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506章 一指落败(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彼日,初晨的光芒照射出来,倾洒着浓浓阳光,为阴气浓郁的兰若寺带来一丝丝暖意。

    江缺正带着小白狐坐在石头上,晒着初晨的温暖阳光,享受着早晨时分清新的空气,以及宁静祥和。

    早上没有树妖,也没有女鬼。

    但有一不之客却从山下而来,持一把精钢剑,穿着短衫劲装,一副江湖草莽打扮。

    脚下刚劲有力,健步如飞般地从山下通幽小径缓缓奔跑过来。

    眨眼之间就到兰若寺前。

    他侧目瞥了江缺一眼,语气不善地问道“那书生,你可知此地住着一个叫燕赤霞的家伙吗?”

    “”江缺眉头微皱,却是有些不悦。

    这人未免也太嚣张了点。

    问人也不客气。

    当自己是大爷不成?

    冷然的目光一挑,也不回答他。

    “书生,问你话呢!”那汉子持精钢剑走上前来,一身杀气便扑面而来,仿佛要把江缺镇住一样。

    阴沉的面庞并不好看。

    反观江缺却仿若无事一样,任你说破天道破地也不顶用。

    也不正眼看那汉子一眼。

    一个将死之人,他都不需要多在意。

    用脚趾头想也能知道,此人定是那燕赤霞故敌夏侯剑客,自持有一身剑术在身,加上身手不凡,便自认为天下第一。

    可惜在他前面有一个燕赤霞,所以永远也成不了第一。

    在这种情况下,他自认为只要打败燕赤霞之后,就能成为天下第一了,别人不在乎的续命,他却很在乎。

    这就是夏侯,一个剑客。

    但在江缺看来,他就是个十足的蠢货。

    “你是哑巴还是聋子?”夏侯走过来,一脸凶神恶煞地盯着江缺说道“信不信老子一剑杀了你!”

    “不信!”江缺摇摇头平静地道“在你学会说话之前,你父母就没教过你要懂得尊重人吗?”

    还是说剑客都不懂?

    “小子,你敢教训我?”夏侯一怒道“老子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剑客,用得着你来教训?”

    凶恶的样子,大有斩杀江缺的意思。

    可无论是江缺还是一旁的小白狐,都没惧怕夏侯的意思,一个将死之辈,何足挂齿?

    自持武力高强,却不知在别人眼里只是个十足的蠢货。

    愚蠢至极。

    简直是不堪造就之辈。

    像夏侯剑客这样的人就算是死了,江缺觉得自己也不会正眼瞧上一眼的。

    无他,唯厌恶尔。

    如今的夏侯一心想挑战燕赤霞,自诩修行剑术多载已有长进,就跟觉得燕赤霞也没长进一样,想借此机会赢了燕赤霞,以此得到天下第一的尊称。

    殊不知,区区贱名又有何用?

    更不用说燕赤霞一直隐忍退让,也一直都在进步。

    这夏侯剑客便如同井底之蛙一般了,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知世道艰难,在普通的凡俗世界之外还有一个凌驾于凡俗之上的修炼界。

    而他要挑战的燕赤霞,就是属于修炼界的人。

    要不是当年燕赤霞在凡俗游历红尘时做过人间王朝的一捕快,估计他夏侯都认不得燕赤霞吧。

    江缺心里暗暗嗤笑一声,神色也不由鄙夷地望了凶神恶煞的夏侯一眼,却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一个傻子。

    不,是十足大蠢货而已。

    凭借两人相识的关系,若是借此机会向燕赤霞学习修道之法,说不定也能长命百岁,或者走得更远。

    这本该是大好仙缘的问题。

    可现在的问题啊,夏侯剑客根本就是蠢货一个。

    明明刚刚只是询问人,若是理智一点的人可能都会客客气气的,不至于像他那般凶神恶煞,一副你不说就宰了你怎么样。

    那样子看得气人。

    江缺都想把这家伙脑袋剽开看看,究竟是脑浆还是清水。

    “夏侯是吧?”江缺轻轻地道“你若是聪明点,现在跑下山还来得及,不然别说燕赤霞你见不到,怕是小命都难保住!”

    “就凭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吗?”夏侯倒是笑了,讥讽道“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点。”

    他夏侯乃是堂堂一剑客,又不是被吓大的。

    冷冷的眼眸一挑,便寒光四溢出来。

    紧接着他又道“快说,那燕赤霞是不是住在这座破烂的寺庙里,你若不老实交待休怪老子不讲情面了。”

    可江缺却是不怕夏侯的威胁,道“你什么时候跟我讲过情面了,再者你口中所言的那位燕赤霞住在这里又如何,不住在这里又怎样?”

    “书生,老子的耐心可是很有限度的。”夏侯言语里的威胁之意,也不言而喻了。

    小小书生,竟也敢在他面前猖狂,真是不知死活啊。

    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和底气。

    嘴角挂起一丝丝冷意后,便将手中的精钢剑狠狠插在地上,“小子,说话可要注意点,否则那后果”

    江缺则微微一笑,面色极为平静地道“怎么,在我一个书生面前,你一堂堂剑客还想动手不成?”

    夏侯“”

    他闻言却是嘴角一抽,心想“你这小子虽然看着也确实是个书生,但却很讨人厌。”

    真是可恶的书生。

    让人气愤。

    若不是想知道燕赤霞的具体下落,他早就忍耐不住开始动手了,现在只是把这个时间推迟了而已。

    不动手,并不代表他不敢动手,不代表他不会动手。

    这点夏侯剑客心里还是极为清楚的。

    眼神里的冷漠之意,早已如同那九转天山上的千万年不化的寒霜冰雪一样,似乎永远也不会融化。

    可江缺却如同闻所未闻一般,神色无异常,眼神也无异常。

    依旧平静淡然地瞥了对方一眼,旋即道“在本座面前,你夏侯还算不得什么,一指便可落败你!”

    甚至一指杀人,也不是什么夸张的话。只是江缺没这样说罢了。

    那夏侯一听,却是嗤笑不已,他道“小子,你这牛可就吹大了,你真以为老子是吃素的不成?”

    阴冷的目光微微泛起一道道寒意,并且涌现出一股杀气来。

    当真以为他不敢杀吗?

    可这个时候一直在晒太阳的江缺突然站了起来,淡淡地瞥了夏侯一眼,突然冷声道“滚吧,别让本座再看见你,否则死!”

    紧接着他不等夏侯反应过来,便屈指一弹!

    砰!

    一道真元自江缺手中出,还好他事先控制好了力道,不然这家伙早就被弹成几半了。

    噗通!

    夏侯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觉得喉咙一甜,然后整个人都倒在血泊中,脑袋更是昏沉作响,早已听不清楚话了。

    死亡的威胁已经来到他面前。

    从未有如此清晰过。

    也从未有过的刺激和惊恐。

    原本以为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江缺,竟然还是一个天大强者,而他则什么都不是。

    真的就一指就落败了。

    从未有过的屈辱顿时涌上心头来。

    有心想怒骂大喝几句,可刚刚的遭遇还挥之不去,虽如梦幻泡影一般,却又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着。

    很可怕啊!

    直到摔倒在地的那一刻,他才恍然明悟,但整个人却表现出极为懵圈的神态。

    他是明白过来,以前自己是井底之蛙,是没有见识和没有远见的武夫,也仅仅是个武夫罢了。

    除此外他什么都不是。

    被人家随意一指一点,就摔倒在地,丹田破碎,真气也如同泄气的皮球般,到处乱跑。

    一个羸弱不堪的书生,居然都有这份实力。

    “难道我以前见到的书生都是假的不成?”夏侯剑客有些懵了,“还有那燕赤霞,莫不也是这书生一般的存在?”

    如果真是这样,那事情就有些恐怖了。

    也让人难以平复内心的惊恐和骇然。

    紧接着还没等他从地上爬起来,又听江缺的话音幽幽地传来,“早点滚吧,或许你还能保住一命,若是滚晚了,说不定连小命都没机会保下来。”

    如果不是接下来要对付树妖姥姥,他才懒得提醒这夏侯剑客。

    而至始至终夏侯都没有见到燕赤霞,他那天下第一的想法更是成为奢求和幻想。

    怕是一辈子都实现不了吧!

    ps昨天的56章章节名写错了,但内容没错。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