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621章 你惹大祸了(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江缺手中邪剑暴起,本就是一件品阶较高得法宝,施展起他的剑招来更是如鱼得水般。

    嗤

    剑尖突然一转,便已经出其不意地刺入五长老胸口中。

    看着刺入心尖的长剑,那霸道诡异的剑气正破坏着自己的身体,五长老面色骇然。

    但接下来更加令他吃惊

    “吞了他”江缺仿佛是个指挥官一样,下达着命令。

    “你想干什么”五长老本能地有些害怕。

    “小小心意而已,五长老可不要拒绝哦。”江缺温和地笑道。

    可对于五长老来说,这简直就是魔鬼般的笑容,太令他感到恐惧了。

    也不由自主地生出疑惑来,难道元婴境后期的差距,当真有这么大吗。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来不及多想其他,五长老便感觉到浑身一抽,江缺那把猩红的长剑上竟然涌现出一股恐怖的吸引力。

    “你你这是什么剑,居然在吸收我的真气,还有一身精血”五长老大骇。

    虽然这些都太耸人听闻,太过匪夷所思,可身体的感觉不会有错的。

    他是真感到要完了。

    和六长老、七长老他们不同,他五长老怕是连全尸都难留下。

    “五长老你是元婴境后期的修士,一身精血可比那两个废物强多了,正好用来蕴养本座的这柄宝剑。”江缺幽幽地道“如此也算是全了你赴死的决心。”

    五长老“”

    谁他娘的想赴死了

    他气得想暴打江缺一顿,这该死的混账家伙,居然敢对他出手,真是可恶至极。”

    “宗主一定会为我等报仇的,你江缺纵使可以逍遥自在一时,却也逍遥不了永生永世”五长老艰难地说着话。

    他现在好后悔。

    早知道江缺这么厉害,他怎么也不会出手。

    “报仇你们也看不见了,不是吗”江缺淡淡道“本座才不管有没有人帮你们报仇,反正你等是看不见了。”

    他嘿嘿一笑。

    不碍事,也不打紧。

    他江某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像五长老这样既后悔又愤怒,还想放狠话的人多的去了。

    眼看五长老就要被江缺的邪剑所吞噬个干净,云问天和云项天两兄弟才回过神来。

    却是连忙道“江长老住手,住手啊,你此番逞心头之快而将六长老和七长老都打杀了,可若是再将五长老也打杀掉,那就是犯天下之大罪了。

    宗主他们已经在回来的路上,此事是包不住的。

    到时候宗主若是震怒,可该如何是好啊

    你闯大祸了”

    在云问天看来,六长老和七长老已死便是大罪过,若再加一个五长老,那性质便会升级了。

    到时候谁都保不住。

    宗主也一定会出手,这对于江缺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无妨。”江缺却微微一笑道“九长老你多虑到了,即便是宗主知道欲要动手又如何,若本长老的修为更上一层楼,宗主又岂会为三个区区元婴境的蝼蚁而出手镇压我”

    修为高深之后价值就大,也能让对方更为忌惮。

    这样一来他就毫无后顾之忧。

    云问天“”

    江缺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可是云问天却不觉得江缺能在短短十几日的时间内突破。

    甚至这个时间还早短暂一些。

    “江长老,你若想活命的话,就听我们兄弟一声劝吧,要么杀完了赶紧走,彻底远走高飞。”云项天也叹息说道。

    江缺摇摇头,道“本座岂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再说本座若是走了,你们怎么办”

    离开是不可能离开的,至少现在还不是离开的时候。

    昊然仙宗他依旧可以待。

    无论这祸多大,他江某人都一力承担。

    “”

    云家两兄弟又气又怒地看了江缺一眼,心道“这家伙还真是个缺心眼的死板之辈,你若不逃遁走,他日死的可能就是你江缺”

    一定是这样。

    毕竟宗主不可能坐视三尊长老被人打杀得魂飞魄散而不管,至于江缺所说的可能自然存在。

    但是想要在短短的时日内突破到更高层次,怕是有点困难。

    不对,应该是很困难才对。

    哪怕是天资绝世,风姿飞扬之辈也不敢这样说法大话啊。

    没错,此刻云问天和云项天两兄弟就是认为他江缺是在说大话,“这小子分明是自甘堕落了啊,他这是想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的心态吗”

    很令人头疼。

    等那宗主回来,他们怕是也要被责问,到时候该如何是好呢

    云问天没底,云项天也没底。

    邪剑依旧在抽取五长老身上的精气神及血肉,一身精华现在都被邪剑逐步吸走,再也不剩分毫。

    骨头渣子都没剩下。

    这般恐怖的结局,让五长老感到头皮麻,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种手段亲眼目睹自己整个死亡的过程。

    这绝对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一开始五长老还能威胁,甚至是谩骂几句,但是越到最后就越是没有机会了。

    江缺的强大让他感到很惊悚。

    邪剑上的气息越来越大,而他却拿之毫无办法,根本不能应对。

    一刻钟后。

    嗡

    邪剑上猩红色的光芒翻涌,突然暴起变化。

    紧接着便看到那五长老的身体及元婴,彻底消散在原地,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的。

    他们完全没了用。

    死亡的威胁正涌现在心头,让人骇然不已。

    也万分难休。

    江缺如同一个不听人劝告的魔头一样,根本不给云问天他们出口的机会。

    劝说是别想劝说了,哪怕这一次他闯了天大的祸,也绝不逃走,他江缺注定要登临昊然仙宗最顶尖的存在,绝不可能就这样逃走了。

    更何况他江某人可是得到宗里一位不知其名号老祖的传承,自然不能离开。

    “终于解决了。”一把火将六长老和七长老的尸体一并焚烧之后,江缺心里才松了口气。

    威胁没了,他可以安心对付赵家了,这些日子那赵家二公子赵天人已经回到赵家,可除了让赵昊给江缺递交一份战帖外就再也没有什么动作了,倒是让他有点错愕。

    那赵家二公子,一个天资绝世的家伙,莫不是在暗中憋着什么阴谋诡计,想着啥算计他江某人的大招

    “算了,不去管他。”江缺暗道“该来的总回来,也躲不过去,不该来的自然也来不到,哼”

    他江某人可是看得很透彻的。

    只是他却不知道,赵昊这个赵大公子被他此前一席话说得早就乱了心境,递战帖失败一事他也未曾与那赵天人说。

    以至于赵天人还以为成功了,也就没多管多问什么。

    于是,赵家出现了很奇怪的一幕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