年的修行吧,这该死的女人当真可恶至极,活该找不到男朋友!”

    哼!

    他周身真元一转,一道道金色的流光自身体内往外散发着,九品道功生生不息地运转着,光芒大盛。

    他欲避开攻击谁也攻不到,哪怕是号称五大上仙之一的紫熏上仙也是不行。

    人已杀过半,正好江缺也不想杀了,冷冷地扫视过白子画和紫熏,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日尔等阻我杀人,那日说不得本座也要阻止你们一番。”

    最后他对花千骨道“小骨,咱们走!”

    “等等!”白子画却将他叫住。

    “……”江缺。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