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498章 小生宁采臣(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郭北县。

    在这座古老的城池里,积贫积弱,贫富差距之大乎想象。

    江缺坐在一家酒楼内,淡淡地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不由暗暗蹙眉,“如今看来,这是聊斋无疑,只是我该怎样获得好处呢?”

    像以前那样收集秘籍?

    这个世界只怕也不多,所能收集到的秘籍也不多。

    “除非,平定乱世,大功德于此世,如此必然伴随着功德降临,到时候金刚镯自然可以偷取一些,如此应该比收集秘籍得来的世界本源之力多得多。”江缺暗暗思索着。

    毕竟秘籍不多。

    依靠秘籍取胜已经很难了。

    这样一来,依靠做一些对世界有利之事,利大功德之举来偷取,便成了他目前唯一利益最大化的方法。

    正在他思考之时,一道声音缓缓传来,“小生宁采臣,见过兄台,不知可否与兄台搭个桌?”

    江缺随意瞧了瞧,见四周都被坐满,便点头应允了。

    不过随即恍然明悟过来,惊诧地问道“你你刚刚说你叫什么?”

    书生一怔,连忙又道“小生宁采臣,乃是一落榜多年的书生,兄台你何故如此吃惊?”

    他也并非大名人,不用这么吃惊吧,心里倒是有些疑惑起来,暗暗皱起眉头。

    这时候,江缺道“曾有幸听闻宁公子大名,乃一有大才之人,今听闻之,特觉惊诧。”

    听闻此言后,宁采臣这才恍然明悟,“原来如此,小生宁采臣,见过兄台,多谢兄台相让!”

    “无妨。”江缺摆摆手道“此处本来就只有我一人,能让座于宁兄台,也是一种缘分。”

    他佩服的人不多,但却有那么几个比较特殊的家伙。

    许仙是其一,而眼前这个宁采臣则是其二。

    另外还有一人,或许也能认识一下。

    “兄台言重了。”宁采臣赶忙道“小生也只是一穷酸书生罢了,虽饱读诗书,学了点圣贤书,却远远不够。”

    不骄不躁,宁采臣倒是有好品德。

    比很多中了秀才或举人的人来说,他都是上等品质。

    难得啊。

    只可惜多年寒窗苦读,最终还是难以考中那虚无缥缈般的功名。

    “敢问兄台大名?”宁采臣赶紧询问起来,“相逢即是缘分,小生宁采臣原与兄台结交一番,还望兄台能应允之。”

    似乎也觉得江缺这人不错。

    如果能够与之交好,或许能多一个知心朋友。

    江缺淡淡一笑,道“在下江缺,也曾是一个落魄的书生,只是现在已经不打算再继续考取功名了。”

    功名利禄于他而言,宛如过眼云烟,如一浮云遮眼般,早已不在乎。

    而对于宁采臣来说,功名是他唯一出路。

    听到江缺的话,宁采臣心里一喜,连忙道“如此小生便见过江兄台,以后还望兄台多多关照一下。”

    “好说。”江缺轻笑道“如今天下纷乱不堪,咱们这些书生的日子也难过了,宁兄大才却也考不中,实乃天下之大不幸。”

    “江兄说得不错,以前小生也觉得读圣贤书,考取功名利禄才是最好的出路,但蹉跎这么多年来,我依旧靠帮人收账为生,唉。”宁采臣心里一叹。

    过两日后,他便又要去收账。

    便是这一次来酒楼,也只是点了馒头而已。

    不敢吃其他。

    江缺见此,只好道“宁兄,既然我们相识有缘,不如这顿饭菜便由我来请你吧。”

    然后也不等宁采臣同意与否,就让店小二送来饭菜,并欲与宁采臣畅饮一番,而从未受过如此礼遇的宁采臣,心里不由一惊一诧。

    “宁兄无须担心,在下小有薄资,请你吃顿饭还是可以的。”江缺解释道“以后说不定还有一些事要麻烦宁兄呢,到时候宁兄不要推辞就好了。”

    这样一说,宁采臣就恍然醒悟了。

    原来是为了以后。

    宁采臣当即拱手郑重地道“江兄既如此慷慨,以后但凡有所吩咐,小生定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说得言辞诚恳,大有拍胸膛保证的意思。

    听到宁采臣的保证后,江缺就满意地点点头,心道“这样更好,说不定以后我结束天下乱象的时候,就可以用到你了。”

    先认识一下也好。

    而坐在江缺身旁,还一脸喜滋滋的他,根本不知道江缺的想法。

    也不知他的未来其实早就在江缺的算计中了。

    等一顿饭吃完以后,江缺才淡淡地对宁采臣吩咐一句,“宁兄,你以后切莫要去兰若寺,那地方不是你能去的,切记!”

    将这话说完后,他便直接离开了。

    可听完后的宁采臣有些懵,喃喃道“兰若寺是什么地方?为何江兄要我不去那里,难道他还懂得算命?”

    这倒是很有可能。

    吃完饭后,宁采臣便欲去收账。

    只是还没等他到收账的地方,就开始下起大雨,如潮云倾盆,如狂风暴雨涌来。

    他那把破烂的小伞根本没法挡住,以至于背篓里的账本已被雨水打湿,待他到收账地点后,拿出那字迹模糊不堪的账本,掌柜的根本不买账。

    直到那个时候宁采臣才欲哭无泪。

    账没收到,接下来他身上的钱就要被用完了,没吃没住,对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羸弱书生来说,简直是遇到天大难事。

    和那掌柜的商议一番而无果后,他只好踏上归途。

    可羞于囊中羞涩,只好向路人询问,“大哥,请问这附近哪里有免费的住处吗?”

    大街上。

    那被询问的汉子微微一愣,诧异地看了宁采臣一眼,笑道“书生,你倒是有意思,想住免费的,就去兰若寺啊。”

    宁采臣“”

    他一拍脑门,突然想起江缺的叮嘱。

    “前两日江兄就告诉过我,让我千万不要去兰若寺,这汉子也说兰若寺也有免费可住。”宁采臣开始思索,沉思道“难道说,那兰若寺是个很恐怖的地方,去不得?

    可我现在身无分文,根本没地方去啊。

    选择权也不在我这里,这倒是有些困难了。

    这兰若寺我到底去还是不去呢?”

    宁采臣很犹豫!

    去,或许会有危险。

    可不去,他现在又没地方去,这倒是个尴尬问题。

    不过这一切都被江缺看在眼里,暗道“修复能力真强,看来宁采臣免不得去一趟兰若寺了,可如此大戏又岂能少了我呢!”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