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623章 讨要说法(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昊然仙宗,江缺道场外。

    赵天人携老管家来到这里,淡淡地看着那被阵法笼罩着的道场,心里露出一丝怒意来。

    “姓江的那小子倒是好运道,享受昊然仙宗最顶级的待遇,这座道场怕是只有元婴境的长老才能享受的,不过在本公子面前依旧不够看!”

    赵天人冷冷地道着,他现在已经找回自信,自己是修仙圣地的天才弟子,什么也不怕。

    你江缺是强,但他也不弱。

    心中杀意缠绕,赵天人面皮冷厉着,宛如狂风暴雨吹动。

    “管家,你去喊话。”赵天人道。

    老管家“”

    他错愕地看了赵天人一眼,但随后还是点点头,冲着江缺的道场喊道“江缺,我家二公子前来拜访,尔还不快快出来?”

    但话音落下后久久也没有回应。

    仿佛根本无人一样。

    事实上道场内的江缺正在炼化邪剑,汲取三位元婴老祖的血肉精华后,已更进一步了,他需要重新祭炼。

    外头赵天人和老管家的话他自然听到了,但却不以为意。

    区区一个赵家的小年轻和老不休而已,任由你叫破喉咙也是没用,更何况其他。

    淡淡地瞥了外头一眼,喃喃自语道“既然愿意叫,那便叫吧,反正与本座无关。”

    他继续祭炼他的邪剑。

    赵天人“”

    他现在有点尴尬,毕竟叫人喊话是他出的主意,现在江缺不出来,便犹如一个大拳头砸在棉花上,毫无力量可言。

    有力没处使。

    这种感觉很是难受。

    多少年都没有过了。

    “二公子,现在怎么办?”老管家问道。

    江缺不出现,他们便如同傻子一般站在那里嚷嚷吼叫,如此却没有任何作用可言。

    空有力而找不到打的。

    此刻赵天人就是这种感觉,心里很愤怒。

    他今晚是来讨要说法的。

    可现在现在都不现身,哪有什么说法可言啊,根本没任何办法,除非打破江缺的道场阵法,或许才能见到他。

    “若是那样就彻底撕破面皮了。”老管家心道“但那姓江的和我赵家早就结下不死不休的死仇,哪里还有面皮可言?”

    出手好像也行。

    但他不没那个本事。

    旋即将目光落在一旁的二公子赵天人身上,冲其道“二公子,这姓江的不出来,咱们只怕难以有所收获”

    赵天人自然心生愤怒,阴沉着脸道“无妨,且看他耍什么花样,咱们也不是任人欺负的,本公子同样是元婴境的修士,自是不怕他。”

    手中真气凝聚缠绕,却是要准备出手了。

    他赵天人也非同凡响之辈。

    这阵法虽强,但也不是不能攻破,无非是时间久一点,消耗大一点,但这些对于他这位修仙圣地的天才来说却不一样。

    本就不同。

    他经得起这种消耗。

    当即开口道“管家,你且推导一边去,看本公子如何施展手段攻破那姓江的道场阵法,破开他的乌龟壳!”

    只要没了道场庇护,他江缺只是一个任人宰割的鱼肉而已。

    倒是无妨。

    想及此,赵天人手中不知何时竟出现一把长枪,白光闪烁飞现,冷冷地瞥了道场一眼,“姓江的小儿,本公子可是给过你机会,但你偏偏不肯接受,那就怪不得本座了。”

    冷冷的眼眸里杀意绝然。

    “破!”

    低喝一声,体内的真气便倾注在那无穷尽的真气在长枪上,“我这把银枪乃是三阶法宝,便是在修仙圣地内也是数一数二的宝物,谁能挡住?”

    区区阵法不足挂齿。

    当即赵天人是自信十足,心中极为不屑。

    在他看来,江缺也算不得什么。

    轰隆!

    银色的长枪散着道道匪夷所思的白色光芒,宛如一把银色至宝,拥有无穷尽的伟力。

    狠狠地朝江缺道场的护道大阵砸了下去。

    砰!

    顿时那道场上空竟凭空产生一道透明的护罩,长枪上的力量撞击在上面,顷刻间荡漾出诡异光华来。

    那护罩上如同水波纹一般荡漾而开。

    这一击赵天人只用了三成力量去试探,“居然这么强吗,看来要用十成力量了。”

    绝不放纵江缺逞强。

    赵家的仇和恨也必须要报,以此全消心头之恨也。

    “给我开!”

    他再一次大喝起来,周身光芒流转不停,气势恢宏霸气到极致,眨眼间有恐怖力量从中滋生出来。

    轰隆隆!

    无穷尽的力量碾压过来,让人心头一阵。

    处于阵法庇护内的江缺眉头一挑,暗道“好个赵二,居然来硬的,这点倒是比他那个哥哥强了百十倍,不过即便是你破开阵法也未必能拿我江某人怎样。”

    想破就破吧。

    “等你破开阵法再见到强大的本座时,却不知会不会傻眼?”江缺暗自冷笑,“真当本座吃素么。”

    这些时日他可关注着赵家动静,赵天人摆下宴席欲要宴请他一事,他也是知道的,但手中并无战帖,加之本来就不想去。

    所以便宅在道场里祭炼宝物。

    第二击下,阵法依旧滚滚摇晃不止,但并未被破开。

    这种阵法本来就是越元婴境的存在所布置的,虽然都是批量,但其效果也不是一般的元婴境修士轻易可破的。

    赵天人并不恼怒。

    这种状况仿佛早就在他意料中,喃喃自语道“一击不成便再来一击,若是再不行,便一直重复,本公子就不信破不开你这道场的阵法,哼!”

    他赵天人何许人也?

    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天骄之辈,哪怕横在整个中土中比较也是个绝代风姿的天骄,无人能比。

    “破破破!”

    今日定要找那姓江的讨要个说法不可能,赵家的人不能白死,自己所受屈辱也不能白费。

    愤怒的火焰在其眼眸中缓缓地燃烧起来,如同熊熊烈火一样不休不止,赵天人手中的银色长枪威力更甚了。

    砰砰!

    顷刻间恐怖力量卷开,一股狂暴的力量席卷出去。

    这回阵法则晃了三晃开去,差点就不稳,“看来是要成了,本公子就不信破不开你的防御。”

    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一天!

    总归是能把大阵破开。

    到时候赵家与江缺之间的恩怨就简单了,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真气如泉水般涌出,翻腾席卷个不停,滚滚的力量大盛卷起,如潮水云海般翻动。

    赵天人聚集威势,不知疲倦地攻击着护道大阵!

    只是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