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626章 灵空宝镜逞威(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修仙大业,自从有了穿梭诸天时空去汲取世界本源力的手段后,江缺用短短几年,甚至十几年许的时间足以将自身实力提升到一个恐怖境地,然后成就大道,自此逍遥在在天地间,哪怕昊然仙宗也挡不住他的步伐。

    他所修炼的两大剑招更是精妙诡异无比,自出道以来从无败绩。

    根本没谁躲得过他这两大剑招。

    江缺其实很好奇,赵天人究竟还有何等手段去阻止他,现在解释也解释了,交也交待了,这其实是一次斗法、博弈,赵天人与他江某人的博弈。

    “江缺,你只不过是元婴境后期的修为而已,根本不是本公子对手,你拿什么跟我斗?”赵天人突然道“你若识相束手就擒,我还能给你一具全尸。”

    “那不横竖都是死吗?”江缺摇摇头,冷着脸回应道“赵二公子怕是还在做黄粱美梦,本座的修为虽然没有你高,但比不代表实力也不如你。”

    “哼!”赵天人手持长枪,寒眸一闪,“是不是做黄粱梦不是你说了算的,本公子是天才,你算什么?”

    一个侥幸得了些运道的蝼蚁而已。

    他们本就不一样。

    “好!好!好!”江缺猛然上前几步,身形瞬间涌起一片片金色的光芒,周身浑厚的真元鼓鼓而动。

    青白岩石铺设而成的演武场上。

    江缺站在赵天人面前,身前微风吹拂,紧接着右手盈盈一握,一道猩红的剑形光芒便出现在他手中。

    而赵天人随即眼中露出了一抹惊悚“不妙啊。”

    “怎么了?”江缺抬起头看向这位风姿飞扬的赵家天才,“你害怕了?”

    赵天人闻言阴沉不定,过了一会才面色难看道“你这把剑有些门道,居然是一把四阶法宝,我就这把长枪都只是三阶!”

    法宝上的对比他就差了一筹。

    而那猩红的光芒分明就是血光啊,还未动手,他便沉声道“想必你这件法宝是吞噬修仙者的精气血肉进阶的吧,当真是一把邪恶之剑。”

    “它的名字就叫做邪剑。”江缺轻笑道“赵二公子要不要以身试剑,看看我这件四阶法宝厉害还是你的三阶法宝厉害?”

    赵天人那把银色的长枪,他可没放在眼里。

    “剑倒是好剑,只可惜跟错了人。”赵天人眼神里闪过一丝贪婪,暗道“如果我能得到这把邪剑,岂不是能更上一层楼吗?”

    如此好的机会,他又岂会放弃!

    瞧着意气风没把自己放在眼中的江缺,赵天人眼中露出了一抹别样之色,“自古以来宝物都是有缘者可居之,既然你主动亮出来了,本公子可没有不取的道理,毕竟这样的四阶法宝落于你手里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倒不如给我,也不算堕它威名。”

    “呵呵!”江缺却冷冷一瞥,一脸淡定地看着赵天人,“本座既然敢让你破阵进来,敢当着你的面拿出这把邪剑,那就做足了准备,你所想的本座又岂会没想过?”

    若无十足把握,他也不可能和赵天人说这么多话。

    “死来!”赵天人却是着急,手中那杆银色的长枪转动,瞬间就朝江缺直取过去,气势大涨,“纵是你四阶法宝在手,本公子也绝不相信你能挥出其十成的力量来。”

    “”江缺愕然,道“你不信?那就试试看吧。”

    “第一招,灭!”他手中剑招流转,瞬息间就杀了出去,猩红色的光芒闪烁不停,却是诡异无比了。

    看起来有些神异。

    砰!

    噗通!

    赵天人还没来得及把狠话放出口,就感到银色的长枪上传来一阵恐怖力量,仿佛要把他这杆三阶法宝崩坏一样。

    正想退避三舍,却现那股力量席卷全身,将他轰飞在演武场上的青石地板上,摔出个狗吃泥。

    “好厉害!”赵天人眼神里闪过一丝凝重,“以我元婴境圆满的修为居然都不是他对手,这一招我可是占据先出手的先机啊。”

    但还是败了。

    一交手就高低立判。

    突然,他神色一狠,暗道“姓江的,这可是你逼我的!”

    紧接着手掌一翻,一抹样式别致的八卦镜自赵天人袖子里滑出,江缺挪动目光看去,只见那八卦镜上多了一个手柄样式,整个镜子的镜面仿佛是青石磨成,上面有着道道玄妙的白色符文流转,别致至极。

    其气息极为浓厚。

    “你手里居然也有一件四阶法宝,倒是好底蕴。”江缺的话里透露着诧异,果然大家族的底蕴深厚,绝不是他这种无根浮萍的修士能比的。

    “持此灵境,本公子面对归墟境的强者或许都有一线生机,如今你的劫数已经到了,你姓江的你老实等死吧!”赵天人叹了一口气。

    “本来我也不打算用这件法宝的,但谁叫你欺人太甚呢!”就许你有四阶法宝,他赵天人就不能有?

    哪有这种道理。

    演武场上,江缺一袭白衣锦袍突然脚踏于虚空,俯视着赵天人,“你这是在逼我动手毁灭你的四阶法宝吗?”

    要知道他有这种本事。

    四阶法宝又如何?

    他江缺从未怕过,更何况他也有强横的手段傍身,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

    可对于赵天人来说杀父之仇,灭族之恨!

    可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本公子自修仙圣地回来后,还想着摆下宴席宴请你,以此化解双方的矛盾,却不曾想你从未将我放在眼里,现在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赵天人手中拿着宝镜,眼里流光转动,“你想怎么死?”

    “这句话应该我跟你说才对。”江缺俯视着怒气冲宵的赵天人“你不去替人算命忽悠人都是浪费天赋了,你那宝镜确实不错,但未必挡得住本座的邪剑。”

    他这剑可是至邪之剑。

    “哼,你这欺男霸女杀人如麻无恶不作之人,本公子的家人你也敢碰,简直活的不耐烦了,今日定要将你千刀万剐,方能以泄心头之恨!”一边说着赵天人身形一闪,手中旋即便出现一面八卦镜。

    而后,赵天人抓着那八卦镜的把柄轻轻一阵晃动,天空中阳光在这刹那间仿佛都被八卦镜吞噬掉,然后就见无穷天火也刹那间崩腾滚滚地向着江缺卷来“今日便将你这恶人彻底炼掉,好叫你知晓并非每个人都和那些废物一样!”

    他是天才!

    他傲气十足,意气风。

    这八卦镜中荡漾射出的火焰确实是有些不凡,道场上的云雾刹那间便被蒸干,不待江缺反应过来,那无穷火焰便自其体内升起,顺着他的经脉和毛孔燃烧,欲要将其点燃一般。

    “哈哈哈,莫说你是元婴境后期的修士,就算是归墟境的高真之辈在此,若是无护体至宝,也同样会在刹那间被焚尽五脏六腑,焚灭元婴精魄,也只能就此转世投胎!”瞧着天空中的巨大火球,赵天人仰天狂笑“现在一炷香过去,怕是已经将其炼成灰烬了!”

    “哦?你是说我吗?”一道淡漠的声音自那火球内传出,只见刹那间满天火焰被江缺吸收一空,然后一袭白衣锦袍的江缺慢慢浮现出来,一双通红的眼睛落在了赵天人的八卦镜上“真是一件好宝物啊,有这般威能的宝物,本座倒尚且第一次见到。”

    原来世间还有这种能操控术法的法宝!

    长见识了。

    以他的底蕴以前根本不知道,也没人跟他说这些,不像赵天人这般,有一个底蕴深厚的赵家,还拜入修仙圣地这种地方。

    果真好运道!

    “这怎么可能!”赵天人一双眼睛骇然地看着不远处的江缺,眼中露出了一抹不敢置信。

    “呵呵,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江缺嘲弄一句“是你自己太天真了,也将天下的人想得太过简单而已。”

    “你这宝物本座很感兴趣,不知可否割爱?”江缺一剑挥出,似乎封锁了天地乾坤,封了这天地间的气机,向着赵天人手中的宝镜抓去。

    “我不信我的灵境杀不死你!”赵天人眼中满是狰狞,面庞扭曲,他左手持着灵空境,右手对着灵境一阵勾画,然后这灵镜内便再次有一道神光向着江缺刹那间笼罩而来。

    “咔嚓!”

    九品道功飞运转,寒气弥漫,自江缺体内凭空而生,几个呼吸间便蔓延其全身,顺着肌肤毛孔中逸散而出,冻结了其五脏六腑一切思维,使其化作冰雕坠落在地。

    “砰!”

    虽然坠落,但却没有想象中的四分五裂。

    体内九品道功继续流转,真元运行奇经八脉,寒气瞬间消融,江缺慢慢活动了一下,“这般宝物简直是叫人防不胜防,若非本座有九道功这等优化后的精妙法门,换了任何人面对你若无防备都要遭殃。”

    “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毫无伤!”

    赵天人的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真气涌动,翻手间手中八卦镜再次转动,虚空冥冥之中一股幽风自其脚底的卤门刮起,欲要冻结江缺的三魂七魄,凝固元婴神识,粉碎其五脏六腑。

    风是赑风,专门害人神魂元婴,端的是阴毒稍有。

    江缺虽然练就元婴境后期,但他却也不敢真的叫此风在自己的体内刮起来,随即手中掐法诀,真元滚滚不断地流动,卤门瞬间就被镇住。

    “你这宝镜是何来历?居然能伤我一丝,确实有点不凡!”江缺一步迈出,向着赵天人手中的宝镜拿去。

    “休想得逞,阴雷!”赵天人手中宝镜一转,顿时江缺周身窍穴雷霆震动,无数阴雷居然凭空在体内滋生,欲要坏掉其身体。

    这一幕让江缺有点吃惊。

    暗道“好手段,不过本座有九品道功镇压,自然可以轻易将其镇压下去,一切牛鬼蛇神都不是之对手!”

    “第一剑招,灭杀!”江缺不敢大意,镇压住体内要爆的阴雷后,一只手提着邪剑就朝赵天人狂斩下去。

    噗嗤!

    “这”赵天人面色骇然,忍不住一口污血从口中喷出。

    “还有什么手段,你都尽管施展出来吧,也别说本座没给你机会,这次定要你死的心服口服!”江缺面带冷笑,心中却是起了贪心,他被这八卦镜吸引住了,倒要看看这八卦镜还有什么手段。

    欲夺之!

    虽然这赵天人是天骄,一身修为更是元婴境圆满,但他却也能镇压!

    “猖狂之至!”赵天人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江缺,手中灵镜突然飞出,双手连连掐法诀,下一刻只见镜子的镜面上不断起伏着白色光芒,然后时空扭曲化作了一个漩涡龙卷向着江缺卷来,似乎要将其拉扯入灵镜的世界里。

    “砰!”江缺顿时面色凝重,这镜子叫其看不出深浅,不知有何玄机,可不敢冒冒失失的被拉扯其中,手中一道邪剑剑气流转,对着那漩涡狠狠地斩去“第二招,给我断!”

    毫不留情!

    一语落下,漩涡迎面便化作了两段,被江缺劈开“技穷尔,这把镜子现在属于我了,本座如今正缺宝物,你倒是好心做送宝童子。”

    “你休想!”赵天人身形后退,手中镜子散射出道道朦胧之光“地水风火,阴阳五行。”

    法诀掐动之后,五道诡异的光芒落下,刹那间连天空的颜色变了。

    五种神奇的力量竟然自这宝镜中涌动着,从天而降下五道光芒在江缺身体四周,以宝镜为牵引力,竟然把江缺笼罩在中间!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